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导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高敬文教授/2019年7月巴黎法广RFI

 

(法广RFI 艾米)高敬文先生(Jean-Pierre Cabestan)是法国著名社会学家、政治学家和远东政治专家,现任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的系主任。他长期以来关注和研究中国政治和社会经济等问题,2018年出版了新著《中国的未来:民主或专制》,对中国政治体制及其走向进行深入探讨。

最近高敬文先生在返回法国之际接受法广专访,谈到他对目前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民主未来可能性,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及后果以及新疆再教育营问题等问题的看法。

 

法广: 您在《中国的未来:民主或专制》一书中如何分析和预见中国未来民主走向?

 

高敬文:我比较悲观,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有两个。

 

首先, 中国如果要继续维持一党专制就要对反对或想改变一党制的人进行打压,所以中共不可能接受在野党的出现,因为一旦有在野党,积极分子就会被抓,被关押强迫坐牢。其次,中国老百姓大部分也不要求民主。当然有些精英希望中国慢慢朝民主化发展,但他们为数很少,也没有多少空间可以发表意见,让大家了解认识他们的想法。

 

而且我在这本书里对中国的政治价值观进行了分析,我想中国的政治价值观不仅很传统,而且受到共产党影响很深。中国共产党1949年开始执政以来,持续了70年时间了,中国没有办法发展民主文化,所以,我想可以说中国大陆今天缺乏民主文化,这也并不意味着将来不会有所发展,现在中国的中产阶级发展很快,但是一般中产阶级并不特别要求民主,他们要保护自己的安全和自身利益,所以,谈到改变一党制度的问题可能还为时过早。

 

法广:不得不承认的是,中国共产党将近百岁,中共见证也70年了,是否可以说中共还是有它独特的统治方式,包括强势打压?

 

高敬文:我想中国共产党这个组织很有实力,已经有九千万党员,总数超过了德国人口,但有何意义呢?中共的问题是这是一个完全不透明的组织,如果不是党员就无法认同中共,对共产党的活动也不会有兴趣。所以我想未来共产党将遇到很大的挑战。因为如果要保持一党制度 ,就要保持秘密社会的方式,一旦公开就有分裂的危险,可能会分裂成两三个不同的派系,我想党内现在有自由派、改革派、保守派、独裁民族主义等派别。

 

习近平属于保守的,要强国强军的派系。

 

所以我觉得共产党现在还有未来,因为没有其他的势力可以取代它执政和领导中国。但未来最大的挑战就是内部的冲突,冲突会导致共产党内部的分裂,但这不是明天就会发生的。

 

法广:从全球范围看,你认为中国目前是否真的很强大?

 

高敬文:可以这样说,但中国现在还有很多弱点,而中国人自己最清楚弱点所在。这是一个上下级关系很强的制度,但缺乏团结性,每个人都只关心自身利益,大公司都要保持自己的既得利益,同时我认为缺乏和谐,反而有很多冲突。

 

同时也有一个合法性的问题。当然,习近平权力很大,但这个权利是否被接受也有疑问。我想精英阶层中很多人有意见,特别是他2018年三月修改宪法(按:取消主席任期限制)以来,很多精英阶层对他有意无限期担任国家主席有意见。这是一个退后的决定,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理念相反,是恢复个人崇拜,要终身做领袖的行为。这一点正是邓小平反对和担心的,因为这样会导致毛泽东这样的独裁再次出现的危险。

 

当然,独裁可以让中国在国际上比较强,但在国内有缺陷,比如权利继承和传承的问题都没有任何制度化的安排,每次权利交接都犹如政变。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弱点。

 

关于中国与美国的贸易战,我认为中国之前利用全球化的经济政策进行了发展,可以说滥用世贸组织的规定得到快速发展,出口多,进口少,加强外贸地位。但是我觉得现在除了美国外,其他包括欧盟在内的国家都有很大意见,认为中国态度很过分,不想继续这样继续下去。

 

欧洲是自由的经济,不给国企补贴,但中国的国企一直有政府的补贴,欧洲是开放的市场,但中国市场并不开放。在这样的背景下,当然不可能进行公平的竞争。所以我觉得现在到了一个该发生改变的时间了,中国经济将变软,会遇到更多困难。不仅经济发展减速,还有地方债务的问题,同时也有很多国企赔钱,比如大家都一直认为很成功也很方便的高铁,高铁票价很便宜,但高铁是赔钱的,赔得很多,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如果很多国企都赔钱,中国政府继续予以补贴,将无助于中国经济的健康,这是也需要注意的地方,我认为中国经济将来要面临更多的挑战和问题。

 

法广:中国经济下行也在国际上引发担心,因为习近平上台以来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很多国家实施高额贷款,俗称”大撒币“,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步伐放缓,这些接受了中国巨额贷款的国家是否也会面临风险?

 

高敬文:要小心,实际上并不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着同样的危险。有些国家都对中国债务很高,尤其是吉布提,这个国家的债务超过GDP百分之百,其中百分之八十是中国债务,对这个人口仅有一百万的小国来说这是个很高的数据。

 

另外还有巴基斯坦等国家都有这个问题,最近德国一个经济研究所的研究结果显示,目前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贷款已经超过了经合组织,这个结果很有意思,但也只是估计数据,因为这些中国对外的贷款有一部分钱并不离开中国,实际上只是从银行转到了国企中,也就是说,由国营企业完成一个项目,但钱不离开中国,但是发展中国家却要还钱给中国,如果没有钱就需要用石油还,比如安哥拉,委内瑞拉,刚果就是这样做的,但是对没有石油的国家就很麻烦。

 

所以,今年“一带一路”的论坛上,习近平说得就很清楚,说要小心,尽管这不是自我批评,但他承认要更加负责,在贷款之前要看这个国家有没有还钱的能力。

 

中国希望为国企拉来更多的项目,目前在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一半以上是中国公司参与制造的。可以说中国贡献很大,地位也很高,但另一方面,也要注意持续性的发展,如果不能持续,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法广:您如何看目前新疆的局势?

 

高敬文:新疆一个真正的悲剧,但我认为这是一个短期的想法和战略,未来对中国并不好。

 

当然我了解每个国家都要控制恐怖分子,但是怎么可以把维吾尔族20%的人口关进“集中营”(按:中国称再教育营)?希望这些人被洗脑?但是这些人会改善吗?他们离开后,会更加仇恨汉人,所以今后维汉如何共处?如何恢复和谐?这一点我不了解。

 

我们知道现在维吾尔族和汉族无法在一起生活,所以我担心恐怖分子今后的活动可能会更加厉害,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国际社会也予以了关注,但是面对中国这个强国,哪个国家敢说话?

 

大部分伊斯兰教国家也不敢发声,有一段时间土耳其曾经发声,但习近平立即请土国总统埃尔多安到北京访问,之后就闭嘴了。因为中国给了他很多项目,很多钱。所以现在土耳其政府不敢说话,欠中国很多钱的巴基斯坦政府也一样。唯一敢提意见的是美国和欧洲,但是是否会进行制裁?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