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郎普为日韩斡旋对立将有多难?


                                                           从左到右特朗普,安倍,习近平,WTO总干事阿泽维多,澳洲总理莫里森。G20峰会数字经济会议/法新社

 

(东京专栏/法广RFI 东京特约楚良一)美国总统特朗普19日对记者表示:韩国总统文在寅求他为持续对立的日韩关系做中介人,他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将给予合作。而特朗普是否能做好这个中介人呢?他能够使日韩关系言归于好吗?

在大阪G20峰会结束后,特朗普在日本大阪举行了一场闭幕式新闻发布会,然后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一起飞往首尔,当地时间30号上午在青瓦台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晤,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的发言人高旼廷在7月20日的声明中表示,在特朗普与文在寅的会谈中,文在寅表示:希望特朗普能够关心最近日韩两国间的对立。高旼廷指出,文在寅希望特朗普通过外交途径帮助解决韩国与日本间的贸易摩擦。

 

会谈时虽然日本方面还没有发表对韩国限制半导体出口的措施,但是日方媒体已经报道了日本方面可能从经济方面对韩国的强征劳工判决问题采取报复措施。

 

特朗普7月19日在白宫参加阿波罗登月50周年纪念活动时表示,应韩国总统文在寅的请求,美国将参与斡旋韩国与日本间的贸易摩擦。特朗普指出:两国围绕贸易问题关系紧张这是没错的。有关日本和韩国的关系的问题是一个很吃力的问题,我喜欢日韩两位首脑,我喜欢文在寅总统,我是怎样认识安倍首相的,也是众所周知的,他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如果他们两个认为有必要要我合作,我就要给予合作。

 

特朗普在这里强调的是:如果安倍首相也向他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他将给予合作。那么安倍首相会不会向特朗普提出这样的要求呢?是可能的。日本政府6月19日,向韩国方面提出委任第三国选定仲裁委员,设置仲裁委员会。回答期限到7月18日晚上24点为止,但是韩国政府拒绝了日本政府方面的要求,为此日本外相河野太郎7月19日在外务省召见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向韩国方面提出了强烈抗议,如果特朗普重提此事,并表示美国愿意作为第三国在这一问题上进行仲裁,那么安倍首相也会同意的。

 

美国调停日韩之间有关历史问题上的分歧,是有先例的。2014年日本时间3月26日凌晨,在荷兰海牙的美国驻荷兰大使官邸,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美国总统奥巴马、韩国总统朴槿惠举行了会谈,当时日韩两国的关系因为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逐渐恶化,以至首脑会谈难以进行,因此说安倍这次会议奥巴马也有缓和日韩对立的意味,日韩首脑会谈在这以前是在2012年5月,当时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与韩国总统李明博在北京举行会谈以来首次会谈,也是安倍当选首相会首次与朴槿惠举行会谈。

 

当时美国方面的形势是对韩国有利的,美国众议院当地时间2014年1月15日, 通过了有关促使日本遵守美国于2007年在众议院通过的《慰安妇问题决议案》的相关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卿促进日本政府解决慰安妇问题悬案。美国参议院也于是年1月16日通过了该法案,并在1月17日送往美国政府,由奥巴马总统署名正式立法。

 

海牙的日韩首脑会谈没有涉及日韩所争论的历史问题,但是朴槿惠在2014年3月25日接受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专访时表示,日韩关系恶化的起因是日本一部分领导人的言论和行动。而安倍首相最近表明将继承日本历代内阁的历史认识,使人看到解决这个问题的一定的进展,这是令人欣慰的。

 

日本与韩国2015年12月28日就二战时期性奴隶--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日本表达“由衷歉意”,并提出支付10亿日元为韩国慰安妇设立补偿基金,从而平息数十年来在这一问题上的争议。

 

这次日韩的和解,可以说是日本方面对韩国方面的让步,文在寅总统上台之后,日韩之间在劳工赔偿、慰安妇等问题上的矛盾和冲突再次爆发出来,韩国方面已经不再承认日韩2015年末有关慰安妇问题的协议。

 

但是这次美国的调停,却具有很大的难度,因为这次日韩的冲突,是与韩国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相联系的一场政经与法律问题上的全方位的对立。

 

二战以后,由于当时韩国不是《旧金山和约》的当事国,因此没有和日本建立邦交,1965年,双方为了建立邦交,签订了《关于日本国与大韩民国之间基本关系的条约》,简称《日韩基本条约》,同时作为其附属文件,签署了《有关财产及请求权问题的解决及经济合作的日本国和大韩民国的协定》等,也就是常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根据这些协定,规定日本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其中3亿美元为无偿援助;2亿美元为有偿援助。由此两国及国民间的赔偿要求权完全的,而且最终地得到了解决。

 

但是关于这个协定是否包括个人请求权问题?韩国国内在政府、议会、司法等方面一直有不同的意见存在,甚至在日本国内也有不同的意见。在这个过程中,两国政府的政府的见解和司法见解都是不断变化的。从以下的两个例子就可以看出。

 

据韩国《联合新闻》日本版2009年8月14日网上发表的题为《政府表明立场:征用被害者请求未付工资困难》一文,文中指出:首尔行政法院14日明确表示:在征用被害者由于认为政府慰劳金政策上有问题而提起的诉讼中,大韩民国外交通商部向该法院提出了书面文件,文件指出:“被日本动员的被害者的未付工资的供托金,通过请求权协定,应该包括在从日本无偿接受的3亿美元的之中,因此向日本政府行使请求权是很难。”该文还表示:“这是1965年,《有关财产及请求权问题的解决及经济合作的日本国和大韩民国的协定》签订以来,政府首次表达这样的见解。”

 

而2012年5月24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被日本企业征用的9名韩国人对三菱重工和新日本制铁诉讼的上诉审中,韩国大法院首次承认日韩合并时代被日本企业征用劳工的请求权,认为个人的赔偿要求权没有消灭,因此要求下级法院重审。

 

而在1991年8月27日的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当时的日本外务省条约局局长柳井俊二在国会答辩中,言及日韩请求权协定,他说:“包含日韩两国间存在的种种国民请求权都已解决,是指日韩两个国家所持有的外交保护权的相互放弃,并不是个人请求权在国内法的意义上使其消灭。而是日韩两国间,作为政府,不能将此作为外交保护权行使的意思。”

 

因此,在这个问题,不仅是日韩两国在政治上和司法上的对立,就是日本国内和韩国国内,在政治上和司法上的认识也一直非常含混,如果日韩互不让步,就是让美国来仲裁,美国怎么能说得清?

 

另外,韩国最高法院去年针对日本企业所作出的要求其对二战时强征劳工进行赔偿的终审半决,作为三权分立的韩国政府,有没有权利干涉司法?这是一个关系到文在寅政权是否能存续下去的问题。

 

因此美国也认为这是一个“很吃力的问题”,能否中介成功?难以预测。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