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如何变成了“中外关系破坏部”


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
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 )许多人注意到一个现象,中国和欧美的关系数月来日趋紧张、给人的感觉似乎越来越敌对,有些观察人士分析这与中国外交部官员的“努力”营造气氛很有关系。他们似乎都不善于“外交辞令”,严重缺乏弹性,发言人语气横蛮,驻外使节炮弹连连,不像外交,更像在对外作战。

中加关系的败坏,中国外交部自有一份“功劳“。加拿大因孟晚舟事件卷入中美争端,中国驻加大使卢沙野轮番严斥加拿大。香港零1发表评论指卢沙野成了“重炮手”,评论称对比卢沙野“重锤出击”,倒是孟晚舟的父亲,华为创办人任正非反而显得柔性与理性,疑问:“为何外交显然自身无法做到软硬兼施,反而要有民间人士补上代办?”卢沙野被指主动走上火线,指责加拿大拘捕孟晚舟是“有预谋的政治行动”,“加方此次做法让中国人民寒心”。在中国施以报复拘捕两名加拿大人招致渥太华联合西方盟友谴责时,卢沙野炮轰西方双重标准,践踏中国法制,并且保持“白人至上主义”。发展到后来,卢沙野甚至警告加拿大当局,如果禁止华为参与加国5G建设,将会面临“后果”,俨然是一位判官! 本来与美国立场有别,比较中和,更倾向与北京友好的加拿大特鲁多政府,在中国外交使节的努力下,一天天与中国敌对起来,加方的口气也越来越强硬。

有分析指,卢沙野如此,这与外交部长王毅“语不惊人死不休”,动辄以训斥霸气的语调说话有关,据说这是为了要向西方国家争夺话语权,结果成了骂战。举一个也是跟加拿大有关的例子,中加两国外长2016年6月1日举行联合记者会,一名加拿大女记者就香港书商失踪事件发问如何促使中国改善人权?问题并没有直接指向王毅,王毅则怒斥女记者 “傲慢”,他手指记者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所谓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王毅反问女记者“你去过中国吗?”“知道中国从一穷二白,帮助六亿摆脱贫困吗?”“知道中国人均8000美元的第二大经济体吗?”“知道中国把保护人权列入到宪法当中了吗?”......那本来是一个展示大国形象的场合,王毅恼羞成怒,忘记了外长风度,记者会成了斗气会。

 

目前因为香港反送中事件,中英关系紧张,英国外交大臣亨特敦促北京按照『中英联合声明』规定行事,当记者7月3日就此提问时,中方发言人耿爽以讽刺和谩骂结合的口吻称英方“还沉浸在昔日英国殖民者的幻想当中,还执迷于居高临下对他国事务指手画脚的恶习当中,仍然不知悔改,继续信口雌黄。”

可能“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部长示范,外交使节争先恐后,住瑞典大使桂从友,本来默默无闻,2018年9月,一家中国旅客深夜在斯特哥尔摩蹭店不成反遭警方赶走,反而倒打一耙指责瑞典不人道。大使本应了解事实,出面熄火,行中庸之道,既与这个和平美丽的北欧之国维持良好关系,又不失代其祖国关怀子民的情怀,然而大使处于战斗状态,连续不断高调接受媒体访问,有意忽略细节,义正词严谴责瑞典不讲人权粗暴对待中国游客谴责瑞典人权出了问题。记者问他曾姓游客一家提前十几个小时到旅店是不是有问题,桂大使竟然说:“那不就是早到几个小时吗?”令记者语塞,桂大使在前方作战,外交部在北京力挺,一时中瑞关系似乎乌云密布。当时就有网民笑讥讽,跟瑞典扛上了,了不起。

 

怪发言人吗?怪大使吗?分析人士指这跟外交部的领导有重大关系,再往深里看,其实跟习近平个人作风有重大关系,习近平要大家敢于斗争,以牙还牙,王毅迎合了习近平喜欢在国际场合表现得很强悍的嗜好,王毅的表现,颇得上意喜欢,最后提升为副国级。

据了解中国当代外交史的人观察,从周恩来、陈毅、姬鹏飞、乔冠华,甚至到钱其琛,都是“外交谈判老手”,“轻易不动声色“,据指外交部开始向战斗部演变是从李肇星部长手上开始的。2006年2月中国外长李肇星与欧盟三驾马车在维也纳举行会议,会后新闻发布会上,一名记者问李肇星如何看待六四问题,李肇星直斥记者是政客,教训“记者不应该做政客”,李部长出人意料的表现,满座皆惊。

 

有网民议论:“外交部在王毅主持下,成了中外关系破坏部!”这话也许说重了?但中外关系渐渐失去了和缓、谈判、圆通、交流的空间,中国与欧美多国关系恶化却是不争的事实。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