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总理被画成特朗普的导盲犬 纽时停刊政治漫画引新闻自由探讨

6月18日一名女人在加沙手持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被红色叉掉的画像路透社Ibraheem Abu Mustafa供图


在6月22日刊发的法国主流报刊中,我们为您重点选取解放报头版头条有关纽约时报的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的政治漫画风波的系列报道,关注新闻自由度引发的争议。

头顶犹太小圆帽“基帕”的特朗普戴着太阳镜,神情严肃而专注地被一只导盲犬指引着往前走,而导盲犬的头则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样子,胸前拴着以色列标志性的六芒星。这一幅漫画在今年四月底刊登在纽约时报的国际版面,出自葡萄牙漫画家安东尼奥-莫雷利亚-安东之手,一经刊发就招致极大争议,被认为具有严重的反犹倾向。

刊发三天后,纽约时报在一份公告中道歉,表示“该报为在美国境外发布政治反犹漫画而致歉,承诺不再会发生类似事件”,同时称“这种肖像始终是具有危险性的,编辑部将进行重大改革”。的确,纽约时报抓紧时间做出了改变:五月,领导层宣布停止刊发外部漫画家的作品;六月上旬,宣布终止给国际版面供图的两名漫画家的合同;纽约时报观点版面负责人表示,七月开始,将“为了使国际版和美国版更加和谐,停止刊发政治性质的日常漫画”。

虽然纽约时报在这一系列举动和上述“特朗普被长着内塔尼亚胡面容的导盲犬带领着前进”的漫画风波之间非常谨慎地没有做出任何联系,但其中一名被解除合同的漫画家帕特里克-夏帕特认为,这两者之间当然有联系。他在博客上的观点被解放报引述,称“我叹了一口气,把画笔放下了,多年的工作被仅仅一张漫画,甚至不是出自我手的漫画毁于一旦”。夏帕特还表示,“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有大量的道德说教者,他们大量在社交网络上集结,像风暴一样扩展开来,冲击着新闻媒体编辑部”。

而风波中心的漫画作家安东在解放报的采访中则坦言,自己的作品“并没有反犹元素”,其中被人诟病的多个元素,例如长着内塔尼亚胡脸孔的导盲犬胸前佩戴的六芒星,“是以色列选来作为国旗元素的,并没有反犹太教的意思;而且漫画里特朗普戴着的犹太小圆帽,是特朗普访问以色列的时候自己戴过的,并非杜撰”。安东认为,自己的漫画“显示出反对犹太复国主义,但并没有反犹的意思,很多人都把反犹太复国主义和反犹混为一谈,尤其是特朗普本人,而这幅漫画的本意,是讽刺内塔尼亚胡政府的政策,跟反犹毫无关系”。安东透露,在漫画发表之后,自己收到了很多的攻击,很多人指责他是“纳粹反犹漫画家”,但他内心是坚定的,认为这一幅作品和他此前创作的其他漫画并无二致,其中有“反特朗普的,反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反普京的漫画”。

在葡萄牙,安东作为漫画家非常出名。这位具有将近四十年漫画生涯的“国际新闻漫画”(WPC)奠基人之一,此前也并不是没有因为画作引发过风波。此前他曾经因为画了教皇保罗二世的鼻子上有一只避孕套而引发葡萄牙议会的关注。当时这幅画的创作背景是因为安东不满意于教廷在抗击艾滋病的世界努力当中,呼吁人们不要使用避孕套。

解放报分析认为,美国媒体虽然有着漫长的刊登政治漫画的传统,但纽约时报是一个特例,就算在政治漫画的黄金时代也非常谨慎。虽则如此,本次安东的漫画风波还是引发了有关新闻自由度的广泛探讨。解放报在社评当中指出,“如果世界上的所有政治正确都联合起来,消灭掉所有让其感到不舒服的言论,世界将重返审查,与自由社会的奠基者们的理念背道而驰;自由的确会让人感到不适,激怒人们,甚至伤害到人们,但这是社会保持多元的代价,是把公民视为成年人,而非幼童的代价”。

除此之外,解放报当天还关注了美国和伊朗的紧张局势,格鲁吉亚大规模反饿示威游行,通用电气公司裁员上千人引发抗议,女足世界杯等内容;同一天的费加罗报也关注了上述新闻,同时报道了法国下周多地逼近40度高温,气候和生态危机,法国传统党派内部政治重组,毛里塔尼亚权力更迭等内容。(法广RFI 呢喃)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