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高玩具引起生死教育之爭

 

樂高一款以葬禮為主題的積木玩具引發人們對生死教育的思考,尤其在當下,中國生死教育的發展相對緩慢而有限制。

文/孫雅靜

不久前,奧地利維也納中央墓地的葬禮博物館與丹麥玩具公司樂高(LEGO)聯合推出一款以葬禮為主題的積木玩具,引起不少爭議。

0701123

以葬禮為主題的樂高積木玩具

據媒體報導,此次推出的葬禮樂高主題玩具有三個套裝可供選擇:墓園套裝包括墓碑、墓坑、挖掘機和墓園工作人員;火葬場套裝包括焚化爐和棺材;悲傷家庭套裝則有父母親和孩子的人物形象、一個死者和一具骨架。主題設計的涵蓋流程為焚化、入土為安和最後的送別。

雖然樂高已經盡力用一種卡通的方式把死亡和葬禮表現得相對輕松,但這套以黑灰色為主色調的積木,還是和以往樂高色彩明艷的活潑風格有很大差異,這也在網絡上引發了熱議。

不少網友表示葬禮樂高玩具「是一個很好的設計」,一起搭積木可以更好地打開話匣子,更好地「讓孩子明白死亡是生命必經的過程」。但是也有家長擔心,葬禮主題的玩具積木會給心智不夠成熟的孩子留下一些陰影,認為這些葬禮場景設置太「病態」。

其實,如何向孩子解釋死亡和生命的離去,一直是所有家長和老師需要面對的難題。而如何針對兒童群體進行高質量的生死教育,在社會上常常是一個容易被人忽視、甚至故意迴避的議題。隨著近年來香港和內地的社會組織和學校積極推動死亡教育的發展,這在今天更加成為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死亡降臨,沒有人天生就知道如何應對;學會理解生死,其實是每個人都需要學習、準備的課題。

在美國,談死亡有開放空間

 可以說,生死教育在美國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自1980年代開始,美國聯邦政府教育部就規定開始在中小學實施「生死教育」,如今全美中小學和幼兒園均有開設相關課程。

而推崇這項教育的原因是,美國教育界普遍認為,生死教育對於幼兒來說的意義極其深遠。研究顯示,幼兒一般從四五歲開始對死亡產生好奇與疑問,如果得不到父母或老師的正確指導,無法獲知真相,極易受到誇大不實、扭曲資訊的影響,從而產生錯誤或片面的死亡認知,而這可能會導致他們在成長為青少年後,發展出極端的死亡觀念,甚至是自殺傾向。

同時,美國人還把對兒童的生死教育作為情感教育的一部分。一些中小學會邀請專業殯葬人員或重症室護士,與孩子們討論死亡的事實與情景,並讓孩子們模擬遇到親人車禍死亡的故事,指導他們什麼是應對悲痛感情的正確方法。還有一些孩子會在家長或老師的帶領下,來到為絕症患者提供臨終服務的場所,通過在與即將離世者的告別中學會面對死亡。

在美生活,從事教育行業的紀舒告訴《超訊》,雖然她沒有接觸過美國學校中有關生死教育的具體課程,但是她認為美國的文化語境比較開放,所以人們對「死亡」的話題不會過多迴避。在家庭教育中,父母也會以比較直接正面的方式來回答孩子提出的死亡問題。

她與《超訊》分享個人在生死教育方面的經歷,表示平時也會通過生活中的點滴小事來與兒子進行討論,借助生活場景中的小動物舉例向他說明死亡的含義。紀舒說:「在這方面,我反倒是覺得大人可能需要比孩子受更多的教育,才能正確地引導孩子。而且這種教育也需要包括一種情感上的疏導。」她認為,除了理解死亡,如何在面對死亡時從情感上給予孩子支持,也是一項重要的課題。「首先要瞭解小朋友的心理需求,同時也要幫助他們在這種時刻去做一些心理建設,告訴他們,在面對死亡時出現悲傷、痛苦等負面情緒是正常現象,對他們的情緒表示認同,然後再一起幫助孩子完成情感的抒發和過渡,才是比較好的。」

摸索中前行的中國生死教育

相對於美國開發包容的文化語境,香港、中國內地談死亡的環境還比較封閉,這也導致生死教育的發展相對緩慢而有限制。

香港社會並不像台灣那般重視生命教育,作為一個東西文化交融的國際都會,香港社會價值既矛盾又多元的,加上競爭激烈、急速轉變、崇尚自由和傳媒發達等因素。對於生死價值的討論似乎極少見。

《經濟學人》於2015年分析全球八十個地方的善終質素,公佈各地「死亡質量指數調查」:英國排第一,台灣排第六,新加坡排第十二,香港僅排第二十二。不少接受採訪《超訊》採訪的港人都曾感嘆,在香港,根本沒有空間談生死。

香港市民到墓地献花祷祝

雖然香港的課程發展議會早在20世紀初就曾試圖在學校推行以德育及公民教育涵蓋各相關教育,但多年來依然處於艱難的摸索階段。做出嘗試的香港學校,大多將生命教育算在德育和公民教育的範疇內。據已發表的文獻資料顯示,天水圍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公益社中學是香港最早開展類似課程的學校,於 1996 年便推行校本生命教育課程的探索;其後,天主教教育委員會於 1999 年亦推出了愛與生命教育系列。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系於 1999-2001 年獲優質教育基金資助,推行「宗教與人生:優質生命教育的追尋」計劃,是大學界別首個以生命教育為題的項目。

更有一些自發的香港民間組織,在努力推動社會對於生死教育的重視。2006年,香港生死教育學會就正式成立,多名醫護人員,大學講師、專業社工及宗教界人士組成這個團體,與學校、社區合作開展形式豐富的活動,希望透過推動本港生死學普及教育,加強社群對生死概念的認識,從正視死亡的事實中反思生命。

近年來,內地不少高校都陸續開展死亡教育的課程。一直以來,死在中國文化中禁忌也在被慢慢打開。前段時間山東大學基礎醫學院醫學心理學與倫理學系副教授王雲嶺就因開設了此門課程並廣受學生歡迎,在網絡上引起熱議。不少上過該課程的學生都感慨,指出課堂除了傳統的講座形式,更增加了旁觀遺體告別和火化、參觀骨灰寄存室等內容,在年輕時能夠有領悟生死的機會,受益良多。

王雲嶺教授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雖然課程名叫死亡教育,但實際上也是一種生命教育。讓學生認識到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再反過來對事業、人生、社會有更豐富成熟的認知,更大意義上促進學生的生命成長。」

在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大學腫瘤醫院主任醫師顧晉也提出了從中小學生開始開展死亡教育的建議。他在接受訪問時提到諸多與之有關的話題,表示很多癌症晚期患者飽受病痛折磨,但家屬往往拒絕接受舒緩治療,怕被認為不孝;當代年輕人自殺現象也時有發生,尊重生命的教育還有欠缺。

死亡,或許一直是中國文化中難以跨越的禁區。高質量的死亡教育,可以說對於提高整個生命質量都是重要的環節。正如王雲嶺教授曾說過的那樣,「死亡教育,雖在談死,實則論生」。理解死亡,接受死亡,或許才有向死而生的力量。(超訊6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