递弱代偿原理


上个世纪20世纪,人类科学突飞猛进,达成了一个总体的宇宙观,万物一系。上世纪50年代以前,人类从来找不见生命的定义,知道50年代分子生物学的出现。人们才明白,所谓生命不过是一个分子编码。分子生物学打破了生物学和分子化学间的界线,理解化学分子现象必须先理解原子的运动方式,因为所谓化学键其实就是原子外壳层电子云能量的重新分布。

1859年,达尔文提出生物进化论,发表《物种起源》。达尔文在书中讲,“生物是从原始38亿年前的单细胞逐步演化出高等生物人类。” 可是到了上个世纪,人类发现不仅生物在进化,万物都在进化,在生物进化前先有一场分子进化,从无机分子进化出有机分子,再进化出生物高分子。接着发现在分子进化前又有一场原子进化。一张化学元素周期表就是从第一号元素“氢”,逐步演化出92种天然元素。

不仅如此人们往后又发现粒子进化,即137亿年前,从能量积点状态突然爆发出宇宙质量物态。最初只有三种基本粒子:夸克、氢子、玻色子,由此分化衍生出其他基本粒子和原子核。

最终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即越原始越低级的物质存在形态存在度反而越高,越高级越进化的物质存在形态或物种存在度越低。存在度有三项硬指标:其一在宇宙中的空间质量分布越大;其二在宇宙中的时间分布越长;其三存在状态越稳定。例如,物理学界过去认为宇宙中物质总质量,就是恒星系的总质量。可是近年来,天文物理学发现恒星系只占宇宙物种总质量的5%,另外95%为暗物质暗能量,否则无法解释整个天体不断远移的现象。所谓暗物质暗能量就是,基本粒子恒态,它在质量上占据宇宙物质总质量的95%,存在137亿年相当稳定。

所有恒星包括太阳,它的成分就是化学元素周期表的第一号元素“氢”,大约占80%,第二号元素“氦”,大约占18%,其他元素不超过2%,因此恒星是原子存态。以太阳系为例,太阳占据太阳系总质量的99.86%,8大行星加星际物质的分子物质仅占0.14%。

到了生物阶段,这个现象更为明显,在整个太阳系,生命物质仅仅覆盖在地球表面,即生物圈,总质量不过地球的亿万分之一。且越原始越低级的生物,生存的越稳定,越高级的生物灭绝速度越快。例如,最早最原始的低级生物单细胞生物在地球上已存在38亿年,从来没有灭绝。而中等生物比如恐龙,在地球上只存在了一亿六千万年骤然灭绝。我们今年讲恐龙灭绝是小行星撞击地球,这个说法很成问题,因为古生物学家在研究发现,恐龙灭绝至少经历100万年以上,它很可能是由于植食性恐龙的食物蕨类植物被“被子植物”消灭,也就是花朵导致恐龙层层灭绝,就算是小行星撞击地球给恐龙最后一击,有一个问题不能解释,为什么比恐龙低级的物种绝大多数没有灭绝? 地球上最高级的物种,即哺乳动物,人类也是其中的一纲。哺乳动物总共才存在了7000万年到9000万年,却在人类还没有问世以前,绝大多数已经灭绝。我们现代智人在地球上不过存在了20万年,而且离灭绝也不远了。

当你把尺度拉大,你会发现越高级的物质存在形态或者物种,存在度越低,且能力和属性越强,这和我们普通的观念正好相反,这种现象即“递弱代偿原理”。即你的存在效价一路弱化,而你的能力代偿是一路增量的,由此形成宇宙物质演化的总体关系。我们人类理解事物,更新观念唯一的方法就是,拉大尺度。

我们人类今天面临生死存亡的困境,我们的环境污染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我们把地球上最丰富的三大物质:空气、淡水和土壤几乎全部污染。由于空气污染,降雨会把空气中的污染要素带到土壤,再加上农民只能用污染的河水浇灌,今天地球上的淡水98.75%被污染,导致土壤大多数被污染,导致最终人类的食品被污染。污染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后果,现在说不清楚,但是有很多现象十分惊人,比如上世纪50年代荷兰医学界发现荷兰男子精子数大规模减低,英国医学界得知后调出1950-2000年各大医院男子精子检测报告,发现50年间下降50%,而所有哺乳动物灭绝前的第一征兆,就是雄性精子数下降。

此外生态的破坏,联合国野生生物基金会统计,现在每小时3到6个物种灭绝,每天75个物种灭绝,每年3万到6万个物种灭绝。还有气候异常,2009年在丹麦召开哥本哈根大会,气候异常已经威胁人类的生存。1780第一次产业革命至今不到250年间,我们人类居然把地球的平均温度提高的将近一度,其速度是自然地球气温波动速度的成千上万倍。如果气温抬高至两度以上,在北极浅海和西伯利亚冻土下的固态甲烷就会释放为气态进入大气圈,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20-25倍以上,人类解决气候问题的任何前途都会全部丧失。有学者计算这个进程仅需30年,而如果要打断这个进程,就必须把现有地球上的所有产业及工业制品,包括汽车飞机关停70%以上。因此,我们基本上可以预见,气候异常问题人类解决不了。大规模武器,早在上个世纪后半叶,联合国统计全世界的核武器相当于全世界几十亿人,每个人坐在2.5吨TNT的核当量上,足以把人类炸毁几十遍,还不算更恶毒的生化武器、基因武器、气象武器等。

所有这些问题,点点滴滴都在把人类拉在生死存亡的边缘。我们今天的每一步进步举措,都在给人类带来巨大的危机,比如生物技术基因组接,人工智能,核废料。人类的用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为了解决当前的问题,把一个更深远的灾难放在远期,这就是人类文明的进程。这就是为什么霍金向美国总统提出,人类只剩二百年的寿命了。老子讲,人类的文明趋势不良,直到上世纪60年代美国出版一本书《寂静的春天》,人类才第一次意识到文明居然是危机化的趋势。而且人类抱有幻想,只有通过发展进一步提高技能,我们才能够消除今天的麻烦。殊不知,我们的技能提的越高,我们的生存度就被压的越低,在大尺度上看,二者是反比函数关系。

如果人类不能建立新的世界观,新的生存结构,那么人类的生存前景暗淡。这也是为什么但凡是人类伟大的思想家都倾向于反动,因为他们隐隐的发现人类文明发展的趋势是一个危机化趋势。

晨光,微信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