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黑社会现身支持“撑警”聚会群众追打辱骂记者议员致伤送院


2019年7月1日,香港防暴警察试图驱散香港主权回归22周年官方庆祝活动外围的抗议者。
图片来源:路透社/Tyrone Siu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和一些“爱字头”团体30日发起“撑警”群众大会,有黑社会组织新义安人物现身支持,黑白两道混集的大会后来演变成部分群众有恃无恐追打记者和民主派议员,有记者被雨伞及硬物刺伤,“自己人”的大公报记者被误中,而路过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亦因群众追打受伤送院治疗。

这个号称有16万多人参加(警方估计顶多5万余)的“撑警”聚会,由有中联办新科“干儿子”之称的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和一些“爱字头”的爱国团体主办,有退休高级警务人员和老牌歌星和影星轮番上台发表“撑警”言论。半个世纪前组成“温拿乐队”的谭咏麟说,他在全世界都没有看过有执法人员受到如此的攻击;“温拿”另一成员钟振涛则表示,他不懂时下年轻人的所作所为,强调在家要孝顺父母,出外要支持警察。影星任达华的胞兄、前警务处副处长任达荣则讽刺年轻人要求免被控诉暴动罪是“黐线(白痴)”。

 

根据苹果日报报道,活跃于尖沙咀一带的新义安头目“家辉”(原名罗家辉),下午4时左右率领大批人马现身中环“撑警”集会现场,众兄弟们更听从大会呼吁身穿白衫。报道指,他们步至添华道与龙和道交界时,突然烟瘾起到附近一个公园“煲烟”。由于当中不少人都是手脚布满纹身,加上恶形恶相,被撑警群众质疑形迹可疑,双方爆发口角及推撞,惊动警员上前截查身份证。

报道指,虽然家辉赶至好言相劝,但现场充满火药味,家辉只好连番高呼“我是来撑警的”向警员表明立场,有人更出示手中的撑警蓝伞,但在场撑警者却大叫“支持警察”继续与新义安一众兄弟对峙,家辉只好不断说是“误会”,一边安抚警员,一边喝令兄弟收声,事件才告平息,此时亦下起大雨,全身湿透的兄弟们亦大感没趣,撇下一句“走啦,还撑个X”,之后悻然离去。

 

报道又指,撑警群众大多都是过了花甲之龄,而且大部分人的香港话夹杂乡音,他们集结出发绕过立法会示威区前往添马公园时,多次挑衅留守示威区的反送中示威者是“废青”、“汉奸”,并谩骂在场记者,包括辱骂立场新闻女摄记是妓女,讥笑“做鸡好过做人”。苹果日报记者则全身被撑警者泼泥巴,同行摄记拍摄时同样遭撑警人士推撞,还遭人起“飞脚”。

 

撑警群众似是有备而来,将撑警之日视同“打骂记者”自由季节开放日。大会开始前瑞士的独立记者Pao Si Tsi被至少20名撑警群众围着指骂,最终需由警员带他离开。他接受访问时形容采访期间多次被撑警群众阻挠,直言他们比示威者更暴力,又指在立法会外拍摄期间遭撑警市民用水泼向其相机,试图破坏其器材。

撑警大会结束后,情绪高涨的群众有人头脑发热,疑似仿冒警察的行为,以粗言秽语与反送中的黄之峰等人对骂,吸引大批记者采访,当时一名女撑警者伸手拍走一名摄影记者的相机,大公报一名男记者即出言阻止,惟遭撑警男子上前用右手肘“戳”向记者锁骨,其间另香港01一名女记者亦被踢伤,两名记者一同送往医院治理。

 

警方表示,晚上6时半在中区添美道拘捕了一名61岁涉嫌普通袭击的郑姓女子,初步调查指,她涉以手及脚袭击一名26岁男记者及一名29岁女记者,该妇人至晚上11时仍被扣留调查。

 

香港摄影记者协会及香港记者协会就多名记者遭到撑警者打骂和妨碍采访事件发表严厉谴责声明,两会斥有关行为极具恶意而且针对记者,严重危害记者安全,损害新闻自由,削弱公众知情权。

 

两会表示,现场的前线记者采访期间都戴上记者证,更有记者穿上印有“PRESS”字眼的反光背心,惟集会人士仍然针对记者辱骂及挑衅,行为极具恶意。两会批评,集会人士的行为危害记者安全,践踏新闻行业的专业,促请集会人士冷静,尊重前线新闻工作者,以发挥新闻第四权作用。

记协主席杨健兴表示,任何人以武力阻挠记者正常采访工作,或以任何方式侮辱记者,均属完全不能接受及令人愤怒。他直斥有关侮辱记者的行为“低劣、粗暴、不文明”,是无理的情绪发泄,极不尊重新闻行业。对于近月在不同示威行动中,前线记者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阻挠及侮辱,杨指情况令人担心,因为在自由社会中,传媒采访时不应感到恐惧,否则影响公众对事件的知情权,吁社会关注相关侮辱行为并予以谴责。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