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强加给香港人修法是一种真正暴力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资料图片。路透社

 

(法广RFI 弗林)香港民众与由特首林郑月娥领导的港府围绕着修订《逃犯条例》,在过去一周多的抗争和政治博弈后,面对港内各方压力和海内外的广泛关注,林郑月娥在6月15日召开记者会宣布,“暂缓《逃犯条例》修案审议,以听取更多社会意见”。她并在上周日二百万港人上街继续抗议后,于周二再次向香港民众致歉,但并未宣布撤销修法或下台。此前,就修订《逃犯条例》在香港社会中出现的巨大争议和系列抗议活动,我们请来了详细关注这一事件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谈谈他的看法和分析。

法广:请您介绍一下您为什么对香港政府这次大力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及上百万港人上街反对游行的事件加以关注?很多在香港修法的反对者提出,他们反对是因为中国大陆缺乏人权保障和司法独立,您个人是否有这样的经历?

 

艾未未:首先,我对香港民众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是持以支持和理解的态度。我们认为,如果这样的条例是在两个政体和司法理念相同的国家之间是可行的,但大陆和香港的情况是恰恰相反。香港是一个在英国的统治框架中形成的一个民主和自由的社会基础。而中国大陆是共产党控制下的一个专制和极权政体。在中国的司法情形是很不乐观,中国一直坚持不能让司法独立,同样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法治国家,司法一直是受到党的控制,也就是说所有案件的处理过程都是不透明,甚至是具有威胁性的。2011年我被秘密拘捕的时候,也正是说明了这一点。

 

整个(被关押的)81天没有进行过任何正常的司法推进,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起诉或者审判程序,所以不只是我而是很多中国的,我们可以称之中国的公民吧,都有同样的经历。很多律师由于帮助受害者维权也都被抓进了监狱,709律师就是一个最明显的案例。在这些律师失踪的阶段,家属和其他的律师都不能见到这些受迫害的律师。我的两个律师都曾入狱,有些仍然在服刑当中。还有很多律师都失去了律师执照。所以在中国,在这么一个法治现状如此恶略的情况下,如果香港修法能将犯罪的嫌疑人或者是中共不喜欢的人递解出境交给中共的话,无疑是助长了中国社会的一个非法行径。同时也对香港热爱自由,遵纪守法的人造成了一种威胁。这有很多案例可以谈的。

 

法广:您认为这次香港百万人上街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及港府在巨大争议中硬推修法的本质问题和冲突在哪里?

 

艾未未:香港应该是一个有着民主框架的社会,上百万人上街表达自己的愿望和政治的要求,是香港作为一个民主社会最基本的保障。这种做法一个民主社会是应该鼓励和使它的法律及政策进行完善的很重要的条件。我们看到港府在做出修订《逃犯条例》的过程中,实际上对民意是无动于衷的。而他们真正尊崇的是来自中央政权的态度。我觉得如果港府不能听从香港民众的意见,不能够关心或维护香港人的利益,那么问题的本质就会显现出来。这个矛盾必然是维护香港一方平安,维护香港的法治状态,维护自由的群众,与港府一味投靠大陆中央政权态度的矛盾。

 

法广:您认为是什么驱动了香港人以如此大规模的反对这项立法,我们也看到香港几乎各行各业及很多的社会团体都公开对此次修法提出异议,此外,香港人为什么将这一对于包含与多方修订《逃犯条例》的修法,称之为送中条例似乎只针对中国大陆?

 

艾未未:我认为驱动香港如此大规模反对这项立法的主要原因来自于,香港社会和大陆之间政治的一个非常敏感的关系。长期以来,香港社会一直是大陆政治的一个直接的受害者。因为大陆的政治形态对香港是具有威胁性的。那么年轻人参加游行的大都是在19到25岁之间,他们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也是长期以来对中国大陆所奉行的政治体制,还有他们司法状态的长期不满和不信任,促使对这次修法提出异议。因为这此修法将会对香港的各个层面都造成威胁,所以香港人的反应只是针对中国大陆的。

 

法广:在6月9日的百万人大游行中,很多参与游行的人提出反送中就是在保护“一国两制”,和香港与中国大陆不同政治制度和司法体系的“防火墙”,而一旦修法草案被通过还将影响香港的国际经济和社会声誉,您是否同意这个观点?

 

艾未未:我认为在中国和英国签署香港过渡性的“一国两制”的条例时,实际上是一种维持香港和中国大陆不同政治制度的一个委曲求全的做法。所以任何修订法案都必须首先要有两方完全的认可才可能推行。因为如果有一方对此提出异议,显然它应该是不能够被推行的。既然是“一国两制”,那么这两种制度具有同样的表达权。香港的公民正是实施他们的表达权,希望是在香港人明确地表达了他们的意志和国际社会对香港人认可的情形下,这个方案会遭到搁浅。

 

法广:我们也看到在12号立法会原定对该草案二度前,大批香港民众前往当地阻止立法会审议,部分民众并与维安警方发生冲突,造成警民受伤。特首林郑月娥在当晚发布视频称,这“很清楚不再是和平集会,而是有组织的暴动”,她还强调“激进对抗不会是解决之道”,您对此有何反应?

 

艾未未:她的这种声音对有在大陆生活过的人是很熟悉的。因为在三十年前,六四坦克进入北京镇压和平的学生请愿运动时,也是用的同样的腔调。就是首先定性,将这个运动上升为一个可以被镇压和打击的一个借口。今天和三十年前又有很大的不一样,因为我们通过互联网能够更清楚和更明确地来了解世界发展的情况和信息。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香港)有大量的学生受伤或者是警方在完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用武器、催泪弹来对待学生运动。这本身是一种挑衅性的行为,同时也对学生造成了巨大伤害。特首这样宣布关于“暴动”的言论实际上是非常可疑的,对下一步的发展会造成很大影响。

 

法广:抗议中的暴力出现是否会减弱反对修法抗议的合法性,或影响香港内外舆论走向,我们也看到中国外交部也回应称,“任何损害香港繁荣稳定的行为,都是香港主流民意所反对的”?

 

艾未未:在抗议中暴力行为的出现并不能减弱反对修法抗议的合法性。因为这种强行将修法强加给香港人的做法才是真正的一种暴力。这个暴力是由政府和警察,甚至可能有部队来完成的。所以这才是我们应该看到的暴力,这种暴力是不能够让民众参与到协商和不听取民众意愿的情形下发生的。这样的暴力我们也是经常能看到的。从中国外交部回应的那些语言可以看出中国政府采用了一贯不顾事实,而是歪曲事实,甚至没有任何诚意,不尊重香港民意的做法。

 

法广:我们还看到包括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欧盟、英国 和越来越多的西方官方力量,正在对香港市民的这一抗战加以关注,您认为西方政界为什么参与呼吁?而作为中国大陆居民或海外中国人是否应关注这一事件呢?

 

艾未未:我看到国际社会对香港问题开始发布一些关心,或甚至发出了呼吁。实际上这个事件不是香港人和大陆之间的一件事情,而是在国际社会中西方是否能够保护和维持西方所认同的人权、法治的价值观。同时,西方怎样应对中国专制政权在这些问题上所暴露出蛮横的不现代的做法。这个矛盾不是只在香港与大陆之间存在,而是西方相对文明的社会对大陆这种拒绝政治变革的社会之间所必然产生的矛盾。这种矛盾并不可能因为这一个事件而消除。它在各个方面,包括现在美中的经济制裁问题,还有很多问题上已经上升到两种文明之间的矛盾。

 

法广:最后,您刚刚去监狱探访了维基解密的创始人阿桑奇,能介绍一下他的近况和有关他的诉求吗?

 

艾未未:我才去监狱探访了维基解密的创始人阿桑奇,他的情形并不是很好,身体状态是体重有所下降,也是处在一个非常焦虑的情形当中。因为他是被在美国要求把他引渡赴美的请求下,关押在英国的监狱当中。阿桑奇的现状和遭遇将会受到欧洲对于人权、新闻自由等这些方面的考验。显然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在这些方面都捉襟见肘,都在重大问题上不同程度地违反最基本的人权和社会新闻自由这种很基础的价值。实际上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