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主播跨洋对话与中美为何而战


                                                           美国福克斯电视网女主播翠西·里根与中国环球电视网女主播刘欣隔空辩论

 

(微言微语/法广RFI 特约桑雨)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的背景下,一场中美两国电视台女主播的电视辩论,一周来刷屏国内社交平台。其实,中国国际电视台英文女主播刘欣原本在国内几乎谈不上知名度,但刘欣此次的推特约辨,党媒的高调站台,却引发墙内网民的普遍期待,民众首先发问“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女主播和党媒那样拥有推特账号?”,为什么不能开放互联网?这其实无形中已经触及中美贸易谈的核心问题。

接下来网民质疑这场辩论是否能在墙内直播,因为了解中共党宣的人都知道,除个别体育赛事外,凡不受国内导播控制的任何节目都不可能在中国直播,更别说一场涉及政治经济议题的辩论。结果不出所料,直播并未发生,也决不允许发生,墙内网民看到的是过审后的剪辑版。习惯以输赢论是非的国人对这个十六分钟的辩论似乎是失望的,因为那不是辩论, 而是访谈;但对于党宣而言,只要央视记者在美国主流媒体受邀访谈,就已经完胜,已经传递了中国党媒立场,树立了党宣的正面形象。

 

对刘欣的表现,有网友发帖说:“辩论归来,志得意满,自我感觉良好,周围的人都在夸赞,她自己也感觉自己胜利了,官方媒体纷纷报道,宣布她完胜,美方无言以对,意淫达到高潮。”

 

墙内访谈剪辑版剪掉了开场刘欣强调自己不是党员的内容,对此,有推友发推说:“刘欣开宗明义向全世界宣告自己不是党员,这和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复旦大学竞选人民代表的学生候选人宣告自己不是党员有得一比。 不过学生候选人获得经久的掌声,而刘欣却没有。因为学生候选人讲的是真话! 而刘欣的话信者有几何? 但很显然:和中共划清界限已经成了建立信誉的前提!”

 

刘欣在“跨洋对话”后,接受了央视《面对面》栏目的采访,她在访谈中特意提到她戴的玉佩,说她当天专门选择戴玉佩,意味“宁可玉碎,不可瓦全”,这段配合反美党宣的高调表白,立刻招致网民的反弹,有网友发帖说:“拉十几亿人陪碎?霸气,可与扬言放弃西安以东人口的某将军比肩...”。

 

在这场被环球时报誉为“史无前例” 的跨洋对话中,刘欣就翠西·里根有关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问题的回答,基本重复了中国官方一贯立场,用网友的话翻译一下,就是“大家都偷,所以我偷不算偷”。既然刘欣没有对中方侵犯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移予以明确否认,从外媒角度看,就相当于承认,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因为正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导致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

 

一篇题为《中美为何而战》的网文这样写道:“美中谈判的核心问题其实是针对中国大规模盗窃知识产权的美方保卫战;而中国作为侵害方,在谈判中对此一直躲闪回避,最后索性推翻前议,宁可承担高关税,也不愿切实终止侵犯知识产权的活动。

 

其实,早在去年12月3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接受美国全国公共电台访问时就指出,中美谈判的主要内容并不是关税,而是让中共进行结构性改革,“即阻止中共窃取知识产权,停止强迫技术转移,不再对美国的技术进行各种侵略。”纳瓦罗说,“我们要看到中国是否发生了可验证的、真实的、立竿见影的结构变化。这就是我们的底线。”

 

把这场围绕侵犯知识产权的谈判说成是“科技战”,可能混淆美中双方的位置。显然,在大规模盗窃知识产权方面,中国是进攻者,而美国是防卫者;美国并未侵害中国的知识产权。

 

30年前,中国开始大量引进外资,当时能引进的主要是港台企业和西方国家成熟的工业技术和即将过时的工业设备,虽然中国实行了“以市场换技术”的方针,事实上迫使外企转让技术,但并未引起国际社会的反弹,因为这类技术的转让不致于威胁到发达国家的经济基础。然而,30年后,中国面临的形势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据《日本经济新闻》最近报道,10年前,全球企业的净利润中,美国约占25%,而现在这个比例已大幅度上升到39%。其原因是,美国已经形成了由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创造利润的产业结构。代表技术实力的专利及代表品牌影响力的商标权等无形资产已达到4.4万亿美元,超过了工厂及店铺等有形资产;美国企业无形资产占企业总资产的比例已达到26%,是10年前的两倍以上,而日本现在的这个比例还只有6.4%。

 

上述数据表明, 一个国家能否迈过从低素质进入高素质发展的门槛,其标志就是国民经济当中知识产权的收益占多少。中国虽然自主研发的能力和投资不多,却十分明白,靠廉价劳动力赚得的利润只是制造业产业链当中的很小一块,于是当局就想到了用各种非法手段去“捞”外国的知识产权、以便获取知识产权收益这样一条“捷径”。

 

另一方面,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已逐渐转变为知识产权支撑型经济结构,在这种情况下,保卫本国的知识产权不被偷盗,既是维持就业和企业利润的基本前提,也是守护知识产权财富的唯一途径。而中国“夺取”他人知识产权的企图,不仅仅是硬抢外国企业的知识产权收益,而且也夺走了发达国家的知识产权财富。于是就有了去年以来中美之间以侵犯知识产权为主题的贸易谈判。

 

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活动大体上可分为两部分:假货和盗窃技术机密。如果说,前一种是明目张胆地盗用美国公司品牌、用假冒伪劣产品侵占美国公司的市场,那么,后者就是技术间谍活动; 前者对美国公司的侵害数额相对有限,而后者是一次性地造成美国公司的巨额损失,让被盗的美国公司多年的研发投资血本无归,且可能长期面临中国仿造品的挤压而破产。

 

据美国知识产权被盗问题委员会发表的一份报告称,中国仿冒、盗版以及盗窃商业机密等与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的损失在2,250亿美元至6,000亿美元之间;其中,仅盗窃商业机密一项就令美国经济损失1,800亿到5,400亿美元。

 

一个月前,美国联邦调查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表示:“中国开创了一种有广泛社会参与的方法去盗取创新,它采用了任何可能的手段,从各类企业、大学和组织盗窃创新成果。中国通过情报机构,通过国有企业,通过所谓的私营公司,通过学生和研究人员以及代表中国在海外工作的各类主体收集情报。”他提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在全国设有56个办事处,这些办事处调查经济间谍案件时,几乎都指向中国。在侵犯知识产权的大量活动已经引起美国政府高度关注的情况下,中国在这条道路上还能走多远呢?

 

本文作者,中国经济学家程晓农最后写道,有趣的是,中国官媒对美国联邦调查局长的上述谈话不仅作了报道,而且把英文原话中的“societal approach社会参与”夸张地译成了“全民皆盗”,而原话却并没有贬义。官媒的意图或许是挑起中国民众的反美情绪,或许是变相地为偷盗知识产权活动“正名”?”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