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者白夏评港人为何向引渡法修改案说不


                                                           香港民众周日参加抗议资料图片。路透社

 

(法广RFI 杨眉)香港周日爆发史上规模最大示威游行抗议香港政府向立法会递交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简称《逃犯条例》。中国官方环球时报今天发表社评文章谴责香港反对派勾结西方反对派勾结西方试图撼动香港大局。与此同时,香港以及北京当局同时宣布将继续按计划通过《逃犯条例》。那么,如何评论中国当局的立场?香港民众为何如此坚决反对此一《逃犯条例》?西方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香港的未来?

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电话采访了刚刚从香港返回法国的知名汉学家白夏教授:

 

法广: 白夏教授,您好!中国官方环球时报周一发表社评文章提问道:“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您对此有何评论?

 

白夏教授:这其实是不存在的问题,因为事实上,目前已经存在香港向大陆引渡罪犯的机制,只不过这必须经过香港立法会。而北京当局试图修改此一法案,不通过立法会就将引渡逃犯.其实大家都知道,北京希望能够逮捕两类逃到香港的人,他们基本上有两种,一种是贪官,商人等经济罪犯,另一类则是一些批评北京政府的人,批评共产党的人,在中国只要批评一党专制就是罪犯,而在香港则不是。所以,区别并不在于可不可以引渡,而是以前必须通过复杂的程序,而修改之后,北京可以为所欲为,所以,环球时报又一次误导读者。

 

法广:中国国内公盟的创始者许志永在推特上表示,大致阅读了《逃犯条例》修改条例,发现明确排除政治与言论罪,增加了许多经济罪名,估计是要控制香港的经济精英,他们大多和大陆经济关系密切,随时可以治罪,釜底抽薪打击香港的自由力量。您怎么看?

 

白夏教授:我们很清楚,中共当然不会说到言论罪。在中国没有一个人是因为言论而被治罪的,因为中国宪法保护言论自由,但是,实际上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的人会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判刑,刘晓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们知道,他们都是因为言论问题而被判罪的。

 

法广:您如何评论今天香港政府尽管面对一百多万人的大规模游行抗议,却任然坚持要修改引渡法?

 

白夏教授:等着瞧吧!当初香港人因反对二十三条而举行大游行(2002年)之后,前特首董建华也表示要维持,但是,之后还是退步了。当然,江泽民不是习近平,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今天林郑不可能说因为有一百万人的游行,我就要退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是中共一贯的立场,这些都是大家意料之中的。

 

法广:您刚刚从香港回来,您在香港的时候,感觉香港人是否很坚决?

 

白夏教授:中共每次威胁香港的一国两制,香港人就会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利益。香港最近四天内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六四三十周年维园汇聚了十八万人,周日又有一百万人走上街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这就说明香港人并不是中共宣传中所说的那样,只关心赚钱,并不关心政治,或者香港人很爱国等等,我们看到,每当香港人的自由受到威胁时,他们都会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权益。

 

法广:香港有人说如果引渡法案修正案获得通过,那么,一国两制就成为一纸空文,这是否有些夸张?

 

白夏教授:是夸张也不夸张,因为香港虽然还拥有一定的言论自由,政治自由,但是,它们的空间正在逐渐被压缩,尤其是政治自由的空间两年来已经被压缩得可怜。而司法独立是最最根本的,最重要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说一国两制将死这并不夸张,但当然还不能说是一国一制。

 

法广:北京批评西方参与香港活动,您如何评估西方的政界与舆论界在香港问题上的影响力?

 

白夏教授:我觉得西方的影响依然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北京需要外界承认中国的一国两制制度,因为这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力不可低估。就拿中美贸易战来说,北京可以以香港来绕过贸易战的攻击,如果西方拒绝承认中国的一国两制,这对中国的经济利益会带来冲击。但是,至于西方是否煽动香港的示威游行,这完全是胡说八道,香港的抗议活动完全是港人自发组织的活动。

 

法广:您如何展望香港今后的未来?

 

白夏教授:香港的未来是和中国大陆的未来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香港社会虽然还可以以各种形式来抗议,但是,如果中国大陆没有希望的话,香港也同样没有希望。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