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个劳改档案数据库诞生


阳凡 专稿

2019年7月6日,在劳改研究基金会的新网站上,《劳改档案数据库》正式问世,供全世界想了解中共罪恶的劳改制度和政治运动的网民和研究者提供免费的服务。这一数据库共有近五百个条目,包括上千份中共的机密文件和整本的内部出版物。按文献的内容划分,该数据库包括四大部分:(1)第一部分:中共和劳改有关的文件和文献;(2)中共领导人和劳改有关讲话、指示和文章;(3)和劳改直接有关的法律、规章和制度;(4)劳改有关的特殊收藏。

数据库报头
 
《劳改档案数据库》的中英文网址是:
1.中文版:https://laogairesearch.org/%e8%b5%84%e6%ba%90/?lang=zh-hant
2.英文版:https://laogairesearch.org/archive-database/


原始文献中展示的血淋林的“无产阶级专政”

这些第一手的原始文献不仅有助于读者理解“劳改”的起源、发展和具体的规章法律,还提供了可比较真切地体味到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的血腥味的历史资料。比如该数据库的第四部分是“劳改有关的特殊收藏”。那主要是指大批的中共公安和劳改系统的原始物件的直接拍照和扫描。比如中共的公安局对政治犯和其他犯人的正式搜查令、通缉令和逮捕令;中共的正规法院、非常时期的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或文革中的革命委员会保卫组对大批“罪犯”的判决书;中共各级组织内部的对所谓的“阶级敌人”的控制和改造名单;中共内部出版的有关劳改的报告和教材等等。因为这些历史遗物和文物都是直接的彩色图片,读者在浏览中会有“身临其境”的感受。以下是有一位网上读者提供给数据库的、他的祖父 -- 一位名叫俞树诚的乡绅被中共遂安县公安局在土改和镇反中宣布为“反革命分子”、进行“管制”的通知书:

 

D531031
再如,该数据库收集了中共所发动的政治运动所导致的 “人吃人”的现象,尤其是在“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中。以下的原始文件的扫描件,便见证了这些发生在甘肃和广西的骇人听闻的历史事件:

D610303

D870528 29

 

用机密文件勾勒出中共政治运动的路线图

收录在这一数据库里的大多是中共的机密文件,有不少还是第一次发表。因为劳改、劳教实际上是中共对犯人、尤其是政治思想犯的特殊的惩罚体制,它当然直接起源于中共自五十年代初期以来的“土改”、“镇反”、“肃反”、“反右”直到“文革”的一系列政治运动。这些政治运动不仅有草菅人命的残酷性,还具有“计划杀人”、“计划捕人”的荒唐性。该数据库里就收集了毛泽东关于“镇反”可以杀总人口“千分之一”的指标的原始密电。在一般的文献里,被中共公安部门正式处死的反革命分子被估计为大约70万人,但该数据库里的公安部机密文件“一九五五年到一九五八年全国逮捕反革命分子和各种犯罪分子的计划纲要(1955.8.13)”透露,镇反其实杀了柒拾陆万五千六百七十一人,逮捕了近四百万人。在另一个提名为“一九五五年度全国逮捕反革命分子和各种犯罪分子的具体计划”中,竟提前三年规定了到一九五八年的抓捕“反革命分子”的全国各地的具体人数!见如下文件截图:

A550813 1

除了政治运动,劳改还是对苏联“古拉格集中营”的模仿。 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中共领导人在批准在全国实行劳改制度时,就明确讲到要向苏联学习。在该数据库里,就有7篇苏联顾问帮助中国北京、天津等地建立劳改营的内部讲话和文件。

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总共有多少劳改犯?据该数据库的机密文件透露,1950-1951年,大约有一百二十万犯人被强迫进行最危险的劳动,到1955年,人数便暴增一倍,达二百三十万。随着“肃反”“反右“等运动的发动和劳教制度的发明,到六十年代,估计达到四百万一年。而文化大革命中,被抓的“反革命分子”有增无减,估计超过了五百万。整个毛时代,至少三千万人曾经是“劳改犯”。

《劳改档案数据库》完成了吴宏达的遗愿

该数据库的主编是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的宋永毅教授。他是知名的文革和中国当代史研究专家,曾主编过《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1957-》和《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 1958-1962》等四个大型的数据库。这些数据库已经分别为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和香港中文大学大学服务中国研究中心出版,正在为全世界数百个大学和其他研究机构所使用。据宋永毅介绍:劳改研究基金会的创办人吴宏达生前一直想建一个劳改档案数据库,在该基金会的旧网站上还曾有过一个初步的计划。

2012年,宋永毅去华盛顿开研究大跃进-大饥荒的讨论会,吴弘达向当面他表达过希望他能够在完成文革、反右、大饥荒数据库以后,帮助他们做一个劳改档案数据库的意向。但当时宋永毅还忙碌于他们自己的 “中国当代政治运动史数据库系列” 中的最后一个有关“土改”的数据库的工作,只能答应等全部做完手头的项目后才能考虑帮忙。不料仅两年后,吴弘达不幸猝死,事情当然也就耽搁了下来。

2018年夏天,宋永毅应新的劳改研究基金会的邀请加入他们的理事会,其任务之一便是帮助建立网络劳改博物馆和网上劳改档案数据库。这便是这个数据库的源起。宋永毅指出:吴宏达生前是他的朋友,他非常乐意完成这一朋友的遗愿。他还指出:新的劳改研究基金会的理事们在接受这个基金会后,没有遗失任何一份档案,还立刻请专业人士对档案资料进行了整理和编目。收集在这一数据库里第一批原始文献的有五百种近千份:一半左右来自原劳改研究基金会的收藏,还有一半来自新的理事会为建立这一数据库所做的新的收集。至少有一半左右是第一次在网上出现。

历史档案和展品的数字化、网络化是历史潮流

在当代图书馆学和信息学中,把历史档案和展品的数字化和网络化是当代潮流。首先是电子化所提供的即刻进入(ACCESS)的便利。长期以来,这些原始文献收藏在华盛顿劳改研究基金会的阁楼里,一直少人问津。一般的读者,尤其是青年人根本没有机会浏览阅读。现在只要在这一网络数据库上点击检索,就可以阅读和下载所有的文献,了解历史真相。该数据库具有中英文同步的检索功能。还可以进行“标题”、“作者”、“日期”和“主题词”等等的多方位的快速检索。

另外,该数据库还借助于网络化开拓了不论地域国家的读者群的全球性。劳改研究基金会有时也会收到来直世界各地的个别学生学者要求阅读有关档案的询问,但苦于空间的距离而无法提供这些原始文献的烦恼。这一数据库的建成可说是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一问题。

最后,历史档案和文献的数字化和网络化还节省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开一个文献展览会需要起码的人事费和场地费,建立一个实体的图书馆/博物馆的财政开销更是惊人。而数字化、网络化则是一条事半功倍的路径。据宋永毅教授透露:在建成这一数据库以后,他还会和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会的同仁们一起筹建一个多媒体的网络劳改博物馆/展览馆,以解决长期以来实体的劳改展览馆缺乏参观者、尤其是青年人的困境。

 

数据库主页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