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推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版本限时立法会普选产生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 图片来源:法新社/Philip Fong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特首林郑月娥硬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不但弄巧反拙,置政府于万民众矢之的,更为华盛顿对付北京提供更多“火力”。美国国会因香港推出逃犯条例修订直接危及美国国民和企业在香港的安全和利益,多次呼吁港府临崖勒马,现修例一事虽被暂缓,但国会跨党派议员本月重推的《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据苹果日报获得相关消息报道,当中设下2020年普选立法会的“时限”,并明确要求普选特首,法案如获通过,港府若不作回应,势影响《香港政策法》,最严重可换来美方制裁。

曾在今年3月访问美国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表示,美国会此举等于是预告对港政策将有明显调整,如同“墙上写的字”。

报道指,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联邦众议员麦高文(James McGovern),13日联同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提出新版本的《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下称法案),并获另外10位跨党派参众议员支持。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已明言支持法案。

最新版本的《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跟2017年版本相比,在阐述美国政策部份,续促请中国政府坚持对港承诺,包括允许港人以高度自治及不受不当干预方式管治香港,并确保香港选民可自由享有通过普选方式选举特首及香港立法会全体议员的权利。

不过,法案同时对香港推行普选设限,要求香港在2020年前,以“公开和直接的民主方式”(open and direct democratic)选举立法会全体议员,同时支持香港以真正民主方式,自由及公平地提名以及选举香港行政长官,令法案直接跟推动香港民主的进程扯上关系。

由于《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与《香港政策法》如同美方对港的赏罚机制,如香港人权民主状况欠佳,美国不但可取消对港优惠,更能惩罚在港打压民主自由的香港或中国内地官员,包括禁止相关官员入境及冻结他们在美资产。由于法案获通过呼声甚高,这些惩罚便不再是靠吓。

今年3月联同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访美的公民党立法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直言,草案反映如香港没有普选,必然会对《香港政策法》带来影响,“普选系一国两制的核心,如未能落实,自然亦系未能落实一国两制”,直言草案以以“公开和直接的民主方式”字眼来描述立法会的选举方式,“其实即系普选”。

同样有份访美的资讯科技界立法会议员莫乃光指,要求香港在2020年前普选立法会,程序上难做到,但美方仍把条文写入草案,反映关注香港民主发展情况。

香港目前的立法会经由“半吊子”的民主选举产生,70个议席当中,只有一半透过地区直选产生,其他一半由所谓的功能组别推选产生。地区直选当选的议员有些得票高达8万多票,有些小圈子功能组别产生的议员,连100票也不用亦可当选,但两者在立法会却同样享有一票的权利。

除此之外,北京为了增加立法会的安全系数,还特别炮制一个所谓“分组点票”的怪胎,即35个直选议员为一组,35个功能组别议员为一组,任何由议员提出的动议,或议员提出对其他提议的修订,都必须得到分组点票两组通过方为有效,而由于功能组别议席大多均有北京所直接控制,立法会的民主犹如鸟笼民主。至于政府推出的议案,则只需全体会议简单半数以上即可通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