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葆童心:不是装嫩而是求真

 

岁月永远年轻,我们慢慢老去,你会发现,童心未泯是一件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宫崎骏

我相信,宫崎骏这句名言感染了大多数人,尤其中年以后的人。在六一儿童节这天,我在朋友圈看见了很多校友会就选在了这个节日,并且都是毕业30年、40年、50年的校友会,这无疑是一场场追忆童心的校友会。同样是在六一儿童节这天,我还看见了几个悲催的视频,一些大妈们为了追忆童心,却闹出了重度伤残的悲剧。

该如何评论这些“童心未泯”的大爷大妈呢?

但凡用形而下的仪式感去追忆童心,追忆的不是童心,而是在追忆童身,不客气地说,就是装嫩。装嫩,是对衰老的不甘,是深藏对死亡的恐惧。他们本想用年轻的身姿告诉人们“我还年轻”,但事实上却以垂暮的心态在宣示“我真的老了”。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并不懂何谓童心。

何谓童心?罗素说:“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这三种纯洁而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这就叫童心,纯洁的激情,原生态的精神世界。试问,六一校友会的大爷大妈们,他们会有童心吗?试问,那些玩火车跳大绳的大爷大妈们,她们会有童心吗?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他们和她们干了一辈子龌龊事,只想返老还童永远霸占尚未被他们糟蹋够的世界。

永葆童心,这是一个成人世界的概念,做到它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但却很难,因为那是上天赐予的一种觉悟智慧。

二战期间,一架英国战机在德军占领空域飞行,被很多高射炮击中,有的炮弹直接打进了油箱里,但奇迹的是,这些炮弹并没有爆炸。英战机飞行员返回基地之后,机师从机身中取出了11枚高射炮弹,打开时才发现,这些炮弹里没有炸药。其中一个弹壳里有一张用捷克语写的纸条,上面写着“我能做的,仅此而已”。这些做过手脚的炮弹是德军工厂里捷克工人的杰作,他们在严密监视下做出了很多空炮弹。

这些捷克工人的所行所为就叫永葆童心,试问,你我能做到吗?你我敢做到吗?这个空弹故事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成年人要想永葆童心,必须要有明辨是非、心向正义、甘冒风险的精神气质,说到底,勇于坚持真理才叫永葆童心。成年人做王二小不叫永葆童心,而是在万般危险中敢于抬高一寸枪口才叫永葆童心。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是不是童心未泯,不要看他的皮囊,更不要看他装嫩,而是要看他的眼神。只有精神世界发光的人,他的眼神才可能发光。霍金就没法与任何人比年轻,但霍金的眼神却一生闪烁着年轻的光芒,那是一种对未知世界有着强烈好奇的探照灯,这就叫永葆童心。如果一个人脑子里尽装着油乎乎的东西,无论他或她怎么装嫩,浑浊的眼神会毫不留情地出卖他衰老的灵魂。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能看见一群未成年孩子,我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升腾起喜悦、朝气与生命的感召,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散发着成长的活力。莎士比亚说:“一个人一旦停止了成长,无论他多大年纪,都意味着他已经步入垂暮之年”。对,成长,是代表童心存在与否的典型标志。

然而,中西方的“成长”概念却不是一回事。西方人的成长,是在求真的旅途中不断实现自我,而大国人的成长,完全就是成熟的替代词。什么叫成熟?这个大家都懂的。在大国,青少年成长期最容易遭受的经典呵斥语就是:“你太天真,你太年轻,你太幼稚”。也就是“你太不成熟”的意思。成熟,是成长的天敌,是围堵童心的铜墙铁壁。

在西方只有养老金没有退休金,退休这个概念非常中国。“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该歇歇了”,这就叫退休,是针对有公职的人的一种特供术语。为什么西方没有“退休”一说?因为西方人没有黄昏,无论多大年纪,只要自己能干自己想干,没有一个老人会说“我该歇歇了”。所以,在西方任何一个国家,你都看不见公园里白衣飘飘打太极拳的壮观,看不见傍晚广场舞的狂欢,看不见左邻右舍麻将地主的喧嚣,看不见三五成群摆茶弄酒的悠闲。而这些,恰好是大国退休老人的标签。

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差别呢?

昨天1300多万中学生高考结束,这 1300多万本具有童心的青少年彻底废了,因为他们从此走上了湮灭童心的不归路。正如富兰克林所言:“有的人25岁就死了,但等到85岁才埋”。对,富兰克林就是说的这些高考娃。他们会去竞争各种具有退休资格的职业,他们将成为有班上的人,他们大多数都会退休的,他们退休后会打太极拳,他们是消费权健系的主力军。到了85岁会写自传,死后还有一篇长长的祭文。这就是中国高考娃的一生。

数以亿计的大学生和数以千万计的高学历分布在科研院所和高档写字楼,但为什么深圳那家最牛高科技公司还会被川叔抡成狗熊呢?前不久在“知乎”爆红的一位资深职场女白领的一句话最能一箭穿心,如下,这也是我早就想说但却没说出来的肺腑之言。

以前我认为,不上班的人是在混日子;
现在我才知道,上班的人才是都在混日子。

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孩子一出生不能输在起跑线,千军万马拥挤一条独木桥,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激烈竞争一个能混日子的机会。没班上的人是混不了日子的,譬如农民。进一步说,整个市场生态就是一群混日子的人在吃一群不能混日子的人,而前者基本都是参加过高考的。他们退休前名副其实地混日子,他们退休后名正言顺地混日子,也只有他们才有闲钱剩米搞什么六一校友会,也只有他们才有装嫩的资本,至于童心嘛,早在30年前、40年前、50年前就没了。

很多人对高考还带着一种“最公平”的念想,根本没有透视其恶。当用人机制是一种混日子优先的机制时,高考这座独木桥就将全部聪明人收罗进了混日子的一边,而把次聪明的人推进了不能混日子一边。这意味着什么呢?整个经济生态,就是一群次聪明的人创造财富由聪明人享受,次聪明的人累死累活还没得养老金。

西方人一辈子都童心未泯,因为他们从小没有起跑线,他们天天都在起跑,哪怕是风蚀残年,卡特也还要去工地搬砖。他们更没有高考独木桥,他们条条大道通罗马,每一条大道上,如果不是自己特别喜欢,中途可以切换,无须混日子的,也没有谁想混日子。因为尼采说:“凡是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整个社会生态就是,由聪明的能干人撑起了次聪明弱势的人生安全,双方都活得有尊严,人人脸上阳光灿烂,眼神里写满了真诚和友善,这就是童心童颜。

但中国人就不一样了,起跑线实在太苦了,高考后再也没有童心的原始激情,中途只想歇歇,如果没机会混日子,那是极不爽的。“工作轻松离家近,每天睡到自然醒,别人加班我加薪,数钱数到手抽筋”,这是中国人尤其职场人奋斗的最高理想。尽管也有“活到老学到老”的传统文化,但学到老也只不过是为了更好地混到老。整个社会生态就是,由一群没机会混日子的次聪明弱势撑起了聪明能干人一生的混吃等死,弱势活得很卑贱,脸是苦瓜脸,强势活得很卑鄙,脸是不要脸,人人眼神里充满了防盗防坑防暗算,哪还有什么童心童颜?

永葆童心,这对中国成年人来说是一个非常苦涩的概念,如果不要童心,尚能在大街上走一走,如果真要童心,就只能去里面走一走。童心是中国成年人脑海里的一个古董,虽然拥有值得傲娇,但终究贵得离谱,不是谁都能下单的。虽然我们不能永葆童心,但还是可以追忆宫崎骏:“如果把童年再放映一遍,我们一定会先大笑,然后放声痛哭,最后挂着眼泪,微笑睡去”。

沉雁,微信公众号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