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北京,香港为捍卫自己的自由动员起来了!

法国世界报

(法广RFI 阿曼亭)香港对抗北京为捍卫自己的自由动员起来了,这是法国世界报周一刊出的一个大字标题。副标题指出,星期天,香港有超过一百万人游行,抗议允许向中国大陆引渡的法案。

署名Florence de Changy的文章写道,香港大游行的组织者们周日晚上表示,当天参加反送中大游行的人有103万。星期天,游行的队伍不得不应警方的要求提前了半个小时出发,原因就是,参加的人太多,看到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警方要求游行队伍提前出发。

星期天傍晚时,游行者来到了香港立法会,然后十几名参与者开始在立法会前静坐。后来,在大约午夜时分时,由于抗议游行的许可马上就要到期,立法会附近发生了暴力冲突,一些示威者试图进入大楼并扔瓶子和铁棒。随后发生了几个小时的冲突,警方使用胡椒喷雾和警棍,并逮捕了一些人。但是,在长时间且炎热的游行期间,示威活动是和平的。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表示,参加游行的,有各年龄层和社会阶层的香港人,有老人,甚至也有许多儿童。10岁的托比说,“没有人想在中国蹲监狱!托比的身为教师的母亲说,“我们是香港人,我们有权在香港受到审判”,托比的母亲担心中国统治的未来,她说,“对于我们的孩子,我们看不到未来。我们知道我们不能相信中国政府。这就是我们反对这项新法律的原因。”

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说,“自由的价值比彩票中奖还要重要得多。”

梳着短发的一位退休女士说,她身边的普通香港人都认为,“香港处于死亡的危险之中。”这位女士还说,“对我,没有什么问题,我老了,很穷,我从来没有和中国大陆有任何关系。但是我来游行是为了香港,不是因为我不想被引渡,而是因为我希望,香港继续是香港!”

一位在金融界工作的.带着妻子和两个小女孩的父亲说,“这是我们第二次走上街头。”这位穿着优雅运动装的父亲还说,上一次是2012年为反对爱国主义教育项目他上街参加了抗议游行。他说,“我们不能接受儿童的未来受到威胁。”一名在公共卫生专业学习的学生则说,“虽然我们仍然不能去投票,但我们还有游行的权利,这是我们唯一的民主形式。我们要利用这一权利!”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还表示,参加游行的抗议者除了反对“送中”,他们还要求三名香港政治家辞职:首先是自2017年以来执政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她虽然拥有出色的官僚技能,但被证明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战略家,并且已经面对人民犯了大量的错误;第二位被要求辞职的是,因各种丑闻而非常不受欢迎的香港政府律政司司長郑若骅;第三位被要求辞职的是,理论上负责引渡问题的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指出,星期天的游行是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香港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在此之前,香港最大规模的游行发生在2003年,当时有50万人参加,最终导致当局放弃了反分裂法“第23条”。

2012年,几次大型游行也使得当局放弃了在学校实施爱国主义教育的法律。但是,2014年,尽管有持续79天的抗议,香港当地政府并没有向示威者在有关政治改革的问题上做任何让步。

这一次,香港政府星期天晚上表示,批评的意见已经受到考虑,相关的引渡文本将于周三在立法会按计划进行讨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