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似等“上头发落”高官大多龟缩施政濒临停摆


林郑月娥出席「教育的香港故事──下一章」研讨会/2018年10月20日/香港政府新闻处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港府在得到北京支持、尊重及谅解之后,特首林郑月娥在6月15日宣布暂缓逃犯条例修订工作,并在18日加追一场记者会,亲自向全港道歉。自此,这个特区政府的“执行长”即在公开场合消失,甚至连续两个星期宣布取消行政会议例会,而政府早前准备在立法会推出富争议性的议案,亦统统收起。甚至连建制派人士也同意,政府已濒临停摆状态。

前政务司陈方安生25日出席电视台节目时呼吁林郑月娥要面对问题,“总不行这样子躲藏下去”。

 

由林郑兼任主席的行政会议,是港府施政的一个重要咨询程序,这次引起国际关注和满城风雨的“送中法”,政府年初在推出之前也曾经由行政会议讨论和通过。

 

港府临时宣布取消原定在25日上午举行的行政会议,但没有解释取消的原因。逢星期二一般是行政会议例会,但18日的例会,即200万人上街游行的两天之后,港府也同样是临开会之前突然宣布取消行政会议例会。

 

除了被视为跛脚鸭的林郑月娥在“玩失踪”,被群众点名要求解释警方在处理6.12警民流血冲突中是否使用过度武力的警务处长卢伟聪,从6月21日警察总部遭到示威者包围逾15个小时之后,亦与林郑一样干脆拒绝“面世”,期间只在内部会见了4个警察工会以及发了一份内部通告,声称要严肃追究包围警總的肇事者以及感谢被困总部内的同僚坚毅不屈。

 

事实上,玩失踪的高官还有处处为修例护航的政务司张建宗以及可以不出来就尽量不出来的财政司陈茂波。张与陈两个司长基本上以写网志来代替见民,张建宗甚至连道歉也经由网志表达,遭到示威者调侃为“用WhatsApp告诉对方分手决定”。

 

根据NOW电视新闻的分析,林郑尽量避免现身,是为了避免局势“火上浇油”。该台引述消息指,林郑在200万人上街游行之后,没有在游行翌日现身,是要考虑如何回应才能展示诚意,以免将“扑火”变“点火”,尤其如何回应市民要求,收回对6.12立法会外大型冲突为“暴动”的定性。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告诉明报,政府短期内会处于瘫痪状态,相信政府为了避免刺激更多市民七一上街游行,而将有争议的政策押后。他认为虽然立法会休会在即,但年轻人在暑假有较多时间,政府若不在七一前回应社会诉求,如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等,抗争或会再蔓延,政府若长期瘫痪,或触发中央考虑换特首。

 

同时也有分析指出,中共政治局为了配合中国主席习近平出席大坂G20峰会的行程,而将政治局会议改在24和25日召开,香港问题极可能包括在议程之内,而在一切尚待拍板定案之前,林郑等一众港府高官唯有龟缩,等候发落。

 

事实上,事到如今林郑月娥就算本人厌倦官场有意辞职,恐怕也是身不由己。根据路透社引述香港政府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消息指,尽管民意强烈要求林郑月娥下台,但是“这不可能发生”,因林郑是获中央政府任命的,若是让她下台,需要经过中央的讨论和批准。换言之,民意比不上北京几个人的个人意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