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召集人甄燊港:香港决心将抗争运动坚持到底

香港示威民众在中联办附近与警察发生冲突 2019年7月28日路透社

 

【要闻解说 】 : 6月9日开始的香港大规模的反送中抗争活动仍在继续。这场人数众多、不断升级的抗议活动令香港陷入了1997年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尽管周六的抗争运动遭遇了警察的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一场新的示威周日继续上演。示威民众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香港泛民派政党-前线召集人甄燊港先生在今天游行活动前夕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甄燊港先生首先向我们解析了香港民众本次极大不满的原因,他表示:

 

我想源头应该追溯到香港1997年回归之后。我们看到香港的法制、人权在下降。开始大家并不清楚。到了现在,大家非常清楚。今年三月,特区政府推出“逃犯条例修订案”,我们知道,这样香港以后可能置于大陆法律管辖之下。这是绝对不能答应的。我们这次(动员)起来是有一个过程的。首先一个出发点,是6月9号。有超过一百万人出来,可是当天晚上,特首不但不向市民解释、或者收回修订案,反而用威胁的口气说,修订案肯定要通过,而且要快。要求在6月12号通过。所以在6月12号,我们的年轻人和学生就包围立法官、跟他们斗。当天,我们有70多个人受伤。他们(警方)发了150个催泪弹、30多发橡胶子弹、还有布袋弹。所以当天是一个很大的事件。因为这在香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

到了6月16号,就有两百多万的市民站了出来,表示:我们不赞成、我们觉得香港已经完全变质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世界的舆论及各方面都站在我们这一方,只有政府。到7月21号,是另外一个转折。我们的市民在元朗的地铁站被一色的黑社会无差别地殴打、追杀,这是完全、完全不能接受的。直到昨天晚上,昨天(7月27日)我们本来是13点开始搞游行。昨天前一个小时,我在现场。(警方)马上就发催泪弹,还发橡胶子弹、布袋弹、还有胡椒弹。胡椒弹很厉害,我们都有头盔。胡椒弹可以打穿头盔,可以伤到人。因此我们也有很多人受了伤。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现在不单是我们,连政府里面的高级公务员、中层公务员和底层的公务员都联署,出来说:我们不能接受这种情况。政府应该正面回应我们五大诉求。再有,我们香港的第二把手、政务司司长也表示:为了21号那天警方不作为,令无辜市民受伤,感到伤心、也表示道歉。昨天警察3万多人的警队发表声明说,政务司司长无权代表他们道歉;而且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道歉的。好像整个社会都脱节了。连政府里面都脱节了。到今天早上,政府政务司的公务员都发表声明,说:警队罔顾香港规则。政务司司长是香港的公务员之首,是指挥警队的,政务司司长为什么无权代表警队?所以香港的情况很诡异。目前的现象有点像六四、89年时候的情况。大家都在问:究竟哪一个是中国政府?所以针对香港目前的诡异现象,有人就表示:可不可以见好就收?我们觉得不是这样。现在是最后决断的阶段。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我们当然不愿意(看到)解放军出来镇压我们。我们没有人想牺牲。可是如果他们要出来,我们也没有办法。

法广:请谈谈,您认为香港的局势有没有可能失控?香港民众的不满情绪如何才能得到平息?

 

甄燊港:老实讲,两个星期以前,北京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有什么办法让(香港)的局势降温?因为中美还在进行贸易谈判。可是过去两个星期,我看到特区政府好像不想降温,反而越来越过分,动用黑社会来殴打我们。今天到处(所有)的地铁站、公共汽车站,都有很多警察,看到有人穿黑衣,都要登记身份证,都要检查。这成了什么社会呢!所以我想,现在香港的形势不可逆转。

 

我再向大家披露一点:7月21号晚上,本来(地铁)站,这些(游行的)人晚上从中区示威回家,到元朗站,(地铁)车应该开门,让他们出来,可是外面站了很多黑社会,都(穿)白衣服,敲打车门,而且外面还有一些人被打,令人害怕。可是车长说:现在这辆车已经停止服务,现在开车门请大家尽快离开车厢。这是在逼大家去献死。后来大家纷纷责怪这个车长。过了两天,这个车长受不了了,他就告诉大家,是上边、指挥中心要求他这样做。这证明这个车长也是被迫的。后来,两天前,香港几乎所有的车长、包括地铁、铁路的(车长)都联署,要求高层给出解释,为什么逼迫他们这样做。前天,香港的航空界也进入示威,也表示不能允许香港这样。

 

所以(目前)香港各行各业、包括政府内部44个部门的员工和官员都联署,说特区政府现在失控了,这是不行的。我们觉得人们的诉求是正义的。因此请政府正面回应,不能再回避、也不能动用警方来镇压人民。所以香港现在的局势是有点诡异。究竟是不是中央政府要求他们这样做?谁也说不清。

法广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