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屠杀”也许与影射习近平文章疯传有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6月5日在克里姆林宫。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最近中国社交网络肃杀异常,六月四日许多微信群及个人账户突然被销号,网民形容为“微信大屠杀”,朋友圈被砍伐得七零八落,有的干脆连根拔除。情形这么严重,仅仅因为六四30周年吗?

几位被微信封杀的人士根据他们的经验表示,今年以来,对微信、微博等的过滤屏蔽的确比以往更严重,但最近的现象比较异常,如果仅仅跟六四30周年有关,似乎也太有点草木皆兵。六四30年,全球罕有的纪念,国际媒体连日大幅报道,的确看到国际社会相当重视,有分析人士指这与西方对中共政权曾抱有的改革希望幻灭有关。但北京网络防护的像铁桶一般,网络警察直接驻站,外边的消息更不容易进去,当局何必如此紧张?不过,在遭封杀的几位人士看来,当局大动干戈,动手术,连根拔,可能跟网友群传送的一些影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文章有关。

 

比如有一篇署名解滨的题为『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社交网络传得很厉害。文章指出,中国目前面临的困境实际上不仅仅是中美关系倒退以及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去年就创下了多年来的低值,今年还会创新低。中国的民企已经全面萎缩。中国的就业危机已经到了无法忽略的程度。

 

“内外交困”,作者质问这些都是谁的责任?“无论你如何指责美国,都没法让中国的官员和人民相信这全部都是美帝的错。曾几何时,中国有个人也说过他将对此负责。现在到了该他负责的时候了,他人呢?中国确实有一个人必须对所有这些负全部责任,他躲都躲不掉! 这个人名叫‘一尊’,‘定于一尊’的‘尊’,既然定下来了,那么‘一尊’就要负责”。

 

作者称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一个公开的秘密,“一尊不过就是个小学生,中国最大的小学生。”作者认为“如今的中国,就是被这样一个小学生,一个白字大王”统治着。作者认为,白字大王无力应付复杂局面和严峻的挑战,他在位一天,中国就走下坡路一天,他在位的时间越长,问题就越多。“一尊是所有问题中最大的问题”。作者认为,中国面临的这些问题,本来并非无解,深化改革开放就是一条路,但一尊已经葬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

 

“但‘一尊’还是可以做一件事历史留名,令后人称颂的,这就是隐退、辞职!”“自己下台,总比被人家赶下台要好,也比把国家彻底搞砸后被逼下台要好。”

 

还有一篇题为『他的认知障碍和中国的大革命风险』的文章开门见山:“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越来越多的人对他的言行感到困惑。许多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他究竟想干什么?他要把中国和世界带到哪里去?”

 

作者的看法是,“他最大的问题不是他想要做什么,而是他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由于他掌握了巨大的权力、由于中国存在着全面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他的认知障碍,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大革命危险。”

 

作者警告,最高领导人发生严重的认知障碍,后果往往会很严重。文革那样的 “荒唐政治”再现。问题还在于,“如果他彻底摧毁了中国上层社会和精英阶层的抵抗意志,又全面动摇了本来十分脆弱的专业主义信任机制,那他就只能依靠一支完全信奉奴才主义的官僚和管理队伍。这样的队伍或许可以支撑一个类似北朝鲜那样的管制经济,却不可能维系一个建立了复杂分工体系,并且与世界经济高度整合的大型市场经济”。结论:“随着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去中国化,中国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必然爆发,......一个基层社会不能自治,上层社会无力自主的中国,不会有苏联解体那样的平静,唯一可能发生的,就是像法国大革命那样破坏性极大的大革命”。

 

这其实是一篇旧评,作者是时评人士梁京,文章发表于2015年12月1日自由亚洲。文章原题『习近平的认知障碍和中国的大革命风险』。网上流传的几乎未改一字,只是把习近平换成了“他”,作者变成无名氏,这篇旧文为什么几年以后又突然改头换面在社交网络风行,值得深思。

 

去年习近平通过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以来,形象日趋黯淡,再加上中美贸易战爆发,被指与他一再误判有重大关系,加之国内经济形势不断走下坡路,对几乎兼任中央所有领导小组组长于一身的习近平的批评也日益尖锐起来,他掌握了所有的大权,所有的问题自然而然也要从他身上寻找原因。

 

造成网络大封杀的原因可能还有其他各种因素,也许这是其中比较重要的因素,网络疯传的批评当局的文章也不止这些,此处不过仅举两例。问题是,当局仅仅通过封杀帐号能够完全堵死一些批评领袖的文章流传吗?很值得怀疑,前面提到的几位人士被封网后,又重新起名,次日建立了新的帐号,老朋友群在新名号下又集聚了起来。他们说,“你再封,我再建,除非把微信整个给废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