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谷歌三峡大坝图有技术失误但确存隐患


                                                           网传谷歌地球APP显示的不同年度形状迥异的三峡大坝图片/网络图片

 

(法广RFI 杨眉)今年七月初一位名叫冷山的网民在网络发布的一张显示三峡大坝的变形的谷歌图片引发轩然大波,三峡集团在第一时间否认大坝出现变形指控谷歌照片存在技术原因的之后,又在几天后承认大坝确实存在“水平位移与垂直位移”,并强调指出:“坝体变形处于弹性状态,各项指标均在设计允许范围内”。中国官媒7月10日也邀请了当年三峡工程第三期工程质量检查的负责人中国社科院工程院士陈厚群先生,陈厚群院士在访谈中列出了三峡大坝坝基,坝顶的一系列位移数据,特别强调:“坝基上下游方向水平位移在 -0.24 mm~4.63mm之间,蓄水前后坝基位移变化多在1.0mm以内”。陈厚群先生确认了三峡集团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各项指标均在设计允许范围内”的信息。

那么,谷歌图片是否存在技术上的失误?三峡大坝是否确实存在位移?陈厚群先生虽然也同三峡集团一样强调各项指标均在允许范围内,但却为何没有公布各项指标的具体数字是什么?在西方,比如说法国在大坝管理安全是否做到透明?

 

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先后采访了目前任职于新加坡大学的法国电子探测工程师罗宾·格鲁埃尔(Robin Gruel),法国地理河流专家让-保罗·布拉瓦尔先生(Jean Paul Bravard )先生,以及就三峡问题多次发表评论的旅居德国的中国水利问题专家王维洛先生。布拉瓦尔先生对亚洲河流多有研究,他出版的有关水坝环境后果一书中有一大部分涉及中国。

 

首先,就谷歌图片的真实性问题,格鲁埃尔先生在接受本台书面采访时表示对他来说,这张照片毫无疑问存在技术失误,他解释说,为了消除卫星图片拍摄时拍摄物被云雾笼罩的部分,谷歌一般会使用另外的图片来弥补,从图片上可以看出,很明显,图片东部光线更加阴暗而西部则更加明亮,显示两张图片并不是拍摄于同一个时间。在两张图片交叠过程中由于拍摄的角度以及地球曲率等因素的不同而很可能出现偏差。类似的偏差其实十分普遍,但是由于大坝是直线建筑所以就会显得特别明显。他认为谷歌用来取代的图片很可能来自数字地面模型,这种模型对大坝蓄水前与蓄水后的形状反馈不同,导致画面出现失误。再加上图像处理完全是由计算机自动处理,所以类似的失误经常发生,Robin Gruel先生向本台发出了另外两张出现巨大偏差的谷歌图片。

 

本台就此询问了谷歌法国分部,但至今尚未收到回音。

 

应该说谷歌图片存在技术失误似乎已经被公认,事实上,类似的图片几个月前就已经出现在网络,但却并未引发网民的特别关注,其中原因也是由于它缺乏可信度。但今天为何会引发如此巨大的方向,这或许是由于中国南方今夏再度发生重大水灾,而中国官方不闻不问的表现引发网民反弹,再加上官方从一开始就在三峡大坝信息上严重缺乏透明,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今天也令人失望。在这样的背景下,民间才爆发敦促各方公布三峡大坝真相的强烈要求。当年三峡工程的工程负责人陈厚群也不得不出面澄清,但是,对旅居德国的水电专家王维洛来说,陈厚群并没有给公众提供完整的信息,并没有满足中国公民的知情权。

 

王维洛:陈厚群先生没有给出工程设计时确定的许可的位移的范围,他虽然公布了一系列位移的数字,但是,我们从官方《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11年》公布的数字来看,这些数字与陈厚群公布的数字存在出入,即使出入的范围十分有限。比如说: 根据《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11年》,船闸南北高边坡最大累计位移分别为71.57毫米和53.90毫米,升船机北坡向闸室中心线最大位移56.77毫米,冲砂闸南坡向闸室中心线最大位移36.23毫米。这些位移的数据都超出了陈厚群公布的数字,而且这些数字仅仅是2011年的,那今天的数字究竟是多少?既然他说到最大位移,那为什么不给出位移的最大允许度?另外,我还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还有一个同样令人担心的现象是三峡大坝渗漏的现象,三峡集团也没有对外公布。我在一篇文章中就介绍了三峡渗漏的数据。

 

法广:大坝渗漏现象应该是所有的大坝都存在的现象吧?

 

王维洛:这也同样涉及到设计许可度的问题,渗漏多少及其发展趋势这些都应该在设计最初就有大致的限度。

 

法广:还有一个问题特别重要,您长期跟踪三峡大坝的位移与渗漏方面的数字,根据您的观察,大坝运营以来,总体的趋势是什么?位移幅度是日益加大呢还是在逐渐回收?同样渗漏是越来越严重还是有所缓和?

 

王维洛:对这些我还没有来得及做系统的研究,因为寻找这方面的数据非常困难,而且我也是只不过业余打义工而已,我要提醒大家注意官方并没有公布所有的数据,或者他们公布的数据存在失误。

 

法广:现在看来,三峡大坝存在位移已成为共识,关键在于位移实际数字是多少以及是否超过当初设计的允许范围之内?您在海外工作多年,参观过全世界许多著名的水坝,国外的大坝在类似的数据上是否都对外公开?

 

王维洛:国外的大坝有许多都由第三者检测,这是与中国最大的区别,中国过去和现在都一样,从设计,建造,到监工及最后的监督都只有一方,这是十分危险的。因为他永远不会公布真相。这其实同核电领域也一样,在西方核电安全一般都是由第三方来检查,而不是由核电站自己负责,所以民众的感觉相对安全。

 

气候变化以及混凝土寿命的不确定性导致大坝安全指标难以确定

 

法国是一个核电大国,法国的核电安全确实是由一家独立的监督机构负责,但是法国的水电安全监督又如何呢?据介绍,法国今天依然运营的500多座水坝中绝大多数由法国电力公司修建,管理,水坝安全问题由水坝修建方与法国政府负责。法国地理河流专家Jean Paul Bravard先生向本台介绍说:

 

Jean Paul Bravard: 法国电力公司2006年出台一份内部报告,报告对法国国内五百座水坝的情况做出了总结,报告认为其中四百座存在安全问题,另外一百座水坝则面临更加严重的威胁,法国电力公司承诺规划对有安全问题的水坝进行整修,有些水坝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法国电力公司拥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对水坝进行整修。但是,还有一些小型的水坝面临威胁。在法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两次严重的水坝溃坝灾难,一次是在十九世纪末,另一次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经造成四百人死亡,之后,六十年来,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所以,由于上述原因,法国在水坝安全问题上相对谨慎。

 

法广: 国际水电行业在水坝的渗漏以及移位等问题上是否存在一些统一的标准?

 

Jean Paul Bravard :应该说,这很难确定,因为世界上存在各种各样的规模不等,高低不同以及建筑材料各异的种类繁多的大坝,过去法国电力公司曾经用铅线来检测大坝是否移位,今天有更加现代的用激光测试的方式。必须根据各方面的因素,建筑大坝的工程师才能够确定坝基移位的允许度应该是多少。最后我要强调的是:美国耶鲁大学日前公布一份水电专家的研究报告指出,科学研究工作者本身在大坝的承受能力方面存在诸多疑问:因为气候变化究竟会对江河中的水流量具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没有人能够回答,再加上建筑大坝的钢筋混凝土等建材的寿命上原本就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也就是说,当初设计修建水坝时所计算出的有关水坝安全的系列数字必须按照今天的河流水流量以及混凝土的承受力等其他因素而做出具体的调整。

 

三峡大坝当初修建时一定曾经制定了一系列的安全数字,虽然这些数字看来并未对外公开。但是,按照布拉瓦尔先生的说法,这些数字还必须根据今天的水流以及大坝建材的具体磨损状况而做出及时的调整。

 

今天的环境与发展节目邀请法中专家一同讨论谷歌图片的真伪以及三峡大坝的安全指标,感谢王维洛先生,布拉瓦尔先生以及格鲁埃尔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

 

相关文章链接:

王维洛:三峡大坝在变形位移之中 也谈三峡大坝的经济使用寿命

王维洛:学会思考问题,得出自己的结论 关于三峡大坝变形几个读者和观众提出问题的回答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