喜劇演員當總統,難改烏克蘭悲劇命運

 

烏克蘭大選,喜劇演員澤連斯基當選,但澤連斯基並不是美俄滿意的總統,未來還要看兩國的眼色行事,烏克蘭必須在夾縫中求得生存。

文/成 然

四月烏克蘭大選,喜劇演員澤連斯基以73.3%的高票當選烏克蘭總統,而謀求連任的波羅申科以23.3%的得票率慘敗出局。波羅申科下台在意料之中,但如此低的支持率幾乎是被烏克蘭選民直接拋棄。波羅申科下台主要源於當政的幾年裡,烏克蘭沒有因其高喊改革而變得更好,一是政府、議會仍被精英、寡頭控制,經濟不振,腐敗盛行,人民生活依舊貧困。二是積極追隨美國北約圍堵俄羅斯,俄烏交惡,導致烏克蘭處於分裂和戰爭邊緣。絕大多數烏克蘭民眾已從夢幻中醒來,厭倦了精英、寡頭,希望政治素人澤連斯基能夠像他在電影中塑造的清廉總統一樣,讓生活得以改善,烏俄關係回歸正常。

062401

喜劇演員澤連斯基當選總統

那麼澤連斯基能做到嗎?這充滿疑問。畢竟演總統是一回事,當總統是另一回事,治國理政比劇情表演複雜的多。其競選班子是他的演藝工作室成員,今後這些人可能成為閣員,這種近似滑稽的政治安排,實在不能給未來以積極的判斷。當然,僅憑此就悲觀也不盡然,畢竟美國有一個演員總統里根,做的也還不錯。不過澤連斯基領導的國家要複雜得多,要在大國爭鬥的夾縫中尋求改變國運,讓千瘡百孔的烏克蘭變得好起來,其路途漫漫,悲劇的宿命恐怕很難改變。

俄烏三百年恩怨情仇

1991年蘇聯解體,烏克蘭獨立。在廣大俄羅斯人看來,烏克蘭是俄羅斯的發源地。公元9世紀,烏克蘭人建立第一個國家“基輔羅斯”,經歷了百年興衰,後被沙皇始祖莫斯科公國所滅。從沙俄時代到蘇聯時期,基輔始終被視為俄羅斯的歷史開端,基輔也被喻為“俄羅斯諸城之母”。在一千多年的時間裡,烏克蘭與俄羅斯分分合合,約12至13世紀,烏克蘭為抗擊波蘭主動要求加入俄羅斯,委身接受俄羅斯大民族主義統治,俄統治者按照俄羅斯的社會結構和價值觀改造烏克蘭,俄語成為官方語言,強制烏克蘭摒棄母語和文化傳統,禁止烏克蘭文書籍、教科書出版。由於烏克蘭地緣上更靠近西方,文化主要受歐洲影響,因此要求脫離俄羅斯、爭取民族獨立的鬥爭沒有停止過。

1922年12月,烏克蘭作為第一批加盟共和國加入蘇聯。在蘇聯時代,中央政府將烏克蘭建成全蘇最重要的工業基地,最大的造船廠就設在烏克蘭,民眾生活也因此得到極大改善。但由於當時蘇聯政府強制推行農業集體農莊、強制征糧,導致烏克蘭大饑荒,有稱330萬人被餓死。在“肅反”中大批烏克蘭幹部和知識分子被監禁和槍決,俄烏民族矛盾非常尖銳。

烏克蘭獨立以來,歷史的傷痛一直無法抹去,並在北約東擴、美歐染指的大背景下,仇俄反俄情緒愈演愈烈。澤連斯基及其執政團隊要實現與俄關係正常化,如何拋開歷史積怨,化解300年的恩怨情仇,是一道很難邁過的坎。

淪為美歐地緣政治工具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一廂情願地投入西方懷抱,但被拒之門外,仍被美國西方視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在北約東擴的戰略擠壓下,俄羅斯艱難地維持着前蘇聯地區的戰略緩衝地帶。對此,烏克蘭面臨向東看還是向西看的決擇。在西方擺布下,歷史和現實原因使烏克蘭選擇了後者。2010年,生長於烏克蘭東部俄語區的俄裔政客亞努科維奇當選總統,由於其採取偏親俄外交政策,提出與歐洲保持親切聯繫的同時,烏克蘭必須與俄羅斯進行全方位合作,被美歐和烏國內親西方勢力所不容,2014年被趕下台,逃亡俄羅斯。現任總統波羅申科上台後,全面倒向西方,積極要求加入北約,配合美國擠壓俄羅斯,引發烏東部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頓涅斯克州、盧甘斯克州等俄語區民眾的強烈不滿。烏克蘭內戰就此爆發。俄羅斯為守住最後一塊戰略緩衝地帶,事實上介入了烏東部戰事。

烏東部是工業區,有較強武器裝備生產能力,加上俄羅斯“小綠人”部隊的參戰,烏克蘭政府軍無法取得戰場優勢。普京還借勢一舉收回克里米亞半島,並在短期內建成了連通俄本土與克里米亞的赤刻大橋,安全改變了黑海地區因蘇聯解體後俄戰略被動態勢。克里米亞危機直接導致美歐對俄的嚴厲經濟制裁和軍事圍堵升級,而烏克蘭則成為兩大力量對抗中的悲劇國家。為支持波羅申科連任,美國向烏克蘭提供進攻性武器,烏大選期間組織北約在黑海進行軍事演習,烏克蘭船隻強闖刻赤海峽,有意加劇俄烏緊張關係,渲染俄軍事威脅。

水深火熱的烏克蘭,已完全淪為美國西方前沿打壓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工具。目前俄羅斯與北約的合作已全面中斷,澤連斯基任何改善烏俄關係的作為都將困難重重。

在歐美俄夾縫中求生存

澤連斯基並不是美俄滿意的總統。美國希望波羅申科連任,而俄羅斯則希望有親俄立場的總統候選人季莫申科當選。澤連斯基高票當選後,歐美俄表現出耐人尋味的態度。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澤連斯基勝選當天就與其通話,除了祝賀還邀請訪問北約總部,承諾將向烏克蘭繼續提供強大的政治和物質支持。這顯然有下套的意味,因為前總統波羅申科就是對北約惟命是從才導致與俄關係的全面惡化。美國在大選前表示無論下一屆總統是誰,都會和烏克蘭展開緊密合作。但當澤連斯基競選時稱當選後將對波羅申科展開刑事調查,美國當即向其發出警告,暗示烏克蘭的親美派不能觸碰。

俄羅斯的態度更值得觀察,澤連斯基在競選時稱對北約一邊倒的政策使烏克蘭損失慘重,當選後又表示準備和俄羅斯談判,受到了俄政府歡迎,俄暗示如果其有意恢復兩國關係,願意“儘快解決”烏克蘭東部問題。但是,普京的戰略頭腦是清晰的,因為一個無政治背景的新科總統左右不了烏國內強大的反俄勢力,針對近年來烏國內反俄去俄化極端做法,俄羅斯已於去年醞釀給烏克蘭居民頒發俄護照,普京則在烏大選後簽署了此項法令,這是給烏新政府的一個重大警告,要麼坐下來談,要麼對抗下去讓烏克蘭繼續分裂。

對此,澤連斯基也放出硬話,說現在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共同點只有邊界。但這並不表明他要堅定地跟着美歐走,尋求俄烏關係正常化恐怕還應是其執政的目標之一。當然這樣做還要看歐美的眼色行事,澤連斯基必須在夾縫中求得生存。(超訊六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