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港兩地融合 應與法治同行——專訪: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湖北省政協港區委員顧敏康

 

《超訊》專訪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湖北省政協港區委員顧敏康,詳訴一個學者對於香港法治的看法,也談及內地法治的建設和信用體系的發展。

文/趙銀嶠

近期,香港圍繞修訂《逃犯條例》的爭議不息,立法會經歷前所未有混亂,甚至出現嚴重衝突。看到法律爭議演變成一場政治鬥爭,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湖北省政協港區委員顧敏康無疑是痛心的,面對社會上種種負面聲音和抹黑,他開始頻頻在媒體上發聲,從法律專業角度評論這場爭議,希望社會上能有更多理性及務實。

0011

用顧敏康的話來說,這是「希望能把公道話說給大眾聽」。作為法律界學者,為香港社會說公道話是他20年來一直努力的目標,為此他成為各大媒體上的常客,從未停止過發聲。在職業上,他也一直伴隨法律左右,從華東政法大學,到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顧敏康努力傳播法治文化和精神,希望能夠更好地影響社會。現在,他到湘潭大學信用風險管理學院任職,幫助兩地融合,希望在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出一份力。

《超訊》專訪顧敏康,詳訴一個學者對於香港法治的看法,也談及內地法治的建設和信用體系的發展,作為法律界人士,顧敏康深知自己的責任和義務,也一直致力於地將自己的經驗和專業知識奉獻給香港,奉獻給國家。

近40年法律生涯心繫國家

從1980年開始,顧敏康和法律的不解之緣一直持續到了今天。

剛接觸法律的時候,顧敏康的理解並不深,當時法律在中國內地還剛剛起步,出身於上海的他,在面對這具有神秘感的新事物時十分憧憬,選擇了去華東政法大學學習法律。自從他開始步入法律界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過法律。

顧敏康分別於1984年和1987年在華東政法大學榮獲法學學士和法學碩士學位。之後便在母校開始了他的教育生涯。由最初擔任講師,到五年後由上海市教育局任命,成為了第一屆「上海東方學者」講座教授。期間,他還被選送到德國波鴻魯爾大學法律系當訪問學者一年。

1996年,顧敏康於美國威拉姆特大學法學院取得法學博士學位。機緣巧合之下,他拿到了去香港城市大學任教的機會。談到當時的經歷,顧敏康覺得自己非常幸運,他說,自己在華東政法大學學習的是刑法,到了美國後,覺得美國的商事法律特別好,就開始學習相關的法律。「學成之後,我就很想回國做貢獻,正好香港城市大學給我機會,再加上香港的商業程度也很高,就沒有絲毫顧慮的過來了。」顧敏康說。

1997年1月,顧敏康舉家搬來香港,正值香港回歸祖國前夕,看見街頭懸掛的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正成為歷史的見證者。在那樣重要的時刻里,顧敏康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而從他的專業角度來看,香港回歸前後,有關憲制文件《基本法》無疑將發揮重要作用,於是,他一邊在大學裡教授商法,一邊開始對《基本法》進行研究。

越研究,顧敏康越意識到《基本法》的重要性,在他看來,《基本法》雖然是中國法律的一部分,但是伴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成長,勢必會面對很多重大的法律事件,更何況所有人對《基本法》的研究都是剛剛起步,自己研究基本法更是責無旁貸。因此,他的研究一直到今天都沒有中斷過。

在顧敏康看來,香港一直都有著一套十分穩定的法律體系,基本法在執行過程中勢必和這套法律體系有磨合,並且在磨合過程中,總會存在一些對於磨合的不理解,或者說對於時代變遷所帶來的變化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同時,這期間香港在經濟上增長較為遲緩,這又反推人的焦慮或者說對政府的不滿,難以迴避,也是當下香港很多問題的根源所在。「不過,最終所有的問題最後都會體現在法律上,比如居港權的問題,或是港珠澳大橋的問題,又或是逃犯條例的問題。」顧敏康說。

022222

香港社會需要更多公道

體會到香港的繁榮穩定,也感受到矛盾和動蕩,香港對於顧敏康來說,既是他施展抱負的平台,也是他不可割捨的家。因此,香港社會上出現的很多問題也是他不忍心看到的,例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爭議,在顧敏康看來,如果僅僅是法律對話,他可以和任何一個人辯論,但這和香港很多社會問題一樣,從法律上看並沒有任何問題,最後卻上升成為政治問題。

「對於這些問題,香港社會缺乏公正的聲音。」在顧敏康看來,自己一定要站出來說公道話。在香港的20年當中,他積極對香港的一些問題的提出看法,因為香港所有的問題最終都要回歸法律,所以作為一個法律人,他更要站出來從法律的角度來發表客觀的觀點。

20年來,顧敏康發表了不計其數的文章。除此之外,為了更好地服務香港,在擔任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教授的同時。他持續進行專業上的研究,涉及的領域包括比較公司法,比較競爭法和刑事司法等,並且在這些範疇中均有很多的著作。他同時成為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的兼職博導以及內地其他多家法學院的兼職教授。

顧敏康還在許多機構出任重要職務,例如香港世貿組織研究中心副主任;香港基本法教育協會副主席;香港內地海外學者聯合會副主席等。香港特區政府於2016年委任顧教授為太平紳士。2017年,他開始擔任湖北省政協港區委員。用更多的精力服務香港和國家。

成為兩地融合的橋樑

2018年,顧敏康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他辭去香港城市大學終身教席,前往位於湖南的湘潭大學信息風險管理學院任職。在這他自己看來,是離開了舒適區,來到了一個全新的更具挑戰的領域,當然,這個決定的意義也是非同小可。

「在香港任職期間,我留意到中國社會信用體系正在逐步完善和發展,這也是目前中國社會管理模式的一個飛躍性的本質性的改變。」顧敏康說,湘潭大學信息風險管理學院是中國第一家涉及以法律為基礎的信用立法、信用管理,當這個機會出現時,他就毅然決然地加入其中,他在看來,自己有能力也有義務,努力將中國信用立法控制在正軌上。

因為顧敏康長期研究《普通法》,而且一直以來都是從事法律教育事業,有關研究是打通的。因此,他來到湘潭大學以後,一方面為建設社會信用體系而努力,另一方面也將香港法治精神帶入內地。首先在教學方面,顧敏康將香港好的經驗和理念帶進內地,同時他還維持在香港各種社團的工作,履行自己太平紳士的義務,包括參加一些研討會,為此顧敏康頻繁往來兩地,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兩地融合的一個橋樑。

在接受《超訊》專訪時,他詳細講述他所理解的中國社會信用體系,並對香港的法治精神和粵港澳的法律融合發表了看法,以下為訪談內容。

超訊:您覺得中國建設社會信用體系有怎麼樣的意義?

顧:事實上,國內誠信方面出了一些問題,各行各業,從個人到企業到政府,出現了類似學術造假,疫苗造假等問題。所以政府要監管,就需要建立社會信用體系,這是目前中國社會管理模式的一個飛躍性、本質性的改變。

信用體系建設的核心是聯合獎懲,就是守信激勵,失信懲罰,聯合獎懲是需要政府主導,我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信用立法,要把法律立得好一點,使得權利和義務有個平衡,讓真正守法守信的人得到激勵,失信的人也到適當的處置。

我覺得自己有義務促進國家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過程中更好地貫入法的精神,保護公民的個人隱私,在立法的過程中更好的平衡公權力和私權利,尤其是做到獎懲有度,尤其是懲罰的話應該是起到威懾的作用,像達摩克利斯之劍懸而不下,而不能一犯錯就被列入黑名單。我覺得我有義務貢獻一份力,將信用立法盡量在控制在正軌上。

超訊:您在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工作中有沒有訂下什麼目標?

顧:在湘潭大學,我希望能用五年的時間在社會信用體系立法方面做出一些貢獻。有很多工作在做,現在學生已經進來了,學院已經開始運作,今年還會招收博士生,體系已經建立起來了,我們還會鼓動一批原來學習法律或相關學位的人來專攻信用法律或者信用體系管理。

目前也申請了重大項目,也開設了論壇,還挺有成就感的,為此經常往返湘港兩地,在這裡我要特別讚美一下高鐵的便利性,國家實際上真正把香港納入了高鐵網絡,使之在兩地融合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三個半小時就可以從香港趕到湖南,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超訊:通過在湘潭大學的工作,您將香港的法治精神帶到內地,那麼在大灣區,香港的法治能否能融入其中呢?

顧:我覺得大灣區的法律融合,應該是在優選方面入手,哪些制度比較好,就在這個方面進行優選,大灣區發展首先就是要發揮想象力,發揮創造力。

大灣區有「一國兩制三關稅區」,如何學習歐盟經驗協調不同法律制度,制訂出符合大灣區實際情況的法律規範,也是十分關鍵。舉例來說,在商事方面,是不是可以考慮成立一個商事法庭,邀請香港的法官、澳門的法官和內地的法官在其中對案件進行審理,這樣就會有融合了,我覺得三地之間肯定要考慮差異性,先行先試,尋求一個共同的最好的、優先的一個規則。

超訊:美國是英美法系國家,而您在國內學習的法律偏向大陸法系,您對這二者之間的不同對法律研究和實踐帶來的影響有什麼感受?

顧:英美法和大陸法之間的區別對我來說並沒有造成障礙,反而因為對同一個問題提供了不同的視野而增進了對法律原則和應用的理解。

說到區別,我覺得兩個法系的根本區別,在於思維方式的不同。大陸法系是從一般原則到具體問題,我們一開始學習的是原則,遇到問題要用這些原則去處理,可能會思路比較狹窄;而英美法系或判例法是從個案到一般,一開始學習的是散亂的個案,但要通過這個學習總結出一些法律原則出來,所以思路比較開闊。兩者是沒有矛盾的,從處理問題的角度講,二者各有優勢。實際上,學法律不管是哪個法系,實際上只是出發點不同而已,最終達到的目的是一樣的。

超訊:對於時下《逃犯條例》所引發的爭議的矛盾,您怎樣看?

顧:事實上,修改《逃犯條例》從法律的角度來看,沒有任何問題,但現在已經上升成政治問題。社會上還有有人為了阻擾修訂而拋出所謂「反建議」。例如,所謂「港人港審」就不符合實際情況,「港人港審」的最大問題就是證據收集問題,包括證人作證,被害人出庭等一系列問題,這就是為什麼由犯罪地法院審理最為合理的解釋。

但是現在很多人不談法律,只講政治,這樣就能難消除分歧,我覺得政府也要多作考慮,在出台一些政策當中要做更多的準備,多聽聽專家的意見,進行更全面的考慮。(超訊6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