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不到开庭信息——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四)

 

李南央 来稿


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在2019年4月3日对我发出的传票中告知的“应到时间”是:2019年6月25日9时30分;“应到处所”是:西城区人民法院(北区)三层第十八法庭。我请北京的朋友查询当日的开庭信息,在西城法院公布的数以百计的“依法公开审理”案件中,查不到张案的开庭公告。看来,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会“依法不公开审理”了。

不过,传票中告知的案由是:继承纠纷。一桩继承纠纷的民诉案,不公开审理,就有了点儿不打自招的味道: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不是民诉。那么不是“民诉”就应该是“公诉”了。可原告明明又是西城区居民张玉珍,不是行使国家检察权的某检察官。这算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还是欺人自欺?

西城区法院将一桩自己根本不具管辖权的案子:“美国胡佛馆藏(李锐生前捐赠物)所有权争议”,硬说成是“李锐遗产继承纠纷”,强行纳入自己的管辖范围,却又不敢公开审理,除了因为理不直、所以气不壮,好像找不到别的解释。更搞笑的事,我的一位朋友向张玉珍的女婿/李锐生前专车司机,现在是张玉珍的专车司机电话询问开庭信息,他的回答竟然是:根本不了解此事,什么也不知道。又有朋友搜寻到张玉珍律师张金澎的电话号码,手机那边的人说:“不认识”,座机则是:“网络忙”。我真是希望对此案有兴趣的媒体朋友们届时前往西城区法院北区三层第十八法庭一探究竟。

我在谷歌上看到西城区法院有三个办公区:第一办公区、第二办公区、第三办公区和金融街人民法庭(广成街4号院2号楼),并无北区。因此建议记者朋友最好事先踩一下点儿,确认一下北区三层第18法庭的准确位置。上边是法庭给我的传票,供你们参考,张金澎律师的网上照片,供你们辨认之用。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的实质是她起诉亡夫生前“赠予胡佛”的所为。李锐已经不在人世,无法为自己辩护。我在4月20日“就张玉珍起诉李南央的一封公开信”中曾公佈过父亲2017年的三则日记,现在从多年回国探亲时录制的影像和录音中节选出能够表明李锐捐赠胡佛意愿和张玉珍态度的部分做一汇集(打包随此“跟进”同时发出)作为“李锐证词”公之于众。为了方便耳背的老者和对湖南、陕北口音不熟悉的听者,特将影像、录音文件的声音输入成文字,请见附件。
李南央
2019年6月23日(北美时间)

附件:李锐证词

一、录像

#1 张玉珍谈李锐日记:A.百年之后出 B.我绝对不要

时间:2010年10月11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饭厅、客厅
在场人:李锐、张玉珍、李南央、巴悌忠

张玉珍:出这个日记,我也没有意见。但是类似里边这些东西,大家、同志们说应该删掉,不应该留,我也觉得不应该放上。但是,你爸爸的想法和我不一样。
出这个日记嘛,大家的意见呢,就是百年以后出。

李锐:她是当家人(用筷子指张玉珍)。
李南央:我已经告诉那个……
张玉珍:你不能这么讲啊,这是你的事情,我只能提建议。
李锐:哎、你 ……
张玉珍:真的。
李锐:你别客气啦,(众人大笑)你是我的政治委员。没有张玉珍,哪里有李锐的今天。

张玉珍:我以前讲过,共产党对你太不好啦,哎,你受了非常大的委屈,我呢 ……
李锐:你代表共产党,我向你表示感谢。(笑……)
张玉珍:哎,我是共产党员,真的,全心全意为你服务。

饭后移至客厅
张玉珍:共产党对我们的教育,那就是很深、很深。有些事情,你比如说有些事情,看的和听的、做的,那都听党的话嘛。
这个、这个日记上啊,我是这么想的,东西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呢,绝对不要,我也没有这个水平。说实在,你给我,我也没有这个水平,我整理不了(面向李南央),我也帮不了你这个忙。

#2 李锐谈资料保存下来交与李南央

时间:2010年11月27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张玉珍、李南央、丁东、王笑梅(美国溪流出版社编辑,《李锐日记》1、2、3,《云天孤雁待春还——1975-1979李锐家信集》的出版社)

李锐:所以,你帮助她(手指李南央)出书,谢谢你!(向画面外王笑梅作揖)
众人:笑……
王笑梅:应该的,应该的。
李锐:她(手指李南央)那个书,不是她搞,我自己也管不了。
王笑梅:她很厉害的。她很不容易,搞的这些。
李锐:你知道她的厉害呢,也还是得我帮助她。
王笑梅:哦,你帮助她。

李锐:为什么呢,你知道吧?
王笑梅:不知道
李锐:延安我被抓了,关了以后哇,那个保安处啊,就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收走了。那个审查我的人呐,把我那些玩意儿,给她妈妈的通信什么的,都编好了,一本一本编好,上面题了哪一年到哪一年的通信,都收集起来了。我从保安处放出来以后哩,他又都还给我了,所以我就保存下来了。而且保存下来了呢,从延安出来以后,我都带走了,没有毁掉。庐山我出了问题,就问我:还放过什么毒?我就把我过去所写过的文章,交上去,然后把延安那一大包子的东西,都交上去了。你们查吧,李锐这个人。

1979年,我回来,恢复工作,就是我过去的东西啊,我都交上去了,都找不到了。就只给我退回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个文字的东西,一点都没有了。我就很着急吧,因为还有庐山会议实录的笔记本哪,都在里面,都没了。我就要我的秘书去找。结果在电力部、水利部的那个地下室,找到一个大保险柜,封起来的。后来打开一看,这一保险柜,全部是我的资料。我也懒得看,都给了她了(指李南央),大部分都给她了。她后来就利用了,搞到(出)了三本书。(指:《李锐日记》、《父母昨日书》、《云天孤雁待春还——1975-1979李锐家信集》)

#3 李锐担心习近平烧档案,张玉珍认为不会

时间:2010年11月27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张玉珍、李南央

李锐:我跟你讲,台湾的中央研究院,也有人在研究李锐。
李南央:他主要研究你这个人呐,因为你资料比较全……
张玉珍:对。
李南央:他琢磨不透共产党是怎么回事……
李锐;啊?
李南央:他琢磨不透共产党是怎么回事嘛。
张玉珍:对,他一直在上层。
李南央:他是被共产党打垮的嘛,他要看看这个共产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留下来的东西算是最全的,你的资料留的是最全的。
张玉珍:对、对,这个对。
李南央:最全的一个个案……
张玉珍:对,也可靠。

李锐:现在很担心,担心的是什么嘞,说习近平的讲话里面呐,将来可能把所有的档案烧掉。
张玉珍:那不可能。
李锐:因为,为什么呢?苏联的档案全部都保存了,全部暴露出来了。
张玉珍:不可能,咱们也不可能。你怎么能把历史的档案烧掉呢?不可能。习近平他也不敢。
李锐:哎、哎。现在有人担心。现在就是呢,共产党过去的错误,绝对不准讲!
李南央:那,你不管怎么着,周恩来的是被烧掉啦。
李锐:周恩来的已经烧掉了。
李南央:对呀,周恩来的已经烧掉了,已经没了。
李锐:他离开延安的时候,他烧掉了一些……
李南央:嗯,对,毛泽东……
李锐:——毛泽东。所以,要命,中国这个,所以我这个嘞 ……
张玉珍:烧掉太不对了。
李锐:……是一点皮毛,老实讲,我留下来的呀,一点点皮毛。《庐山会议实录》倒是宝贵的,没有我,出不来,庐山会议的真相没有人知道。

#4 李锐谈出版文集、日记和家信

时间:2013年5月29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张玉珍、李南央、巴悌忠

李锐:反正我现在这个人呐,是比较特殊了,活着的时候,出了这么多书。这么多人,跟我的关系,公开了都。没有哇。你看,除开《文集》19卷以外,这两年研究文章,薛京还在编,那就是20本著作了。其他的著作,我都记不清楚了。你看,《直言》,对吧,《李锐诗文选》、《李锐上书集》,就是给中央写信呐,《李锐上书集》,都公开出版啦。宋晓梦的传记,《大哉李锐》……

李南央:《李锐日记》……
李锐:啊?
李南央:《李锐日记》三本……
李锐:那是你搞的了,《李锐日记》,还有那个信件,还有《父母昨日书》。
李南央:对,《云天孤雁待春还》……
李锐:8本啦,那是我的《文集》之外。噢,还有《李锐诗词本事》,那就是10种书,再加上这个《口述往事》,不得了哇。

李南央:《口述往事》大概要有一个轰动。
李锐:啊?
李南央:《口述往事》大概要有一个轰动。
李锐:韩磊在搞一本什么嘞,《照片与文字》。

#5 李锐谈胡佛、谈中国烧资料

时间:2013年10月19日
地点: 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张玉珍、李南央、陈xx、邓xx、王建勋

李锐:你刚才讲的是那个斯坦福的胡佛图书馆是吧?
李南央:对,胡佛中心,胡佛研究中心。
李锐:那个胡佛中心厉害,我看到什么两个东西呢?一个,蒋介石的日记,存在它那里;第二,五四运动时候的学生的刊物,全部,我看到了。另外我还知道的一件事情,我们十年文革啊,所有红卫兵出的东西,美国人有全套。美国人请我去,都是那些著名大学,它有中国研究所嘛,找我座谈嘛。他们是真正研究历史的。我们将来啊,要研究中国当代的历史,那个资料哇,我看都在国外。你文革内部的资料,听说北大图书馆呐…北京图书馆有一套,听说有一套烧掉了。文革的那些资料啊……

陈xx:文革的那些东西呵,民间还有……
李锐:那不全哪 ……
陈xx:不全,但是大部分还有。最可怕的是上边的资料,档案那个地方,到底烧了多少,咱们说不清楚了。

李锐:现在香港倒是出一点东西喽。我也收到什么文革的那些图片啊,出了两厚本,印刷的。
王建勋:周恩来的烧了一些,邓颖超……
李南央:他(李锐)的日记里都有。
李锐:文革的历史啊,我告诉你呀,全部弄清楚啊,那不得了啊。
王建勋:八十年代初,烧了一大批……
邓xx:胡耀邦在的时候,有一千多件,两千来件……

#6 张玉珍谈李锐日记李锐走了之后再出

时间:2015年2月25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张玉珍、韩钢、李南央

张玉珍:反正这个日记,我记得咱们几个人开会,是坚决不同意老头儿在的时候出……
韩钢:对,这个意见是一致的。
张玉珍:哎,老头儿走了以后再出,就这样。

#7 范世涛採访李锐,李南央告知信、1980年前日记已存胡佛

时间:2015年3月1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范世涛、李南央、巴悌忠

李南央:我现在在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中心 ……
范世涛:哦。
李南央:做客座研究员。就是说,你如果是要看他的那个,就是信呐,我父母之间来往的信,还有75年到79年,这个信里头能够看出,他后来给《历史研究》——文革中他怎么写毛泽东初期、早期的革命活动,增补什么的,这些资料现在都在胡佛,你都可以查到。还有他的日记,到1980年以前的日记,都在胡佛研究中心,都可以看到。关于土改那段、关于他给陈云当秘书那段,都有。
范世涛:哦,都有。

李锐:我这个《文集》你有没有?
范世涛:这个我有了。
李锐:哦,你有了,那好。
范世涛:然后,但是那个《日记》很不好买。
李南央:他说的是第一期(卷)到第三期(卷),就是在美国 ……
李锐:那是你编的(手指李南央),那你给他吧,想办法。
李南央:就是《李锐日记》一、二、三。

二、录音

#1 李锐南央谈口述、录入日记

时间:2005年10月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李南央

李锐:我就不晓得丁东,我的那个《口述历史》,他是怎么样。因为我也没有看了,我只看了一篇,发表了。
李南央:他说他都给你了弄好了,在等你看呐。
李锐:就是啊,我现在。哎呀,这个薛京,假如你来当我的秘书,就好了,就把它整好了。薛京,你跟薛京打个(电话),谈一谈。你做的这些事情,完全应当他做的。这个信件呐,都应该是他的事情。
李南央:我现在是这么想,我这两批信件,我都搞完了。
李锐:啊?
李南央:我这两批信件呐,我都搞完了。我下面就,又可以有时间了。

李锐:两批信件就是,《父母昨日书》,和……
李南央:和《云天孤雁待春还》,这两部分大批的手稿已经完全搞完了。那我又有一些余下的时间,你是愿意我帮你做《口述历史》那部分的整理,还是愿意我掺合到你的这个日记里头来,你愿意我搞哪一样?反正你知道,我搞比他们快得多的多,我搞得很快。我是比较愿意搞那个什么呢,搞日记那部分。我想集中精力,先把最难的那部分日记,弄出来,我把需要你来解释的,不清楚的,必须要你本人来解释的东西,我把它用红线 ……
李锐:好像我,日记,待会儿,哪一天呐,你把薛京找到,咱们三个人,把我已经看过的日记啊,我看过的,都不要再看了。
李锐:那就是,你没有看的,我就照着光盘看,就完了。
李锐:那可以。

#2 李锐、李南央谈日记信件整理保留,谈胡佛

时间:2007年10月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李南央、巴悌忠

李锐:我的日记呀,这是个历史资料里面呐,是最有价值的,特别82年以后。
中国的档案呵,不晓得哪年才能开放,已经烧掉一批啦,我知道的。
李南央:而且我觉得,就是你的这些日记 ……
李锐:对周恩来不利的,档案全部都烧掉了。离开延安时候,毛泽东烧掉一批档案,跟师哲在一起,三个人烧的。对周恩来的档案,是胡耀邦一起烧的。
李锐:斯坦福的那个……
巴悌忠:胡佛研究所
李锐:胡佛研究所我去看了嘛,五四运动时候的刊物都有,那个真厉害。
李南央:美国是公开的……
李锐:啊?
李南央:美国是公开的,蒋介石的日记,宋子文的东西。
那咱们就别遥遥无期吧。
李锐:啊?
李南央:别遥遥无期啊。
李锐:不会,不会。我现在眼面前的东西啊,这个十七大的这篇东西写完以后,就不想搞了。
李南央:好,好,太好了!
李锐:我就搞我自己的东西了。搞完日记,我就搞信件。
李南央:好,好,好,太好了!信件那就是还这样,我给你打。
李锐:啊?
李南央:我给你打,打印完了以后,我给你成册,然后什么。但是,你可以挑哇,你可以先挑,哪一部分你觉得先搞好。
李锐:你们现在每年能够回来一两次,就好办了。
李南央:就是说,我给你做完了以后,我不在的时间,你就自己看吧,对吧。

#3 李锐、李南央谈日记注释、分册及封面

时间:2007年10月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李南央

李锐:这个日记呀,我已经改好好几年的了。你那个呢,你那本我翻了一下,那个注解呀,有的你就没有法注,你就不懂得,没注解出来。比如在承德的时候,有些人呐,在张令彬那里的“黄”啊……
李南央:对,我不知道……
李锐:就是黄永胜嘛。
李南央:哦——
李锐:黄永胜、邱会作,我都是在承德时候认得的。
李锐:日记问题呀,我现在搞的,都是82年以后的。
李南央:对呀,我就说,这以前的,就没人给你搞。
李锐:这以前的,你继续搞,你搞好。
李南央:好,好,我已经到79年了,全搞完了。
李锐:搞完啦。
李南央:搞完了,我所谓搞完了,就是全部都打印出来了。但是呢,还没有排成这种,排成书的,就是这一段。然后那一段,我正在弄成书,正在做成书。下一次呢,就是79年以前的,就全部都成书了。
李锐:你那一部分日记,叫做什么名字哩?我这一部分哩,是65岁以后的日记。你的那个,就是65岁以前的日记。
李南央:那就是还是说,还是这样嘛,就叫《李锐日记》嘛,就叫《李锐日记》几几年到几几年,《李锐日记》几几年到几几年,然后你那个,还叫《李锐日记》,然后就82年到几几年。
李锐:……那是两个版本嘛。
李南央:哦,对对对,两个版本,不是一个出版社的。
李锐:封面不一样。封面你用的那个朱维民的画像,那个画像比较好。
李南央:是啊,朱维民也感到安慰呀,人家费那么大劲,给你画。
李南央:“李锐日记”这几个字,(书封面)我用的是你的《出访篇》的那个“李锐日记”。
李锐:可以。
李南央:就用这四个字算了。
李锐:那四个字可以。

#4北京医院李锐同李南央谈日记——张玉珍不理解

时间:2008年3月
地点:北京医院病房
在场人:李锐、李南央

李南央:你这次出院以后啊,你要给自己理一理啦,哪个是最重要的事情,要办的。
李锐:啊?
李南央:哪个是最重要的事情要办的啦。
李锐:我啊?
李南央:要想好了,啊。是啊,写文章第一呀,还是日记呀?
李锐:别的我都不搞了,我把我的日记搞完。这是未了的事情。
李南央:对呀,所以你要把这个事情定下来以后呢,别的事情就要推了。
李锐:啊?
李南央:别的事情就要推了。
李锐:是呀,我现在,我最近不看报纸了。
李南央:信也不要写啦,题词也不要题啦。游泳还游吗?
李锐:游。
李南央:还要游,一定游?
李锐:出去游。
李南央:现在,我就是说出院以后,这是个问题了。
李锐:身体嘛,玉珍确实她是无微不至照顾。
李南央:那是,那是。
李南央:当然,我做这些事情呢,她,理解呀——她很难理解。比如这日记这些事情,她说:你搞这些事情干什么?(笑……)

#5 李锐谈“龙胆紫”存何处,张玉珍不懂

时间:2010年10月11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张玉珍、李南央、巴悌忠

李锐:所以现在呢,奚青提了一个意见,跟张阿姨(张玉珍)讲了,张阿姨就说要跟你们两个人谈一谈。她就是担心呐,担心我啊,她现在就是,从身体到各种原因呐,她害怕。就是希望啊,基本上希望,死了以后再说。
李南央:对,对,那肯定的,绝对的。
李锐:所以,等一等啊,她要跟你们两个人谈一谈这件事情。你们干你们的,我可能,我有精力的话,我也把它看一遍。(注:录像#1,即为这里讲的张玉珍“要跟你们两个人谈一谈”的主要内容)
李南央:那行。
李锐:所以你呀,搞这三套书啊(《李锐日记》1、2、3,《父母昨日书》、《云天孤雁待春还——1975-1979李锐家信集》),那确确实实是对历史有价值的。共产党就是这么搞起来的,把知识分子都俘虏了。斯坦福那个胡佛图书馆呐,我看到了,“五四”运动时代的北大的校刊,它都有。
李南央:这就是所以为什么,你看,蒋介石日记,宋子文的东西,都留在胡佛嘛。
李锐:对。妈妈(张玉珍)的问题就在,她对这些东西,毫无认识,她不懂得。人是个好人,她完全不理解这个东西的价值。所以,你那个三套书在国外的影响啊,那是,我估计是很大的。
李南央:你想给谁——“龙胆紫”(秦城监狱马列文选内书龙胆紫诗原件),你想给谁?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想法。现在肯定是不行。我现在的想法是,暂时存在哈佛或者是斯坦福。
李锐:我们都可以谈,下午,公开来谈。她就是担心呐:“这个好东西不能留在国外”。
李南央:但是,问题是,只有留在国外,你保存下来啦。
李锐:就是、就是,她不懂得呵。
李南央:你留在中国,你换一个头头,就没有啦。
李锐:这点我知道了,我这个所有的东西呀,现在国际上重视。

#6 李锐对南央谈赞成存胡佛

时间:2015年11月4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李南央

李锐:(轻声说)你们要注意这个问题(前面谈到要南央特别表示对张玉珍对他照顾的感谢)。(正常声音说)我倒是赞成你啊,赞成那个胡佛图书馆呐,蒋介石日记都在它那儿。我进去看过,胡佛图书馆,它还有什么哩,“五四运动”的时候,北京大学,所有北京这些他们校内的刊物,它有全套,国内都没有的。

#7 李锐对傅家姊妹谈南央夫妇帮他整理日记发表

时间:2017年4月13日
地点:北京西城区木樨地22号楼李锐寓所
在场人:李锐、李南央、傅家姊妹(湖南人,所以李锐用了湖南方言)

李锐:所以我这一生的经历呀,能够让我啊,把这三个问题搞清楚。而且我哩,还敢讲一点话吧。我写的文字方面,大概总有上千万字,这套《文集》是五六百万字,还有其它的。我的这个女儿现在也帮我的忙,他们两个人,把我一些东西、日记什么整理发表出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