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怒吼

香港,17日凌晨,支持反占中人士的纸条和反暴力的头盔。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香港一场破历史纪录的大示威爆发后,被指“后台老板”的北京当局一声不吭,被要求下台的特首林郑月娥公开发表声明道歉;但没有表明将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组织反送中的泛民团体“民阵”则声明,港府如果拒绝他们提出的五诉求,市民不肯罢休。

在上周日爆发百万港人反送中示威,接下来包围立法会的民众遭警方暴力驱逐之后,香港的局势对港府以及站在港府背后的北京越来越不利,美国两党推出『香港民主人权法』,准备每年审核香港自治状况,与美国赋予香港的特殊待遇挂钩。情势严重,据传中共常委、主管香港事务的副总理韩正南下深圳坐镇,特首林郑月娥才于周六正式表态暂缓修订『逃犯条例』。然而为时已晚,十几年来,“一国两制“被中国大陆拼命打压,铜锣湾书店五名店员公然遭北京劫持,要求直选的占中领袖遭审判,学生领袖被关押种种,北京越来越不可一世的强硬态度终于迫使港人破釜沉舟,修例就成了爆发这一历史性对抗北京当局的导火索。是故,林郑月娥暂缓修例的表态并不能够让示威者满足,当局会不会秋后算账,会不会在适当的时候再来二读,于是有了这个星期天,6月16日据称接近二百万示威者的惊天行动。一座只有七百多万人的城市,这么多人出动示威,这个巨大的比例在全世界也极其罕见。

香港不是北京,金钟广场不是天安门广场,林郑月娥被迫“放下身段”发表声明,承认由于政府工作上的不足,让许多市民感到失望和痛心,为此向市民致歉。林郑在声明中表述“政府重申并无重启程序的时间表”,但是示威者继续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据香港明报引述“政府消息”人士,声明中提及的“政府重申并无重启程序的时间表”就等于『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自然死亡”,形同“撤回”条例。这一说法的可信度并不低,其实,周六林郑月娥表示暂缓修订条例后,就有分析人士指出实际上这是政府有脸面撤退的说辞,很难想象港府甘愿再度冒着人民起义的风险伺机二读。但是,香港的事已至此,港人的愤怒其实已指向更深广的内容。这些内容有些已经从他们的声明体现出来,比如民阵提出的五诉求:五诉求包括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追究警察开枪镇压;不检控和释放反送中示威者;撤销定性6月12日集会为暴动,林郑月娥问责下台。声明称,如果政府拒不回应,定会激发更多市民开始罢工、罢课、罢市,“二百万+1位”市民一定会继续出来游行上街,直到胜利为止。

联想到2003年反23条,联想到为争取港人直选权而发动占中行动的那些领头人的遭遇,百万示威者的矛头恐怕遥指林郑月娥的背后,这就是北京当局,以及北京当局的领导人习近平。香港人曾被允诺在2017年直选特首,随后可以直选二分之一立法会议员,但是他们的这种可能性就是在习近平手上被以极其强硬横蛮的方式埋葬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香港市民所要求的不多也不少,其实就是要求北京回到香港回归中国大陆前承诺的赋予香港“一国两制”地位,且五十年不变的轨道上来,保证港人司法独立,舆论言论媒体自由。从这次反送中的行动如此强烈来看,习近平上台后加速限缩、打压港人自由空间,几几乎摧毁一国两制的举措彻底激怒了港人,香港人曾被压抑的心火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们的行动被形容为香港保卫战并不过分。

香港今天与北京愈行愈远,与北京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挤压有很大关系。几年前,泛民派为捍卫自由发起“占中”行动时,舆论强调的是香港社会的对峙和撕裂。林郑月娥担任特首发表演说时也曾表示,她的首要任务是弥补香港社会的政治撕裂。但从这几日港人惊天动地的示威规模看,香港人捍卫自由的决心铁定,他们对峙的目标一致,矛头只有一个---中共当局以及被视为傀儡的港府。从网络反应看,即便近年到香港的中国大陆移民,也参与了这场游行,他们也不愿意回到一个自己曾经熟悉的那样一个被人钳制的社会。

无论林郑月娥的政治前景如何,未来的特首是谁,香港人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现在,习近平当局利用占中失败后支持建制派分割民主派的分裂之术恐怕难以奏效了。对习近平来说,恐怕更严重的问题就是中国大陆正面临着一个日益充溢着自由精神的香港的威胁,这种自由精神越来越凸显,敢于抵抗独裁的声浪愈来愈大,这不能不说和习近平的“培植”有关---强人企图压制一切,把金钟当天安门,把香港当中国大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从上次雨伞革命到这次反送中,主导抗议的是香港青年一代,他们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有力量,有分析指出:“香港的绝大多数人已经丢掉了对中国政府的幻想,他们在进行捍卫自由、法治的最后决战,这个决战不仅在街头,更在人们的心头!” 这对习近平的统治不是一个好消息。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