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封面一图戳破香港官员谎言评论指青年表现“非凡勇气”


经济学人最新一期的封面故事,报道和分析震撼全球的香港的游行和示威
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封面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香港最近发生的反逃犯条例修订案事件,登上最新一期经济学人的封面故事,而该杂志的封面设计,香港HONG KONG的两个英文字,两个“O”字是警察手镣的两个扣,形容这次港府硬推的修订案,等同“香港”已被中国大陆的手镣扣上,戳破特首林郑月娥等官员为修订案所辩称的借口,这些借口包括草案是为了堵塞法律漏洞以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以及为客死台湾的香港女子伸张正义。

经济学人指出,香港这个星期的示威抗议,凸显了3件事。有很多人投入这场运动,数以十万计,可说是1997回归之后香港最大规模一次;他们大多都是青年人,根本不懂什么是对港英统治的怀旧,他们对北京铁腕干预的不满完全发自他们的内心;而他们表现了非凡的勇气。2014年的雨伞运动之后,中国共产党已经表明不会容忍任何的犯上作乱,但示威者却冒着橡胶子弹、催泪瓦斯和法律的后果去表达他们的诉求。事件足可证明,一如很多港人可以目睹,这个城市的前途已是岌岌可危。

 

报道指,表面看来,示威所反对的事情细微而技术性。香港一名男子去年在台湾涉嫌杀死他的女朋友,但却无法引渡台湾受审。港府于是建议修例,容许港、台两地相互引渡疑犯,修例还一篮子的包罗尚未与香港有引渡安排的国家,当中有中国大陆。

然而个中牵连之关却是无比深远。港英时代逃犯条例没包括中国大陆在内,是因为当地法院难以令人相信可以有公正的司法。在引渡的威胁下,香港每一个人,都可成为中国变幻无常而又为共产党服务的司法制度下的目标。政治异见者可被遣返而面对中国法院严苛的对待,在港商人如面对一个人脉关系通达的竞争中国同行,也可被卷入易被操控的大陆司法。

 

报道指,处身于一党专政与全球自由贸易之间一条脆弱的桥梁,香港所受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很多企业选择香港,是因为它与大陆庞大的市场关系良好,而且又坚持与西方对经济采用同样透明的管治。有拜中国大陆所赐,香港是全球第八大的货物出口地,也拥有世界第四大的股票市场。但香港庞大的银行体系却与西方配合无间,它的货币也与美金挂勾。对很多外商而言,香港是进入大陆市场的门户,也是亚洲的中心,目前有1300家国际企业在香港设有地区总部。如果香港一旦沦为无异与其他大陆城市,受苦受罪的,不会只是香港。

这个威胁是实在的。自从习近平在2012年掌权,已清楚表明司法制度须服从党的领导,他在今年2月刊出的一篇演讲中指出,中国“绝对不能跟随西方的‘司法独立’道路”。习在2015年发起对维权律师和民权活跃分子进行消音行动,甚至还派出恶棍到其他地方的司法管辖区掳人,包括在香港一个停车场劫走一名出版中共花边内幕书籍的书商,而且又在四季酒店绑架一名富商。讯息很清楚,习近平不但无视中国大陆的法治,其他地方的,他也嗤之以鼻。港府声称修例之后还又额外的保障,但示威者认为无补于事,示威者是对的。

 

目前正处于危难关键的时刻。示威者已变得暴力,甚至可能是1967年反港英统治以来,迄今最暴力的一次。北京谴责他们是外国势力的工具,林郑的立场又是寸步不退。但经济学人认为,林郑如果再三考虑尚未算迟。

经济学人最后指出,全世界都可以为林郑打气。与中国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的英国,尤其是义不容辞。与中国卷入贸易战的美国,有可能将香港变成两强冲突的焦点。美国有些从政者已警告,修例将危害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他们应该谨慎从事,因为将香港断线,不但同时伤害到美国在香港的利益,更对香港的前途造成创伤。

 

有人问这有用吗?这个问题很难答,因为这有视习近平。中国压榨香港,已经付出沉重的代价。中国希望向世界表达平和的形象,但反而每一次世界只看到它的固执和恶形恶状(thuggishness)的一面。香港22年前主权移交后,本以为两制可以一起成长,但示威者的表现已清楚说明,这根本是不行的。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