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了?老臣王岐山的难言之隐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7月1日与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会面
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 )自从王岐山“违例”当了国家副主席之后,至今外界对他的角色一直揣摩不定,有认为他将是灰衣大主教,继续帮着习近平震慑党内群雄;有认为是他会继续做救火队长,中美谈判燃眉急的时候请他出面化解。

结果似乎都不是。七月一日那天,发生了很多大事,中共98周岁;香港挑战习近平;王岐山说了几句话,似乎点破了一个谜。

 

王岐山当了副主席后,见的人很多,公开报出来的很少,出国发声最大的一次是2018年11月6日出席新加坡创新经济论坛那次,并且借机会请来了基辛格,基辛格在北京说出“美中关系再也不会回到从前了”那句比较悲凉的话。

 

但是,他在习氏第一王朝时期2013-2017建立的“赫赫功勋”,让他得以六十八岁破除“七上八下”党内规矩,“违例”当上副主席,如此神力,让人很难相信他接下来的角色只是礼仪礼仪。

 

七月一日发生的事不少,其中一件是王岐山会见到访的老熟人--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时说的一句话:“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见面就算熟人了。13年时间,你变得成熟了,我变得老了,你搞外交了,我现在负责协助主席做一点礼仪性外交。”

王岐山很自然地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向外界发出一个信号。他似乎明白无误地暗示,老臣老矣,不要再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身居高位,忌讳言老,说这句话,令人意想不到。亲北京的多维网称:“礼仪性外交”是王岐山2018年3月开始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之后,首次公开对外阐述自己的政治角色定位。

 

王在十九大结束后说过一句,最大的腐败就是政治腐败,一句话点醒全党,只要政治上跟着习,像李鸿忠那样“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其他的腐败不算太腐败,这句话,大大地强化了王的余威。

 

2018年8月,美国《华尔街日报》曾经报道,王岐山在当年5月会见美国商业人士的时候,否认了自己是“打理中美关系的负责人”,称自己作为中国国家副主席的工作是习近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这似乎显示,他一方面明示俯首称臣,一方面暗暗期待一点什么。

 

但是这一切终究都没有,也许恩赐还没有降临,中美谈判,用不着他,华尔街认识的那班人马在特朗普时代起不了太大作用,他有一次做请,旧识来得不多,中美这场谈判,谈着谈着砸锅了,现在又喊着要谈,更用不着他这种和事佬了。

 

知情人士表示,王岐山的这种状况,显得是被习近平疏远了。

 

据分析,即使在王助习近平反腐最红火的时期,习对王并不放心,有人披露的习私下派人调查王,看起来荒诞,但知情人士认为真实性不低。王的确有中共一般干部没有的才能,敢说敢想,杀伐决断,借着当年与习近平梁家河盖过一床被子的经历,所向披靡,习要反腐,集中大权,清除党内障碍,王是最好的选项。

分析称,习疏远王,一方面当然是功高盖主,不能让他继续“能干”下去,另一方面据说是王周围的一班谋士坏的事,他们个个心高气盛,私下说“习不如王”。这句话让习听到后恨得咬牙切齿。当然,外围的原因包括,十九大习把所有的大权都掌上了,常委会,政治局几乎没有对头了,更有一帮诸如蔡奇、李鸿忠、陈敏尔等等的吹鼓手,天天歌颂,定义一尊,习也得意满满,王岐山也就不重要了。

 

去年中共强行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王岐山的谋划之功不可谓不高,但是,习近平可以说修宪后上到了权力顶峰,之后就是走下坡路了,接着就是从中美贸易纠纷发展到贸易战,经济萎靡不振,党内怨声不断。习是否还对那场修宪完胜保存着美好的记忆?难说。

 

那么,王为什么要卷土重来,习为什么让他这样做?比较耸人的说法是习宁肯让我不即不离,“在里面比在外面好”。有些分析宁肯相信习仍然觉得王会用得上。当然,王如果能止住中美贸易战的话,习也不会不用,但看来王已失去了这方面的神力。

 

王岐山读过托克维尔的『美国民主与法国大革命』,真读过的,这一点明显与习近平不同,他当副主席是恋栈,是舍不得权力,还是不懂得“飞鸟尽,良弓藏”那句古训,不少人相信,他是害怕自己先前反腐反掉的那帮人找机会寻仇的。

这样,王岐山就处在目前这个外界看来依然还有点老臣凶猛,实则也就礼仪礼仪的角色?

 

有人分析过副主席这个角色重要与否全取决于正主席习近平,习近平给他权力,他就有 ,习近平不给,他就没,现在看来习近平让他闲着。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