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引述专家:香港警方6.12对抗议者确实过度使用武力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送中集会活动发生严重警民冲突。
图片来源:路透社/Athit Perawongmetha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纽约时报引述人群控制方面的专家指出,香港警方在6月12日对付示威活动使用催泪瓦斯、防暴弹,殴打和粗暴拖拉抗议者的手法,是过度使用武力。香港政府一直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是否在当日的控制人群措施是否恰当。不但如此,包括特首林郑月娥在内的官员以及建制派人士,还连续多次高调支持警察的执法,还威胁要将“挑衅”警察及包围警察总部的示威者绳之于法。

报道指出,为了评估香港警方是否存在过度使用武力的行为,纽约时报查阅了数以百计由目击者发到网上的影片与照片,以及提交给我们WhatsApp爆料热线的材料。人权团体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帮助检视了这些影像。纽约并且与人群控制方面的专家进行了交谈 ,并采访了20多名抗议者。

 

影片显示,在6月12日香港政府总部附近的大规模冲突中,抗议人群遭到警方殴打、用防暴弹射击、在地上拖,并且被催泪瓦斯袭击。他们受的伤包括肋骨淤青、手指骨折以及呼吸方面的问题。

 

在一小群抗议人士向警方抛掷砖块、瓶子及雨伞,并且试图穿过全副武装的警察布下的阵势后,当局开始使用武力。

 

但抗议活动大体上是和平的,人权团体谴责警方行为过度并且非法。1997年将其交还给中国大陆之前一直统治香港的英国政府,已经要求展开调查。香港官员表示,警方的行动是克制的。

纽约列出以下证据(https://www.nytimes.com/zh-hant/2019/06/30/world/asia/did-hong-kong-police-abuse-protesters-what-videos-show.html)所显示出来的情况:

 

“针对手无寸铁抗议人士的暴力”:在一些例子里,警方殴打了那些没有构成明显威胁的抗议者。57岁的吴应武是一名已退休的机械师,影片显示他走在政府办公室外距离警戒线12码内的地方。他让警方不要再刺激抗议人士。然后开始大爆粗口。

 

一名警察用枪瞄准了吴应武的方向,武器专家说,这把枪很可能装有含胡椒喷雾的弹丸。一声枪响过后,吴应武倒在地上,手捂下腹部。三名警察把他抓起带离现场。

 

抗议当天,吴应武原本计划去远足。但听说了防暴警察与年轻抗议者之间的紧张对峙后,他情绪激动起来,决定加入其中。“如果我出来的话,起码可以挡住他们一会儿,希望他们不承受那么大的风险,”吴应武说。

 

患有肺癌的吴应武表示,他当时疼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警察把他扔到地上。他们继续殴打他,他说,还撕破了他的T恤和短裤,身上留下了淤伤。他被控参与非法集会,目前获得了保释。

在下面的影片中,一名抗议人士站在吴应武受伤的同一条马路的中间。突然,防暴警察冲向了他,将其按倒在地,殴打他。

 

这名男子被带到人行道上,多名警察对其采取了强行措施。据人权促进团体民权观察(Civil Rights Observer)的成员王浩贤说,该名男子因为参与非法集会及妨碍警方执行公务的罪名被捕。该名男子不愿公开身份,民权观察目前正在为其提供协助。

 

在另一段影片中,一名在香港邮政总局附近向抗议人士分发水的男子遭到警方袭击。至少八名警察向他喷出胡椒喷雾,对他拳打脚踢,并用警棍殴打他。他倒在了地上,一名警察用胳膊扼住他的喉咙。据其律师伍展邦表示,这名男子左眼下方留下了一道伤疤, 他拒绝公开该男子的身份。该律师表示,此人后来获得保释。

 

“这基本上是一份关于警力在处置抗议活动时不可为事项的指南”,人权倡导组织医生促进人权协会(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的罗希尼·哈尔(Rohini Haar)医生说。“殴打手无寸铁、不构成任何明显威胁的抗议人士”违反了联合国规定的执法原则,她说。

在影片中,抗议人士从香港立法会主入口外的警察旁边跑开。一直在唱赞美诗的抗议者弗洛伦斯·陈(Florence Chan)在混乱中跌倒在地。至少四名警察开始用警棍和盾牌袭击她。弗洛伦斯·陈在采访中表示,她请求警方不要再打她了。“我以为他们要打死我”,陈说。她说自己头上被打出了包,胳膊淤青,脚也肿了。

 

专家表示,警方似乎没有殴打这些抗议者的合法理由。“警方是在一个人已经倒在地上的时候使用武力的,”国际特赦组织的军备控制顾问阿拉·马森·纳瓦尔(Ara Marcen Naval)说。“这是滥用行为,显然不合法。”

 

纽时的报道指,警方没有回应置评请求。香港官员为警方的行为进行了辩护,称他们训练有素,行为克制。警方起初将抗议描述为暴乱,并且指控抗议人士造成“生命威胁”。

 

即使有许多香港人谴责警察,也有一些人为警方的回应辩护。周日,数万人参加了一场支持警察的集会,有些与会者举著称赞香港警队是“亚洲最佳”的标语。

 

警方及一个由政府任命的监察机构(警监会)已经承诺要展开调查,但抗议人士呼吁进行独立调查。

 

政府表示,至少81人在6月12日的示威活动中受伤,尽管没有说明其中有多少抗议人士,也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受伤的,另外,警方表示,有22名警察受伤。

 

“一幢摩天大楼内的混乱与催泪瓦斯”:一些最为混乱的场面发生在中信大厦,这是一幢33层高的办公楼,位于抗议活动的中心。影片显示,警方使用了催泪瓦斯来袭击抗议人士,并且将他们限制在大厦的主入口外,这引发了恐慌。

 

6月12日早间,抗议人士在这幢大厦外设立了路障。

 

约下午三时,警察从两边包围大厦,并发射催泪瓦斯。被警察和路障围困的抗议人士冲向大厦主入口。数以百计的人通过一扇旋转门冲入大厦。得以进入其中的抗议人士试图打开锁上的大门,让更多的人进入。警察继续向抗议人群发射催泪瓦斯,烟雾迅速弥漫在大厦内部。

 

44岁的艾薇·陈(Ivy Chan)是一名义工,当时正在大厦外为抗议者提供协助。她说她看到人们捶打着大厦大门,迫切地想要逃开。“真的很恐怖”,在酒吧工作的艾薇·陈说。“我们一直劝市民要冷静点,同时希望警方要尽量克制,不要再发射催泪弹了。”

 

催泪瓦斯使用方面的国际专家表示,香港警方在使用上没有一个明确的策略,引起了不必要的恐慌,增加了发生伤亡的风险。他们表示,鉴于示威者大体上是和平的,催泪瓦斯使用过多。

 

“它们实际上是在煽动和引发看起来像是人群奔逃的场面,”哈尔医生说。

 

随着抗议升级,香港著名议员胡志伟想与警方谈一谈。于是他走到了抗议活动的前列,大声表明自己的立法者身份,并且要求见指挥官。

 

影片显示,56岁的胡志伟走向警察的时候,一名身穿白衬衫的指挥官指示另一名警察发射催泪瓦斯,落在了胡志伟身后几米处。胡志伟继续向前行进,第二枚催泪瓦斯射出,这次离他更近了,催泪瓦斯落地时起火。

 

英国伯恩茅斯大学(Bournemouth University)催泪弹方面的专家安娜·费根鲍姆(Anna Feigenbaum)表示,警察似乎将催泪瓦斯作为枪枝来使用。“它不该被用来单独针对某个人,”她说。

 

胡志伟是香港民主党主席,他表示自己当时没有构成威胁。“如果他们对我发射催泪瓦斯”,他说,“就意味着他们能在任何地方发射催泪弹”。

 

21岁的大学生李丽丽想过这场围绕着引渡法案的抗议可能会引发骚乱。但她没有料到自己离开现场的时候,会一身淤青、一根受伤的手指疼痛不已,前额也受了伤。

 

在警方下令抗议人士离开香港立法会附近区域的时候,李丽丽被路障绊倒,失去了平衡。突然间,至少四名警察将她包围,抓住她的胳膊,要将其制服。她跌倒在地,警察对她脸上喷射胡椒喷雾。她表示,她被警方在地上拖了150多米,一直到了立法会办公室里面。她一路都在尖叫。

 

“他们把我当死人对待”,李丽丽在采访中说,“他们失去了理智”。

 

她说,自己因为被控参与非法集会被捕,约两小时后获释。她停止了抗议,她说自己太害怕警察了。“即使是现在,”她说,“我也觉得非常害怕。”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