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社论将示威定性“暴动”翻译编辑指“其心可诛”愤而辞职


香港《明报》有关港府修改“逃犯条例”报道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香港明报的立场,因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一事的表态,被指与港府同一鼻孔出气,一名为明报中文社论翻译英文的翻译编辑,因不满该报13日的社论将之前一天的青年上街与警察发生冲突事件定性为“暴动”,愤而辞职。两年前开始出任明报翻译编辑一职的张彩云,在同一天发表公开信,对明报的政治表态形容是“其心可诛”、“令人极之反感”。

在12日发生警民冲突的示威行动后,明报翌日发表题目是《暴力无补于事 唯昐香港平安》的社论。根据张彩云的公开信,社论将金钟一带的示威和冲突定性为“暴动”,张为了抗议社评跟从特区政府,于是决定由即日起停止为明报翻译社评。

 

由于张已在事前请辞,公开信全文均以“贵报”来称呼明报。以下是公开信的内容:

 

本人从2017年11月起为贵报英文版每周翻译一篇社评,刚好今天的社评是由本人翻译。可是,在读完今天的社评后,本人非常愤慨,已向贵报编辑表明不会翻译该篇社论。为了抗议贵报社评跟从特区政府,将昨日金钟一带的示威和冲突定性为“暴动”,本人决定由即日起停止为贵报翻译社评。

贵报今日的社评虽以《暴力无补于事 唯昐香港平安》为题,却只聚集示威者的冲击行动,对警察群殴手无寸铁的示威者,瞄准示威者头部开枪,以胡椒喷雾近距离反覆喷向个别示威者面部等行径视而不见,声言“警方使用武力是否合度、有否伤及无辜,事后可以调查检讨”,甚至指责批评警察的人“只看自己想看到的电视画面、说自己想相信的论述”,实在令人极之反感。

 

贵报社评完全漠视昨日示威者的行动,是基于政府不理会香港绝大多数巿民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坚持将草案直接提交立法会辩论所致。众所周知,现时立法会建制派议员占大多数,一旦在立法会辩论就必定通过,如果像贵报社评那样诉诸建制派议员良心,无疑是缘木求鱼。香港巿民除了上街已无法可施,可惜103万人的游行未能令政府撤回修例。昨日年青示威者的行动,只是希望直接以自己的身体阻挡恶法通过,纵然有向警察投掷杂物砖块,也只是因为林郑月娥横蛮无理意图强行通过法例所造成。贵报社评不讉责林郑月娥或特区政府,不讉责警察暴力,反而“强烈谴责”示威者,更假意称英文riot一字可翻译成“骚乱”或“暴动”,配合政府将昨日的冲突动调为“暴动”,实在其心可诛。

贵报社评声称“以为激进暴力手段施压,一定比和平理性抗争为强,是全无科学根据的错误想法。港人不爱暴力,唯盼我城平安。”首先,“激进”不等如“暴力”,“和平理性”不等如“坐以待毙”。港人不爱暴力,更加厌恶以执法之名所行的暴力。香港人盼我城平安,但绝不愿意以我们的自由和人权来换取所谓的“平安”。我们想要的平安不单是肉体上的平安,更加是良心上的平安。可惜一旦罪犯修订条例通过,我们失去的将不单是个人的自由和人权,长远而言,更可能是良心上的平安。中国近代历史充斥了这样的事,相信不需要我再举例子。希望明报主笔未来能真正凭良心为真理和香港人的福祉而执笔。

 

据苹果日报报道,明报职工协会主席许芳文指,不少同事不认同社评观点,有人看到后感触落泪。该会20多名会员就事件与总编辑梁享南开会交流意见,她引述梁在会中指,社评是反映报社观点,有可能判断出错,可加以批评,又同意社评过份保守。

明报在6月9日获得由多名全国人大政协联同商界代表成立的“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广告赞助,与文汇大公和星岛同一天的头版全版刊登“支持修例 不做逃犯天堂”的广告,下方更附带二维码(QR Code),吁市民进入大联盟官方网站联署,支持修例。明报此举已被不少人批评与中共报纸沆瀣一气。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