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套路貸」趕出校園還需多方配合

 

中國校園貸亂象層出不窮,甚至披上了「互聯網+金融」的外衣,令不少大學生飽受身心摧殘。對網貸環境的監管還需要多方配合。

文/郭文靜

倘若留意中國大陸各間大學校園的洗手間和宿舍牆壁,能發現諸多「校園貸」的小廣告,上面寫著「低門檻、零首付、零利息、免擔保」,這些條件無疑對在校大學生產生了不小的吸引力,各個平台的信用審核模式很「簡單」,學生僅憑身份證、學生證和一份聲明,不出一個小時,幾千上萬元的金額就出現在戶頭。但可怖的事情還在後面,一旦借下了幾千元的貸款,逾期未歸還,貸款數額會如「滾雪球」般不斷增長,累計至數百萬。不知不覺中,受害人已陷入了「套路貸」的圈套。

062101.jpg

陷入「校園貸」漩渦的女生佔據多數

近年來,中國多地大學生因不堪校園貸的還款壓力,逼至跳樓、自殺、拍裸照,家人也難逃高利貸集團的威脅,身心受到極大創傷,校園貸亂象已成為轟動校園及社會輿論的話題之一。不少放貸集團打出「互聯網+金融」的幌子,目標針對涉世未深的大學生,甚至以「求職貸」、「培訓貸」、「創業貸」等名稱替換「校園貸」,躲過警方的偵察。

而警方加大對「高利貸」性質的借貸集團的打擊力度;正規商業銀行開辦針對大學生的小額信用貸款業務,高校增加金融常識和資產管理的教育等多種手段才能將「校園貸」徹底趕出校園。

 

還款家庭飽受身心摧殘

2016年,網路上流傳了一份「借貸寶」的「10GB裸條壓縮包」,花費50至100元即能得到167名女大學生的裸照和視頻,照片中的女孩赤裸身體,拿著身份證面對鏡頭,「校園貸」問題浮出水面。

年初,廣東廣州城建職業學院二年級的22歲王姓女生被警方發現浮屍流溪河情人橋下,王女父母透露,女兒年初欠下了網貸,其後放貸人將女兒的裸照發送至父母手機,威脅「賣身都要償還貸款」。究竟是多大的債務讓這位花季少女選擇自盡,警方瞭解後發現,王女在一年前意外刮壞了別人的車輛,需要賠償1萬元,她隨後尋得借貸平台借了這筆款,怎知高利息帶來的債務越滾越大,最後增至3萬元。這也將女孩逼到了絕境,事發前一晚她曾向父母哭訴。

這已不是第一起「校園貸」引發的悲劇,2018年11月,湖南長沙的一名龔姓女學生,早前以裸照做抵押,簽下14.5萬元的借條。後因無力償還,慘遭強姦,警方調查時發現,這名女生實際僅放款4.1萬元,高額的利息才是將女生逼上絕路的罪魁禍首。

「裸貸」事件發生時,網上的輿論紛紛譴責身陷其中的女生,她們將身體暴露給陌生人,借來的幾百、幾千元往往用來買名牌口紅和手鏈,網路上充斥著「這些女孩不值得可憐」的聲音。據統計,陷入「校園貸」漩渦的女生占多數,根據媒體披露的幾起案件,不難發現有些借貸平台直接與整形機構和手機專賣店合作,推出所謂的「整容貸」和「手機貸」,背後是大學生虛榮心作祟,對物質需求的渴望。

針對極端案件時有發生的情況,去年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發出了多道通知,嚴打「校園貸」犯罪。在整治重壓之下,截至2017年6月23日,全國共有59家校園貸平台陸續退出校園貸市場。不過,即使在三部委於6月28日叫停「校園貸」之後,仍是亂象頻現。放貸團夥換湯不換藥,將「校園貸」扣上「求職貸」、「培訓貸」、「創業貸」的帽子,不難發現,貸款集團抓住了大學生的消費心理和消費熱點。某些女大學生陷入其中並不全是「虛榮心」作祟。

2018年4月,廈門華夏學院大二在校女生如夢(化名)因捲入校園貸,不堪還債壓力和催債電話的頻繁騷擾,選擇自殺。據輔導員陳老師介紹,如夢因為在校期間策劃做微商生意,從而捲入「創業貸」,女兒去世後,父親熊先生發現,如夢捲入校園貸至少5個,包括今借到、閃銀、現金貸、快樂花吧、現金卡。如夢在「今借到」平台上累計借入570985元,共計257筆,當前欠款金額56455.33元。所謂的「校園貸」實際上是「高利貸」幾千元的借款,因為30%至50%的利息,以及大量名目繁多的逾期費用才是壓死學生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披著「互聯網+金融」外衣的套路貸

事實上,打著「互聯網+金融」幌子的各類「校園貸」暗藏陷阱。它們往往都是「小額」貸款平臺,「額度小」、「期限短」使大學生容易接受,稍不留神就踏入「借貸」團夥精心設下的局。

接下來,貸款公司會用「砍頭息」的技倆,向學生放款時,從本金中扣除一部分錢。如甲借給乙5萬,再付給乙借款的時候,甲將扣除5000元作為利息,乙實際拿到手的只有4.5萬元。當學生還不了借款時,放款人會主動向其介紹另外的貸款平台借款還錢,這也意味著借款人將簽下更高額的欠款合同,「拆東牆,補西牆」的手段使借款人的債務越滾越高。

經媒體報導,2018年6月,杭州蕭山的小陳就曾身陷套路貸,由於償還不了第一筆債款,放貸人帶著小陳找另外的平台,就這樣,小陳身上的債務不斷壘高,一個月時累積了三十多萬的借條,原本1萬的借款不到一個月時間借條寫了30多萬。此外,小陳每間隔10天就需支付3000元的利息,原本借到的1萬元的年利率竟高達1825%,而中國法律支持的民間借貸的年利率最高時36%,小陳的這筆錢已經超過借貸利率上限的50倍,明顯是高利貸。當小陳無力償還債務,即遭到借貸團夥的電擊,甚至威脅其病床上的母親,手段惡劣至極。

由於高利貸不受法律保護,為了規避風險,貸款公司先將承諾的款項打入借款人的帳戶,然後讓借款人取出,再從中取走一部分錢,最後借款人拿到手的錢並沒有承諾的那麼多,但實際還款金額卻是承諾的借款數額。

多方配合將「套路貸」趕出校園

想要將「校園貸」徹底趕出大學校園,還需多方努力。首先,警方的打擊必不可少,5月13日,杭州蕭山警方破獲了一起校園「套路貸」,胡某等12人通過網路平台經營針對大學生群體的「校園貸」,涉案金額291萬餘元,涉及被害人47名(其中在校大學生39名),直接導致1名在校大學生自殺身亡、1名在校大學生跳樓致傷、3名在校大學生自殺未果,18名被害人受影響退學、休學。

警方直接將其定性為了「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罪、敲詐勒索罪和詐騙罪」,因而加強了打擊力度,沒收財產的同時,判團體成員18至2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相比一般的詐騙罪,這樣的處罰更能警示和震懾不法分子。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教授顧敏康在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注重對網貸環境的監管,建立快速的投訴和回應機制,及時發現、處理可以避免大學生走向絕路。

傳統正規銀行也應推出針對大學生群體的小額貸款窗口。業內人士表示,銀行有便宜的資金,操作也更加正規,銀行業的龐大利潤,也承受得起校園貸的小幅虧損,不會為了一點利息而去暴力催收,或者索要借款人的裸照。從這個角度說,網貸機構出現的校園貸領域的尖銳問題,有望得到很大緩解。

顧敏康有過在美國的學習經歷,據他的切身觀察和體會,發現美國大學生很少陷入此類「網貸陷阱」,相對中國學生有家庭經濟支持,美國學生勤工儉學相當普遍,收入能負擔得起「合理消費」,內地大學生獨立性較差,缺乏吃苦精神,面對「花花世界」,也想與其他人一樣享受,容易陷入網貸陷阱。所以,大學必須增強消費理財教育,幫助學生樹立良好的消費觀。萬萬不可「花明天的錢,圓今天的夢。」(超訊六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