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雅:最艰难的一日记

 


  陈小雅 专稿

  今天的主角是杨百揆。今天到了31年前去过的他家,虽只在楼下,算是送了他。

03
  中国著名政治法律学者杨百揆刚刚猝然去世的,以上是他的家。

  百揆是政治学所中青年学者中的第一人——王润生是理论室副职,张明澍是制度室副职,百揆是行政学室正职。

  对我个人而言,在受教于百揆之前,属“政右经左”,此后政经一致,接受茅于轼观点无障碍。所以胡平、百揆,是我启蒙者。
  此后虽然在大观点上时常表现为同情弱势,有时甚至是理解民粹,但那是人性使然一一放纵感性收束理性的结果。

  1989年,百揆也是所里涉事最深的一个,甚至比所长更深。广场不撤,他是关键。王丹有文未点名,百揆告诉我,文中“那人”是他。但嘱暂不公开。

  出秦城后,感觉他人像被水洗过一遍。他给我谈了经历死亡威胁的时刻。我理解了。后来戴晴也说过类似经历,但精神面貌未留印记。

  百揆免刑,与他同陈云女儿合作共事有关。但二人在运动中无来往。

  出狱后他戴了一套假发上班。我说不要戴,光头才酷。美国电影《未来世界》中女主角的梦中情人就是个光头。他从此再没戴过。

  1996年社科院以机构改革之名清除异己,我所四人同案,百揆与我列其中。以后各自谋生,参商不遇,以为就此天荒地老!

  再遇时各自退休。我是以“干部”名义退,保留高级职称;他因当知青年头除2和入狱错过评定,无高职,加上企退,收入比我还低。儿子结婚仍挤住在这栋楼的两室一厅里。

  期间,他曾与社经所同仁数人一道,要求分解共同创业财富。陈子明答应是“大家的”。但陈未分先逝。百揆出于对未亡人的人道考虑,放弃追究。

  与境遇极不相称的,是百揆对形势的极度乐观。在我家聚会(周孝正、李楯均在座)中,大谈今上将为“改制第一人”。王沪宁将为继任总书记……他与王有旧谊,儿子取名“沪宁”。

004
  杨百揆。

  我上三巨头公开信,事发突然。回京后不知如何面对百揆。但百揆信任依旧。隐约之间观点似有变化,但我没敢去触碰。在一意孤行的我看来,交不交我这个朋友,选择权交给了他。

  25日上午,我因不耐片警骚扰大闹警局。并扬言“不自由毋宁死”!
  不料百揆竟于当日去了!

  我今日给他太太的信说:百揆的死,挡住了我的一条路。于是,只剩一条路:活下去!

  不知道百揆的死因。这对我来说,谜的意味,恐怕比别人更深重。如果百揆的死都不能触动他的旧谊的话,我死有什么用?难道我想煽动革命?我不是革命者。四十年前开始就不是。

(图片均为陈小雅提供)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