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务处长就“暴动”论发言 港府高官:北京不会让林郑下台


香港民众6月16日上街抗议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法广RFI弗林)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在周一晚向媒体宣称,“6月12日立法会示威区发生的‘暴动’是指某一些人的行为,如当日无参与暴力行为的人士,不用担心涉及暴动罪”。而面对上周日有两百万香港民众上街要求林郑月娥特首下台的呼声,一名资深港府官员透露表示,“就算林郑本人愿意离开,北京当局也不会让她这么做”。

6月12日为了阻止香港立法会就极为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进行二读,大量抗议学生和民众包围了立法院并在当地占领示威,他们与前来驱赶和镇压的警方发生冲突。香港警方在执法中除了采用警棍、胡椒喷雾、警盾等常规器具外,还在当地史无前例的用带来的布袋弹、橡胶子弹向民众射击,并采用催泪瓦斯驱赶抗议人群。警方在随后介绍当天一共发射了150枚催泪弹,截至周四下午3点有79人受伤送院。林郑月娥并在同一天发布视频讲话,并三次以“暴动”为这场由“反送中”修法引发的警民冲突定性。她还在随后周六的记者会上当被记者提问是会否收回“暴动”的定性,以及会否就警方的暴力对待示威者道歉时回应称,警方执法是“理所当然、天公地义”,不应被抹黑,又认为警方克制。

 

但在抗议者和香港社会之中,大多数声音认为当天警方的执法存在严重的暴力过度。这也致使6000多名香港母亲在周五上街,向抗议学生和伤者提出声援,并要求调查警察暴力和林郑下台。同样在周日两百万走上街头的香港民众中,要求港府撤销“暴动”定性,及高举“不要杀我”,“不要向我们开枪”,“我们是香港市民”等抗议标牌随处可见。而这次被认为是香港史上最大规模游行活动组织方的香港民阵,在向港府提出的五大诉求中也包括“撤回修例、追究警察开枪、不检控和释放反送中示威者、撤销暴动定性,以及要求林郑问责下台”的内容。

就这一问题,卢伟聪在当晚向媒体强调,他在之前的记者会上之所以形容当天于立法会示威区发生“暴动”,是因为有人以砖头、铁支、铁马等冲击警方。不过,他此次表示,从未就当日整个和平的公众活动定性为“暴动”,而所谓“暴动”是指某一些人的行为。卢伟聪说,如当日无参与暴力行为的人士,不用担心涉及暴动罪。他还介绍称,警方在12日共拘捕32人涉及暴力行为,当中只有5人涉及暴动罪,另外10人涉及暴力罪行、而示威区一带周边有17人被捕,涉及其他罪行,例如无携有身份证、游荡罪、藏有危险物品等。

 

此外,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并于大游行当天向会员发信提出,“警队自回归以来参与不少跟政治有关的行动,虽然不时有人觉得警队不应该牵涉政治,但警队无可避免会被卷入政治漩涡,他强调警员执勤时严守中立,不会理会涉及什么议题或争议。”另就林郑月娥是否会响应民意下台的问题,路透社在周一援引一名匿名港府官员的话报道称,“尽管林郑月娥引发社会民怨,但她不太可能会下台。”参与了这场政治危机相关会议的官员还说:“这种情况不会发生。”该官员称,“从各种层面来说,(她下台)将会制造更多问题,反而不是解决问题。”

林郑于周日晚提出道歉后,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表示,政府在进行《逃犯条例》修订工作做得不好,相信对特首林郑月娥来讲是很大教训,也认为她已经感到非常歉意及很内疚。而行政会议成员及林郑月娥顾问之一的叶刘淑仪则告诉路透社称,尽管抗议民众要求,她不认为林郑月娥会辞职。叶刘淑仪还在周一向《明报》指出,行会成员意见一致认为特首林郑月娥正式宣布撤回修订《逃犯条例》没有问题,因为暂缓、无设时限,其实等于撤回。但她随后再补充道,“陈智思另告诉她说,有政党不同意政府撤回修例,原因是没设限的暂缓,已等于撤回”。面对港府各路人士的相继表态,民阵通过脸书发表最新声明强调,“我们没有一个人是暴徒”。

 

声明提出,“一、6 月 12 号的示威者当中,没有一个是暴徒,所有示威者都是爱香港的人;二、卢伟聪意图将示威者分化为‘暴动的五人’以及‘其他示威者’,民阵绝对不接受。而这说法并没有撤回将示威视为暴动的定性,完全没有回应市民的诉求;三、示威者的反抗,完全是无能及傲慢的政府官逼民反,政府须负上最大责任;四、对于卢伟聪没有回应警方使用过度武力,包括对民阵示威区使用催泪弹、对和平示威者使用橡胶子弹、殴打和平示威者、攻击媒体以及急救站、杀人布阵等等,感到愤怒,也呼吁署长对此作出交代;五、卢伟聪必须问责辞职”。声明还在最后重新列举了周日大游行中提出的,针对港府和林郑月娥的“五大诉求”。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