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民社会抗争能走多远?

香港举行元朗袭击事件抗议活动,附近执勤的警务人员 2019年7月27日路透社

 

【要闻解说 】 : “游击战”“催泪瓦斯战场“等词被用来形容香港上周末局势凸显局面的严重和复杂性。种种迹象都显示,面对港府不退让或无作为,香港六月初以来爆发抗议浪潮正趋向双方的暴力化。在抗议者决心更坚定手法更激进,警察回应手段愈发激烈的局势下,香港社会何去何从令人担心,公民社会的抗争能走多远成为观察的焦点。

首先回顾一下周日(7月28号)的抗议活动,游行目的是追究警方滥权集会,是为了抗议香港警方21日使用催泪瓦斯、橡胶子弹和其他武力驱离抗议群众。但申请被拒。随着时间的推进,静坐集会演变为大规模游行,部分抗议者进而试图包围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权利象征,中联办。

 

大批在铜锣湾静坐的示威者移至上环地区与警方对峙,港岛中环至西环地区交通停摆,市区犹如大型游击战场。 示威群众兵分两路,试图让让警方疲于奔命,屡次利用巷道与警方上演游击对峙战,藉以分化防暴警察力量;警方 清场行动于晚间7时从被港人谴责为操纵港府的中联办展开,或许是此次游行集会属“非法”,加上29日港澳办将首次针对香港当前局势举行记者会,港警不同于往日的节制,行动一开始即朝示威人群发射催泪弹,出手似乎毫不手软。一时间形成“催泪瓦斯战场”的局面。周日的也没认为是“反送中”运动爆发迄今为止暴力最严重的一天。

但有报道指出,警民攻防似有“无言默契”,至昨晚11时起,示威者陆续撤离抗议现场。看着示威者开始离去,防暴警察清场攻势也趋于和缓,甚至还有员警直接脱掉防护装备、躺坐在马路上休息;而在地铁站内,除有市民留下的港币供示威者购买车票,更有人留下干淨衣服让示威者更换。

 

据香港警方介绍,在驱散激进示威者的行动中,警方暂时拘捕至少49人,涉嫌干犯未经批准的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等罪行。香港泛民派议员毛孟静警告,香港已陷和平游行暴力收场的恶性循环。

 

针对周日的行动,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激进示威者目无法纪,以暴力破坏社会安宁,我们予以强烈谴责,会继续全力支持警队严正执法,遏止所有暴力行为,尽快恢复社会秩序。”

 

中国港澳办发言人杨光今天说,香港近期抗争已“严重触碰一国两制底线,绝对不能容忍”,将坚决支持特首施政、坚定支持警方严正执法及惩治犯罪份子。

目前的局势是,一边是态度强硬的官方,动辄采取恫吓和威胁,甚至上周释放出不排除向香港派驻军队的选项的来对付香港这个不听话的“孩子”,另一边是力争捍卫香港自由,要求港府回应“五大诉求”,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似乎都不能吓退誓言要维护香港自由的市民。

 

北京强调,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确保一国两制实践不走样、不变形。但目前香港遭遇的重大政治危机,再度重创港府执政威信与“一国两制。”

 

同一个“一国两制”,北京强调更多的显然是“一国”,港人显然更期待真正的“两制”。,元朗暴力事件后,香港警民对立升高,示威者近期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政治诉求和意味越来越浓。香港年轻人喊出的最多诉求都是要“自由”。

针对香港的局势,台湾中央社周一刊文引述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中东和北非事务专家,学者奥塔威(Marina Ottaway)在独立新闻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发表“从香港到埃及:公民社会的终极力量”评论文章说,公民社会软弱无力,无法对抗组织严密的政权,这是阿拉伯世界近几年的写照。 但公民社会难以发挥影响力的情况不只是阿拉伯世界的现象,从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争民主的示威遭中国政府暴力镇压,到持续中的香港反送中示威集会,公民社会一直遭到掌控权力的政权压迫,到现在仍然如此。公民社会在短期之内压过有军方当靠山的政府,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如果从长期的观点来看,情况就不是这样。 他认为, 运用暴力方式可以迅速结束抗争,犹如中国政府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上所做的事一样,因为公民社会毕竟敌不过坦克。但奥塔威认为,政府的权力终究有其极限,不管杀害多少人、解散多少团体,公民社会永远都会存在,这是公民社会的力量之所在,也是政府确实会对它戒慎恐惧的原因。

 

目前,种种迹象显示,香港反送中运动八月份还将持续, 7月28日的游行与大规模连串冲突凸显,港警对聚众集会游行发出“不反对”或“反对”通知书的法律程序已形同虚设。

 

现在的问题是,遍地开花的抗议浪潮在何种程度上继续走向极端?中央政府是否会动用“基本法”中有关派驻军队的方式镇压的条例解决?港府下一步将采取何种对策,是否能化解危机?

 

法广RFI 艾米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