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警会“荒谬”调查警方是否暴力警告投诉者如违法将报官府

反送中抗议者冲进香港立法会,2019年7月1号
REUTERS/Thomas Peter

一向被指是“无牙老虎”并且予以外界有“自己人查自己人”的监警会,声称将主动调查近数周的警民冲突事件,以评估警方行动有否按照程序、法例及指引等。监警会主动调查,立即获得林郑月娥办公室表示欢迎。但主席梁定邦2日强调,提供资料者倘若犯法,会主动向警务处长报告。

一直为示威者提供法律支援的律师伍展邦认为,这个“荒谬”的制度只会吓阻受害者投诉,从而直接影响调查的准绳度。民间组织则认为政府此举无疑是试图抵消其他调查报告对政府和警方不利的指责。

对于警方是否在6.12事件中采用过分武力,林郑月娥政府一直拒绝进行独立调查,并声称现行的投诉制度行之有效。所谓现行制度,就是上述的监警会,一个形式上独立的监督警察执法行为的机构。根据香港大学民调在2016进行的调查显示,只有30%的受访者认为监警会是投诉警察最有效的渠道,年轻人和教育程度较高受访者对监警会形象较负面。根据2011年的统计,向警监会投诉而最终成立的指控只有3%,2012年更只有2.6%。

虽然港府拒绝进行独立调查,但事实上已有纽约时报进行有关的调查,日前更引述看过当天冲突视频的群众控制专家指出,香港警察确实使用了不必要的武力。香港的独立媒体“传真社”亦正在进行有关的调查,并要求相关人士提供资料。

这次监警会主动调查,立即获得特首办表示欢迎,林郑月娥说会全力支持,又承诺政府会全面配合,并确保给予充足资源。她已要求监警会考虑在6个月内向她提交报告及建议,并在可行情况下尽早公开报告。而警务处表示,警队会支持及配合,鼓励前线警务人员和警察评议会职方协会就该项研究提供相关的经历和资料。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表示,监警会副秘书长梅达明负责统筹专案组,他呼吁公众提供资料,各自表述,监警会会聆听各持份者的故事,包括警方、市民及传媒,“全部并起来变成整体”。监警会已设电邮和热线收集资料,市民可匿名提供资料,如有需要会安排会面,包括警方。他续称,特首和警务处长卢伟聪已承诺,会全力支持监警会工作,其中卢伟聪承诺一定全力配合。

不过,梁定邦多次承认,监警会没有传召证人权力;又说如事主认为自己或触犯法律、提供资料可能“自己供出自己”,则要自行考虑,“如有人触犯法律,我们有义务向警务处长讲”。被问及监警会决定设专案组审视冲突是否曾和特首磋商,梁否认,并称与特首见面只是告诉她监警会执行此职务,至于政府会否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梁认为与他无关。

近日负责向示威者提供法律支援的律师伍展邦认为,监警会调查,但又称提供资料的市民可能有刑事风险,“其实只会吓阻人不要去投诉”,“正是制度的荒谬之处”,无助全面调查事件。他说过往有示威者恐怕投诉警察,变相“供出自己”,最终不敢投诉。

民权观察指出,根据《监警会条例》40(2)条,监警会收集的资料可被用于民事或刑事诉讼。组织认为,由于是次事件或涉及警员使用非法武力、示威者涉及参与非法集会等罪行,警员或示威者在没有法律保障下,未必愿意向监警会提供全面资料,全面的调查或检讨将难以进行。

民权观察亦强调,基于监警会职权所限、缺乏调查权力,以及无法为证人提供法律保障,监警会的调查并不能取代由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梁定邦一身公职,并横跨中港两地,除了是现任警监会主席,他也是香港联交所理事会委员,在中国大陆,他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顾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福建省深圳市及厦门市政府名誉法律顾问,中国银行高级顾问,天津市政府高级经济顾问。
(法广 RFI香港特约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