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彎道摔車前後打的二張臭牌


徐文立 來稿

   我2019年2月2日對「習近平夢斷超車」的政治估算,一再被前後的實證證明基本如此。

隨著2018年底2019年初,張首晟(量子理論和高科技)的死亡、任正非和孟晚舟連同「華為」被美國司法當局起訴、孟晚舟身處於被引渡,加之已有的「中興困局」;特別2018年9月28日(世界歷史會記住這一天)川普總統在聯大發出,「全球應共同抵制社會主義」的號召後,又數次公開批判社會主義(亦即批判共產主義),美國再次吹響了全球「反共集結號」;彭斯等等美國政要陸續公開指出「中共對全世界和平的威脅」,中共幾乎就是當代人類的頭號公敵;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談六四屠殺「今天我們記住30年前中國(共)政府對自己人民的殘暴屠殺」;美國眾議院常設情報特別委員會的主席謝安達(Adam Schiff)在六四30周年紀念日表示,奧威爾《一九八四》筆下的 「老大哥」在中國成為活生生的現實;中美在南海、台海的軍事對峙成為常態;美國在全世界公開「圍剿」中共、特別是「圍剿」華為;美國在全境抓捕、判刑和防範中共各類技術間諜和知識產權扒手;美國FBI進一步查封華為在美所有機構;美國政府在對中國大陸貿易反擊戰中絕不手軟,稅該加就加,毫不留情,對華貿易可能再次和人權掛勾;美國進一步對中國大陸參與迫害維吾爾族和監視所有大陸民眾的高科技產業下狠手;美國勒令所有在美為中共服務的人和機構要申報、即戴上紅色「外國代理人」的帽子;美國各大學在反省對華政策的同時,陸續關閉所謂「孔子學院」;連中國大陸赴美留學、旅遊簽證的審批都在緊縮,同時在海關被遣返的事情也不斷發生⋯⋯。

更讓習近平惱火、最沒有顏面的是:

恰恰這一切發生在習近平2017年11月不惜開放乾隆爺處所、寶蘊樓茶敘、三大殿遊走、暢音閣賞戲、建福宮用餐、還有三希堂閑談,使出渾身解數討好川普夫婦之後(當然,習近平也可藉此契機日後好長期霸用這皇家居所)。

恰恰這一切又發生在習近平通過「達沃斯」和「世界政黨大會」,決意站到世界舞台中心,向全世界提供習近平理政方案,準備以紅色帝國來實現習近平全世界命運共同體「鬼夢」的時刻。

未曾想,習近平在中國大陸實現「紅色皇帝夢」那麼容易,怎麼把自己「奉獻」給了全人類怎麼就這麼難呢?!

那些預見習近平一手好牌,必定「黨主立憲(偽命題,毛澤東早就做到了)」,進而「黨主憲政」的人不要混淆,「黨主」和「憲政」這原本就是兩個對立的不可能共處的現實,既然「黨主」再「黃袍加身」,就絕對不可能「憲政」了;人們不禁要問:忽悠誰呢?!為何忽悠呢?!也不顧信譽掃地?!

所謂一手好牌的習近平,近二年打的臭牌太多了;但是最臭的二張牌,一是內政的「改憲」,二是外交的「朝鮮牌」——

一臭——

已經大權在握的習近平,利令智昏,無止無休,公然修改憲法,實現「終身制」,無疑自己真給自己「寬」了「衣」,扒光了「新衣」,在中華民族民國了一百年之後,讓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再次看到了一個赤裸裸的夢想當「皇帝」、恢復「帝制」的習近平,倒行逆施,無以復加。中國人驚醒!世界各國人民驚醒!

當川普稱習近平為「王」時,習近平卻欣然接受、洋洋得意,豈不知,這在美國是犯了政治的最大忌,是罵你呢!

一百六十多年前,「與林則徐同時代的封疆大吏徐繼畬則比他(林則徐)更高明地看到政治理念和政治制度的優劣對一個國家發展的至關重要的意義。現存美國華盛頓DC紀念塔中的立於1853年7月12日的漢字碑記敘了徐繼畬在《瀛環志略》中所闡明的很少為中國人所知的極其精辟的一段話:『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勝廣,割據雄於曹劉,既已提三尺劍開疆萬里,乃不潛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為推舉之法,凡於天下為公,鋟鋟乎三代之遺意,其治國崇讓善俗,不尚武功,亦通與諸國異』,『米利堅合眾國以為國幅員萬里,不設王侯之號,不循世及之觀,公器付之公論,創古今未有之局』。果如徐繼畬所預見,僅僅距徐繼畬這番話之後的一百年,美國就一躍成為了世界頭號強國,頭號強國的美國離建國還不足二百年,徐繼畬作為一個儒家浸淫出來的大清專制帝國的欽命巡撫竟然能抓準『公器付之公論』這一要害核心的全新理念和制度,並敢於公開張揚之,真是令人敬佩之至。徐繼畬才真正是中國十九世紀睜開了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但願我們今天能認識到這一點還不晚。」(摘自《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增訂版,免費下載處:http://www.cdp1998.org/download/2018060301pdf.pdf

可是,自以為背了那麼多書單子就大有學問、其實志大才疏的習近平,居然在連「貴族」都不被認可的美國,洋洋得意地欣然接受別人故意諷稱他的「王」,實際等於承認自己是「專制獨裁者」。

你說臭不臭?!

二臭——

當志得意滿的習近平看到美國人要和金正恩直接談判了,按捺不住了;一貫不肯正眼看金正恩一眼的習近平沉不住氣了;三番五次地超豪華、超規格地接待了金小胖;實在不好接待時,至少也安排去了可能救過他們二位「胖子」小命的「同仁堂」,看看救命密藥「安宮牛黃丸」的生產流程和能不能用朝鮮擁有、而世界禁用的藥材。

當第二次「川金會」破局,習近平和金正恩雙方竟然不顧起碼的禮儀,就是路過的見面,都不想了;此後,金正恩寧可接受低規格、屈辱性的接待也要去俄羅斯朝見普金,也不再想見習近平了;最近原本傳說被金正恩整肅的幾位美朝會談的朝鮮高官一一露面,說明被美國抓到的朝鮮核武新基地而造成「會談破局」,不是他們朝鮮自己人洩漏的,朝方自然想到可能是中方(當然更可能是美國自己發現);總之現在曾經高調宣布的習近平訪朝也不再提起;習近平「朝鮮牌」先臭了一半。

習近平「朝鮮牌」的另一半臭在向美國的揩油外交。美國方面通過習近平三番五次的超豪華、超規格地接待金正恩,一定知道,習近平想作金正恩的「太上皇」,一定是習近平在背後不顧中國人民的利益、不顧朝鮮核武器最大的受害者將是中國,讓金正恩朝鮮能夠負隅頑抗依然有吃有喝,進一步秘密發展新的核武器和運載武器,美國不可能夠看不到、不知道?!由此美國加強了對中國大陸的貿易制裁,和對中共的全球戰略警惕。

習近平在「朝鮮」問題上,投機取巧,從首鼠兩端到兩頭不討好,前後過程不到一年。

你說臭不臭?!

北京人又把這類人叫作:臭棋簍子!

對習近平最致命的一擊,是在中美談判最後關頭,作為有限政府權力、又主張政府行為必需透明化的美方,堅持要求中方倘若想要達成協議,就必需同意同時公佈簽署的談判文本,那就把習近平的色厲內荏、前倨後恭暴露無遺,被逼到了死角。

作為習近平的特使、親信劉鶴深知習近平獨攬大權、心胸狹隘、多疑武斷,不會、也絕不敢在每次談判之中、之後不及時報告,一定刻不容緩地及時地、事無巨細地匯報談判全過程和把草擬的文本給習近平看;也就是說,此前談判的所有文本,習近平都是瞭若指掌的;可是,待美方堅持簽署的談判最後文本一定要公諸於世的最後時刻,習近平慫了、黔驢技窮了!最後「急」了!

中美貿易談判,習近平除了「拖」字術、指望拖到川普被政敵打倒之外,他比任何人更迫切希望中美貿易談判有成果,不然不會舉行11輪,可是一旦他私下向美國方面屈從的臉掛不住了,習近平就氣急敗壞地將150頁談判的擬簽署的文本刪去了45頁,《紐約時報》稱刪後文件是一片「紅海洋」,習近平的氣壯如牛露了餡!

活脫就是慈禧在世。

可是,《紐約時報》怎樣能夠得到這文革式的「硃批」成「紅海洋」的「習近平文本」,顯然又有人洩了密!至少說明,有人帶來這「紅海洋」的「習近平文本」給了美國有關方面,表明習近平的皇朝不是鐵板一塊,千瘡百孔、漏洞百出,在全世界面前丟了大臉!

習近平更沉不住氣了,惱羞成怒了。

64慘案三十週年前夕,由他的防長魏鳳和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亮劍」,把中共當局一直以來用「那場風波『掩飾』六四鎮壓」,響當當的「轉正」為鎮壓,穿著軍裝的這位中國防長指那場鎮壓是「正確」的。這叫:圖窮匕首見。表明習近平這位剛愎自用的紅二愣子決計一條路走到黑,至死不渝。

這樣一來,習近平又急於走出了一步更臭的棋:認侵佔中國領土最多;近年欺辱、殺害中國人最多;舉行真正反華遊行最多;最近對中國石油提價最多;傳入幾乎滅絕中國豬群的非洲豬瘟的普金俄羅斯為最好友兼盟友!

我1957年到長春市東北師大附中就學,第一次聽到東北人恨外國侵略者的順序,竟然是:

第一「老毛子」(蘇聯紅軍);

第二「二鬼子」(日本用的高麗棒子);

第三「才是日本鬼子」;

被俄羅斯媒體稱為普金的「同志」的習近平絕對不顧民意,6月5-7日急匆匆帶領千人龐大代表團,高調訪問俄羅斯,再次一面倒向俄羅斯,並表示要和普金俄羅斯大步邁入新時代,軟硬配合與美國和西方對抗,讓我想起中國大陸電影《無名之輩》中綁匪都會說的一句話:一步一個腳印,「作」大「作」強!正是往死了作!

   那,習近平個人前景會如何呢?

   張傑博士最近問得好、也答得好:「再發生八九民主運動 習近平是開槍還是開溜?」「我們審視習近平的執政經歷,我們就會發現一個值得深思的現象。那就是習近平既粗暴蠻橫又優柔寡斷,既膽大包天又膽小如鼠。」「六四死難者的鮮血沒有白流,它變成了自由民主的種子,深藏在中國的廣袤的土壤中,終會枝繁葉茂。新一輪的民運和顏色革命如同地火正在積聚,終會噴薄而出。習近平如重演六四悲劇,必將落得像齊奧塞斯庫或卡扎菲那樣下場。所以,我們應該對中國的未來充滿信心,正如英國首相丘吉爾所說:成功不是終點,失敗也不是終結,唯有前進的勇氣長存。」(摘自張傑《再發生八九民主運動 習近平是開槍還是開溜?》)

2019年6月7日「屈之原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