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能如愿让香港成为G20大阪峰会议题吗?

2019年6月26日晚,上万港人在爱丁堡广场集会,呼吁“G20 Free Hongkong"(G20解放香港)图片来源:路透社/Thomas Peter

(法广RFI 瑞迪)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28日即将登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7日已经抵达日本。中美贸易战走向以及将在29日举行的中美领导人峰会是这次20国集团会议的一个重要看点,但香港市民连日来的反送中运动也采取了新的策略,他们不断呼吁20国集团领导人在大阪峰会期间,就香港问题,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施加压力。26日,示威民众向19个20国集团成员国驻港领事馆递交了请愿书;当晚,上万人在香港爱丁堡广场举行集会,打出“G20解放香港”的口号;一项民间筹款行动短时间内就成功筹得足够资金,自27日起,陆续在《金融时报》、《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刊登广告,呼吁“G20 与香港站在一起”(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 20)。香港议题会成为本次G20 峰会的一个主题吗?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教授、时事评论员林和立先生认为,虽然这是香港自主权回归以来,争民主社会运动首次向国际社会争取支持,但他不认为G20峰会会公开讨论香港话题。

林和立:“香港主权回归二十多年来的反北京、要求民主的运动,这是抗议者第一次呼吁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支持,希望国际社会向北京施加压力。这是很特殊的一点,也是这次运动的一个特色。但是,把香港议题放入G20讨论议程当中的机会比较小,因为G20主要是讨论国际经济、金融问题。个别领导人,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习近平单独会晤的时候,有可能会提到香港问题;其他支持民主、支持国际惯例的西方国家可能会私下向习近平施加压力。但公开将香港议题纳入G20议程机会不是很大。”

法广:以您对中国内地政治生活的多年观察,您认为,港人如今呼吁国际社会的帮助和支持,是否已对北京形成了一种压力?

林和立:“对。北京一直坚持所谓中国模式,包括北京对于香港、台湾、新疆和西藏的政策符合当地民众的要求,值得国际社会赞扬。但这一次很明显,香港居民反对北京对香港政策越来越严厉,“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的方针好像都忘记了。尤其是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对香港施加很大压力,把“一国”放在“两制”之前,而且,进一步扼杀了香港的很多自由,包括言论自由等,司法独立受到威胁。所以,这次北京的确受到很大压力。但北京不可能做什么让步。唯一可能发生的是,由于这次香港民众表现非常勇敢,而且持续了很长时间,所以,一些可能不利于香港自由的恶法,比如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即国家安全法)有可能会延期,也说不定要拖延两、三年才推行。”

法广:现在特首林政月娥处境非常孤立,已经多日不曾公开露面。抗议游行的香港民众要求她下台。您觉得:林郑月娥下台、辞职的可能性有多大?

林和立:“北京肯定已经对林郑月娥办事能力失去信心,但是在没有合适的接任人选之前,不会把她开除掉。所以,林郑可能还会继续担任行政长官一、两年,可是她的权力的来源已经薄弱,因为北京、包括习近平对她已经不再信任,对她的办事能力打了很大折扣。这对香港是一个很不利的局面,有可能出现权力真空。北京可能现在已经开始物色一些适合接林郑班子的人。林郑想做两任特首的美梦可能没办法实现了。”

法广:港人已经连续几次举行大规模集会,在6月9日的百万人游行和6月16日的两百万人游行之外,其间还不断有规模较小的集会和抗议活动。港人的游行抗议热情是否也会逐渐降低?

林和立:“游行活动的发起人应当很小心,因为如果他们每一天都有针对香港政府的行动,但又无法取得成绩的话,这可能会引起一部分香港人的不满,因为他们的生活受到影响。这可能也是特区政府的某种“阴谋”。就是说,特区政府不理会他们的诉求,希望他们采取激烈的行动,比如与警察发生冲突等等。假如是这样,抗议人群可能会失去社会一般大众的同情。所以,目前事情会怎样发展下去是一个很大的问号。抗议和游行的人需要有很高的政治智慧,才可以一方面获取他们追求的东西,另外一方面不会引起一般香港民众的反感。”

“参加游行抗议的有一部分是大学生、中学生,也有一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他们应该组织起来,由一组有政治智慧的人来组织活动,这样才比较有把握。不然的话,假如他们各自为政,没有统一部署,就很可能受到一些干扰。而且,香港政府也希望他们采取一些比较激烈的行动。如果是这样,他们有可能失去一部分市民的支持。”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