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恐襲下的「後ISIS」時代

 

4月21日,斯里蘭卡發生恐怖連環爆炸事件,死者超過200人。震驚世界的恐襲之下,透露著ISIS集團覆滅後呈現碎片化的態勢,而新環境下,ISIS有東山再起的可能。

文/孫雅靜

4月21日,斯里蘭卡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恐怖連環爆炸事件。正值西方復活節,犯罪分子選取了分布於首都科倫坡、尼甘布以及東部拜蒂克洛的 3間教堂和4家酒店,共製造8起爆炸案,造成超過200人死亡、500餘人受傷。

20190625

2019年4月21日斯里蘭卡發生多起針對教堂和酒店的爆炸事件

在恐襲發生之初,當局還懷疑其是由一個稱為「全國認主學大會組織」(National Thowheeth Jama’ ath,簡稱NTJ)的激進穆斯林組織發動,且牽涉「國際網絡」。不料兩日後,廣為人知的極端組織ISIS就宣稱對這起恐怖事件負責。4月30日,ISIS又透過旗下的宣傳媒體發布一段聲稱是組織首領巴格達迪的新片段,揚言要為被殺害和囚禁的武裝分子復仇,指斯里蘭卡襲擊者對他效忠。據悉,若片段為真實,將會是巴格達迪相隔近五年後再度露面。

今年3月,CNN、BBC、卫报等世界知名媒体紛紛用頭條報導了「ISIS被彻底剿灭」的新聞。對全世界仇視恐怖主義的人來說,這都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這個巔峰時曾遍布伊拉克和敘利亞,侵占土地面積相當於一個英國,控制了上千萬人民,給全世界帶來恐怖的惡魔組織被搗毀,最後據點被剿滅,本來似乎是給全球民眾吃下了一顆定心丸。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發言人桑德斯也底氣十足地宣布:ISIS已被100%消滅。

然而,此次傷亡慘重的斯里蘭卡恐襲再度告誡人們不能掉以輕心。儘管有人持質疑態度,但不少專家都認為,該組織的聲明確實有其可信之處,原因是ISIS遭擊敗後,已經化整為零,更還有不少四處遊走或回流各地的極端份子在伺機而動,而且全球範圍內極端暴力的意識形態,並未隨ISIS的覆滅而消失 。這讓人看到,全球或許正在進入「後ISIS」時代,恐怖主義勢力帶來的安全威脅依然嚴峻。

ISIS的回流和碎片化

為何說ISIS雖被搗毀卻依然存活?當前ISIS究竟以怎樣的形式繼續活躍在世界各個地區?這是不少人感到關切的議題。

ISIS活躍的形態之一,是其勢力破裂後的碎片分支。美國大西洋理事會中東中心主任弗雷德霍夫(Frederic C. Hof)認為,儘管其武裝勢力已被剿滅,但在敘利亞等地戰後的頹垣敗瓦成為殘餘力量地下活動的溫床。

可以看到,雖然ISIS作為軍事、政治上的實體已不復存在,但威脅並未消除殆盡。尤其是在當前中東各國持續動盪、宗教派別爭奪不斷激化的條件下,ISIS殘餘已化整為零,由明轉暗,蟄伏地下,展開其擅長的運動戰、游擊戰。

據英國《衛報》早前報道指出, 早年ISIS組織中,有數十名斯里蘭卡曾赴敘利亞參與組織,另外亦有參與者來自和斯里蘭卡相近的馬爾代夫及印度。ISIS遭擊敗後,仍有不少在四處遊走的極端份子。

而此次斯里蘭卡恐襲的發生,也有一定的必然性在其中。在這批四處遊走的極端份子之中,很有可能有人擔當「聯絡者」角色,令斯里蘭卡的「業餘份子」從海外獲得策動大規模謀殺的能力和信心,與ISIS的殘餘勢力裡應外合,製造了此次襲擊。

其次,由於ISIS的大量據點被搗毀,也引起了一些聖戰分子的回流。印度國際關系智庫研究院帕蒂爾(Sameer Patil)表示,隨著伊斯蘭國不久前在敘利亞的土地被全面收復,那些來自各國的外籍聖戰分子很可能回流,聚攏在斯里蘭卡和其他國家。

同時,值得注意的是,ISIS説教極具號召力,其影響力也在其組織覆滅後不減。在其發展壯大的短短幾年間,數千名來自世界各國的歐美叛逆青年被招募並遠赴中東。如今,這些人陸續從中東戰場退出,正通過各種途徑返回國內,但是ISIS的思想依然會通過網絡向全球擴散,世界各地,特別是西方可能還會有新的追隨者源源不斷地湧現。

另外,在ISIS鼎盛時期,以索馬里青年黨為代表的非洲恐怖組織以及東南亞六十餘個激進組織都曾宣布效忠,而ISIS現在依然有可能號召他們,利用這些組織積蓄力量,在中東之外建立新的據點。

可以看到,距離完全消滅ISIS和國際恐怖組織依然非常遙遠。而隨著全球範圍內的貧富差距加大,西方世界右翼勢力的崛起,國際間不同宗教的撕裂愈演愈烈,恐怖主義滋生的土壤只會更加肥沃。

 

伊斯蘭國」或東山再起

 值得注意的是,據路透社報導,5月 10日,ISIS首次透過旗下媒體阿馬克通訊社宣布,已在印度境內建立1個新「省」,並為其取名為「Wilayah of Hind」,意為「印度邦」。

該聲明還稱ISIS在克什米爾紹比安區的Amshipora鎮與印度軍方有衝突,造成印度軍隊多人傷亡。而這也呼應了印度警方早前發表的另一份聲明,稱一位名叫索菲的武裝分子在紹比安區的衝突中喪生。

印度一名軍方人士11日透露,10日被打死的武裝分子蘇菲早在宣誓效忠「伊斯蘭國」之前,就與克什米爾地區多個武裝組織有十多年的聯系。印度警方和軍方消息人士稱,索菲疑對該地區的安全部隊進行了多次手榴彈襲擊。

國際恐怖組織賽德情報集團主任(SITE Intelligence Group)卡策(Rita Katz)在Twitter表示,雖然在沒有類似實際治理權的區域宣稱建立一個「省」是很荒謬的,但ISIS宣布新省這件事不應該被當成不存在。她指出:「世人可能對這些發展翻白眼,但對於這些身在容易脆弱地區的聖戰士來說,這些動作都有助為ISIS重建『哈里發國(Caliphate)』版圖而奠定基礎。」這些觀察也不得不讓人擔憂,ISIS勢力會否東山再起。

而據《超訊》觀察,ISIS勢力形態的改變,也會導致未來恐襲發生形式和地點的改變,近來其確實也加大了突然襲擊和自殺式襲擊的力度,

英國《星期日電訊報》引述情報官員消息指,由於極端組織ISIS已經不需要兼顧佔領區,恐怖份子能向旅客發動如斯里蘭卡連環爆炸模式的襲擊。其中最令人憂慮的是恐怖份子改變策略。消息人士稱,當ISIS經營其所謂「伊斯蘭國」之時,需要像一個政府般提供包括醫療保健等「公共服務」,這使他們花上很多時間,但現在他們不用,並且可以利用大量時間做宣傳和發動襲擊。

報道稱,在ISIS佔領地被攻陷後,相信逃離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聖戰士將會保集中對度假村施襲。報道引述一名高級消息人士指,印度、馬爾代夫和東非國家肯尼亞和坦桑尼亞的度假村是最容易遇襲的地點。

也有不少國際研究所預測,在可見未來內,這類與斯里蘭卡相似的恐襲將會更多,且更經常出現。斯里蘭卡的恐襲悲劇不會是個案,如果ISIS果真東山再起,這只會是他們的一次小小實驗。

(超訊6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