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多国调查:海外维族人继续生活在恐惧中

 

(法广RFI 杨眉)法国观察家杂志网站周三刊登长篇调查文章,介绍在海外的维族人如何惧怕来自的北京的黑手。这篇由观察家杂志与法新社记者联合撰写的调查文章指出,脱离中国的暴政从新疆逃到海外的维族人依然生活在恐惧之中:尽管他们生活在海外,有的甚至拥有西方国家的护照。但是,他们经常在手机上收到威胁他们生活在新疆的家人短信威胁或者音频,中国当局通过类似的手法控制在海外的新疆异议分子,招收愿意为当局服务的情报人员,同时对美国以及澳大利亚等民主国家进行攻击。

一位居住在的加拿大的37岁名叫马和苏特(Guly Mahsut)的维族人向记者表示,他曾经因有意自杀而被迫住院,因为他不断的收到来自当局的短信,谴责他没有与当局进行合作,暗示他在新疆的家人正在遭受悲惨的待遇。指责他对自己家人不闻不问。另一位曾经在网上揭露中国当局的新疆政策的维族人则收到她的妹妹的短信恳求她停止批评政府,停止援助海外援助。法新社同时对流亡在海外四大洲的十多位维族人进行了采访,调查显示北京似乎正在才海外的维族人发动系统性的攻击。

 

32岁的穆罕默德·汉桑(Shir Muhammad Hasan)2017年历经艰辛终于逃到了澳大利亚,并且很快获得了避难权,原以为从此可以安安逸逸地生活,没想到,一年之后,他就开始接二连三的收到一些令人心惊胆战的短信例如:“你们家人应该告诉你我们正在找你”,我要你给我发一个介绍你个人情况的短信“,”我们必须坐下来好好聊聊“;这些短信有时是汉语,有时是维语,类似的短信连续骚扰了他将近六个月,之后又突然停止。他担心有一天又将重新启动。

 

那么,这些短信的源头是谁?根据法新社的调查,短信是通过在中国国内被封锁的社交平台WhatsApp发出,使用的电话号码是香港没人使用的或者是盗用的号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被问到相关议题时声称维族人的话没有任何证据。

 

据海外的维族人向法新社透露,中国当局向他们在新疆的家人询问有关他们的信息,包括他们的联系电话,这大概就是当局获得海外维族人电话号码的途径之一。另外,以奖学金来吸引留学生,要求他们披露其他维族人的信息,一位生活在澳洲的维族博士生向法新社表示,在申请奖学金时,必须回答一系列十分敏感的问题,给人感觉就像是招收间谍一样。获得奖学金的先决条件是必须与中国使馆以及新疆教育局保持联系。

 

澳大利亚墨尔本乐卓博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的新疆问题研究专家詹姆斯·勒博德(James Leibold)向法新社表示,北京今天采取的是系统性的恐吓政策,类似的措施已经侵犯了维族人所居住的西方国家的主权。一位在七五事件后流亡新西兰的今年43岁的维族人拒绝接受法新社的采访,因为担心他生活在新疆的老母亲的安全,他也担心他自身的安全,尽管他已经拥有新西兰国籍,但是他担心新西兰没有保护他安全的能力,许多在海外的维族人都担心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生活在新西兰,芬兰的多位维族人表示虽然向当地警方上告了收到的威胁性短信,但却没有引发警方的任何注意。

 

法新社指出,北京对流亡海外的藏人,民运人士,以及法轮功成员也曾经采取了同样的措施。

 

中国前总理李鹏离世引发了法国回声报与解放报的关注,回声报刊登简要文章介绍了李鹏去世的消息,回声报将李鹏称为是“天安门屠夫”,是八九民运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中国民主人士攻击的目标。但是,尽管如此,李鹏在八九年之后继续在中国政坛活跃了十多年,中国官方新华社将李鹏称为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者”。

 

“天安门屠夫”李鹏去世

 

解放报发自北京的报道同样将李鹏称为是“天安门屠夫”,报道强调中国官方在李鹏死亡之后二十四小时之后才对外公布死讯。文章指出,天安门屠杀事件玷污了李鹏在中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形象,八九年之后,作为总理的李鹏每次在海外出访都会遇到流亡在海外的民运分子以及人权组织的抗议。尽管在邓小平去世之后,李鹏曾经在2011年在香港出版的日记中强调自己当时只不过是执行邓小平的决定。不过,李鹏之前1994年时曾经为自己武力镇压抗议学生的决策辩护,指出倘若当初没有及时采取强硬的镇压措施,那么,今天中国的状况很可能比当年的俄罗斯或者东欧国家更加糟糕。

 

除了以上有关中国的报道,周三法国各报的关注焦点是法国政府递交的允许人工受孕以及代母受孕的生物伦理法改革草案以及法国前环境部长辞职后引发的有关如何加强公费使用透明化的讨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