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隐患 李鹏虽死但哪管洪水滔天


让中国忧虑的三峡水库/网络照片

 

(法广RFI 安德烈)最近中国洪水泛滥,前一段因三峡大坝变形被压下去的争议又被提了出来,这一次主要质疑的三峡水库的蓄水问题。就在这时候传出前总理李鹏过世的消息,让人们想到他除了六四,还有另一件出名的事,全力促成修建三峡水库。三峡水库开始聚水时,李鹏激动地庆祝“千秋大业”。

六四事件之后,李鹏虽未能如愿当上总书记,但权势熏天。他全力推动因各方反对而搁置的三峡工程。

 

“千秋大业”不久之后就问题连连。追溯更远一些,从五十年代以来,三峡工程上马不上马,一直存在着巨大的争议,一些坚决反对三峡工程的科学家比如水利专家黄万里终生因此倒霉,但是终生反对不止,认为建造大坝将祸害中华民族。六七十年代文革动乱,此坝无从谈起,八十年代,建坝之说再度兴起,但是反对声强烈,全国政协反对的声音最大。当时主政的赵紫阳询问邓小平,邓说了一句:上马有政治问题,不上马更有政治问题,支持建造。

 

但是争论一直持续到六四之后,最后在江泽民六四后仓促上台定案。江当时权位不稳,李鹏咄咄逼人情形下,同意建造大坝。李鹏在党内斗争胜利了,但在举手机器全国人大表决时,仅以相对的最低支持率通过: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这种情形不是绝无仅有,也是十分罕见。有分析指,可见三峡在中共党内从来就没有共识,只是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一派,如李鹏者急于“建功立业名垂青史”。

 

三峡工程自始至终争论不休,从强制拆迁到迁移百万沿河人民,从地质破坏环境污染到蓄水淹没千年古城古迹,质疑声从未间断,大坝开始蓄水时,官媒新华社报道,大坝将预防万年不遇之特大洪水,同一个官媒后来又说防的是千年不遇的洪水,最后倒退到百年一遇。央视后来又引述专家表示,不要对三峡防洪能力指望过高,这种翻来覆去的表述引发更大疑问。但即使能预防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也令人怀疑,是今年湘江流域的洪水仅仅是五十年不遇,三峡似乎并未起到蓄水协调拦阻之功。

 

三峡大坝的建造质量也引起质疑,前水利部长李锐之女李南央引述专家说,当时的水泥强度严重不过关,三峡大坝的混凝土浇筑至少需要410万吨强度,可当时中国国内能实现的最高的强度是207万。按理说不应立即上马,但鉴于六四后形势,还是上马了。结果至今关于大坝质量的争议不断。

 

在几周前三峡大坝变形照片谷歌公布后,举世皆惊,唯有当局在起初欲掩盖后终于承认变形,但又辩解这只是在弹性区间内的变形。这种迅即“灭火”的做法,虽能一时引导中国国内舆论转向,但也让许多人疑虑越来越深。

 

中国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曾经一再指出,三峡大坝上马,早晚还是要炸掉;长期研究三峡工程的王维洛博士也多次指出,未来,三峡大坝一定会出事。但是,对于急功近利的中共,未来不在话下,形象工程最重要。

 

三峡大坝引发如此严重深重的怀疑和忧虑,主要是因为坝下流域,是中国最富庶的长江流域,最蓬勃的经济发展地区,有几亿生灵,人们担心领导人短见酿成历史大错。即便是现在,也有专家认为,亡羊补牢,仍未晚矣,希望立即公开讨论,进行独立调查,与其存在大坝决堤祸害子孙的重大隐患,不如早点纠错免除可能的悲剧。

 

有网民评论,说不定经过独立调查之后,果真得出如官媒所报道的三峡大坝固若金汤的结论,几亿生灵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三峡工程责任非李鹏独自承担,但李鹏在三峡大坝终于开建所起的作用巨大。许多人怀疑要真正展开调查恐怕很难,现在,三峡工程已经变成政治工程。习近平视察三峡大坝,特意带上李鹏之子李小鹏,就有分析指出,这意味着习对李鹏修造三项工程的肯定,也意味着习对李鹏镇压六四的肯定;另外,习近平权力高度集中的同时,党内暗伏地敌人不少,他需要拉拢前大佬们的势力。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