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骅“消遣”港人:如被引渡不满可在大陆申诉


香港律政司郑若骅(左)/2018年1月8日/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香港律政司郑若骅除了对香港的法律经常有“独特”的阐释而被指知法犯法,例如她认为丈夫的利益跟她没有关系因此就不用遵守行政会议成员个个都必须遵守的利益申报制度;不只如此,原来她对中国大陆司法制度的理解,也有令人“咋舌”之处。郑31日出席立法会会议被问到,嫌犯被引渡到中国大陆后倘若人权受到侵犯时,该如何投诉,她说:“相关人士可以在当地的司法程序提出行政诉讼。”此说一出,有传媒形容闻者莫不咋舌不已。

港府31日顺应自己人建制派的意见,对逃犯条例修订案提出若干“修改”,但却被法律界和民主派指是“小修小补”,而增补的所谓人权保障的承诺,又欠缺法律明文的规定。

 

郑若骅和保安局长李家超31日出席立法会,解答议员们对经过“修改”之后的修订案所提出的质询。公民党党魁杨岳桥问,假如港人在大陆遭遇不公平审讯,“你(李家超)如何拯救他?你如何帮他?”该党议员郭荣铿也追问:“如果中央不肯放人那你又如何?是不是你李家超去中央面前叫它放人?”

 

李辩称由于有关审讯是公开进行,若有关人士遇不公对待,届时便广为人知,“大家都可以知道它(提出移交方)违反(移交协议)啰!”杨岳桥不满李的解释,觉得这无助遭遇不公平审讯的人士,遂追问“李家超你的讲法是不是你帮他唱通街(到处宣扬),同全世界讲,指住大陆说:你有不公平审讯,(解决方法)是不是就是这样?”

 

这时在旁的郑若骅帮忙李家超回答称,提出引渡一方假使违反引渡承诺和保障,特区政府届时可做的便是跟进,受不公的人士大可在大陆申诉,“相关人士可以在当地的司法程序提出行政诉讼”。杨岳桥对郑的回应显得难以置信,因郑竟然叫一个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在同一个不公制度制度内申诉,难怪令人咋舌不已。

 

郑若骅其实早前也有类似的“贼过兴兵”论调。她26日接受电视台访问时表示,对于有意见要求加入额外人权保障,她重申草案对人权保障完整,而当局亦可视乎情况,要求提出移交的地区、加入要公开审讯、确保有探视权等额外保障。她进一步指出,可以考虑引入监察员,跟进个案移交后人权保障情况。郑说:“可能某些地方我们是特别担心,希望可以有一个人士,你叫监察员也好,怎样也好,我们希望有个人可以跟进。”

 

但她的所谓建议立即招来法律界和民主派人士的反驳。大律师公会执委石书铭说,届时疑犯已移交至外地,如请求移交国的审讯制度本身有问题,即使监察员提出司法程序亦难处理,加上疑犯已引渡,“是否可要求将疑犯送回来?”他又问:“若(请求移交国)不跟从(协议),以后可怎样做?”

 

从设立所谓的“监察员”到叫人“在大陆受到不公待遇可在大陆提出不公申述”,在在显示郑若骅和其他港府官员似乎连安抚港人也不太认真,更有消遣港人的味道,一切只在乎急于在7月立法会休假前通过修订案,以便向中央交代。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