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李鹏家族将李鹏日记赠送北大或清华公开供民众阅读


 
一、巧合还是天意
 
几天前《明镜电视台》主持人陈小平博士来电,邀请笔者和李南央女士一起做一个关于三峡问题的采访,回答观众关心的一些问题,时间定在7月23日星期二,大约为11点钟,具体时间可以由笔者决定。笔者建议将时间推迟半小时。
 
也就在采访前几个小时传来消息,李鹏死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于2019年7月23日 18时57分发表讣告,给与李鹏极高的评价。这是巧合还是天意?
 
所以节目一开始陈小平博士就要求两位嘉宾谈谈对李鹏的看法。笔者建议,李鹏家族将李鹏日记全部赠送给北京大学或者清华大学,公开供民众阅读,让民众真实了解这位“永垂不朽”的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李南央遵照父亲李锐的嘱托,将《李锐日记》与部分书信和有关庐山会议以及土改的文稿秘密带到美国,捐赠给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笔者以为这是李锐的义举也是壮举,将个人日记全部捐献给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全世界的人都有机会去看这些未经任何删改的日记原文,包括日记中的错别字,这说明李锐先生的坦荡、光明磊落。李南央认为:笔者对李锐日记的评价,确实十分到位。“我爸说,日记一公布,他就赤裸裸了——李锐形象不再光辉,党文化烙印、人治烙印极其深刻。这是我佩服他的地方,个人形象和留下一手历史资料相比,无足轻重。昨晚还接到一位朋友的来信,要求抹去李锐日记中对她不利的一句话,我写了几百字的回复,希望她能够理解只有这些“不利形象”的叙述不被抹去,才是真正有骨头有肉的历史,才是完整的历史,而且只有各色人等都保持了原貌,才能向后人重现立体的历史。”希望李鹏家族也能把日记全部赠送给北京大学或者清华大学,让后人看到一个真实的、立体的历史。
 
二、李鹏,一个更改日记的人
 
李鹏退休后,专门从事日记编辑出版,并有一个班子帮助干这件事。李鹏先后出版《李鹏三峡日记》、《李鹏核电日记》、《李鹏电力日记》、《李鹏人大日记》、《李鹏经济日记》、《李鹏外事日记》和《李鹏六四日记》。笔者十分认真地阅读了《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得出的结论是:李鹏是一个为了某种利益可以更改日记的人。
 
日记是把每天遇到的、所做的事情以及自己想法及时记录下来文字。日记、日记,日有所记。日记最大的优点是所记载的事情是真实的,有时间、地点、人物,可以帮助回忆和恢复原景。
 
李鹏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的前言特别:“这本书是以我的三峡日记为主线,辅之以我历次有关三峡工程的讲话和自己起草的文稿以及有关文献,再附录当时的新闻报道编辑而成。同时在书中还配发了历来拍摄的相关照片,以求图文并茂,更加生动。我的三峡日记全部是从全部日记中摘选出来的,发表时除对个别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
 
保持日记的原貌,这是对发表的日记最基本的要求。李鹏三峡日记收编了自1981年1月5日至2003年6月28日之间有关于三峡工程的日记。从1981年1月5日至2003年6月28日一共8094天。在这8094天中,李鹏没有提到的一个人就是他的直接上司——赵紫阳。如果李鹏的《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保持了日记的原貌,那么李鹏一定是一个神仙,从1981年1月5日那天开始,他就知道赵紫阳是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制度的人,因此在日记中不屑留下这个坏人的名字,以免脏了自己的日记。
 
笔者一开始也不相信,觉得不至于吧。李鹏从担任北京市供电局局长后一路官运亨通,赵紫阳是一个重要人物,特别是赵紫阳组阁,李鹏当上电力部长,就算胡耀邦大力推荐,负责组阁的是赵紫阳。之后赵紫阳又把李鹏提升为副总理、第一副总理。赵紫阳当上总书记后,李鹏当上了总理,就是有几位老人的支持,要是赵紫阳不愿意搭班子,李鹏也当不了总理。李鹏当部长、副总理、总理时的讲话,左一个赵紫阳的指示,右一个赵紫阳的指示,这些都白纸黑字地留在那里,是抹杀不了的。难道这一切都是李鹏表演给赵紫阳看的?那时候,李鹏就火眼金睛看穿了一切?
 
最初笔者也不敢相信,认为可能是自己阅读得不够仔细,多有遗忘。为了慎重起见,笔者将《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的每一页、每一页上提到的名字都记录下来,最后确定,李鹏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中没有提到过赵紫阳的名字。
 
三、李鹏什么时候参加革命?
 
笔者对李鹏的不良印象并非起源于三峡工程或者六四大屠杀,而是来自一位来访的贵客。那应该是胡耀邦下台后、李鹏当上总理后不久。一位到家来访的贵客,当年与李鹏等一起在苏联留学,也是革命领导人的遗孤。她讲述了这么一件事。李鹏当上总理以后,这批1945年前或1949年前从延安或者其他解放区到苏联留学的革命领导人的后代串联后找老同学李鹏,谈到他们(包括李鹏)参加革命的时间都是从苏联留学回来后、也就是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开始计算的,这个计算方法不合理,很吃亏,因为那个时候分1938年抗战之前参加革命的,1945年抗战胜利前参加革命的,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参加革命的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参加工作的组别,参加革命年代不同,待遇,特别是退休之后的工资、待遇和医疗费报销的比例不同,差别很大。他们要求将参加革命的时间改为1945年抗战胜利前,因为他们在延安站过岗,放过哨,查过路条(还都是7岁到12岁的孩子)。李鹏很有思路,告诉说,这件事你们去找家华(邹家华副总理,也是这批人中的一员),让家华打个报告给我,我给批一下。这件事就办成了。所以李鹏参加革命的时间是在1941年,也就是抗战胜利前,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拿着梭镖查路条的时候。你不能不佩服李鹏是一个善于把事情干成的人,利人利己,点水不漏。李鹏利用这种办法结帮拉派,所以明镜电视老板何频说,在国务院里,李鹏的人缘比赵紫阳要好。
 
四、李小琳是靠自己的能力打拼上去的?
 
靠自己的能力打拼上去,就是自力更生的意思。中国有两位最著名的女性是靠自己的能力打拼上去,一位是赵思雨,一位是李小琳。据说赵思雨是以超高分数横扫胜出的美国高考状元。有网友翻出赵思雨在某直播平台上分享以高分考入斯坦福大学的经验,在直播中透露自己的ACT(美国高考)成绩,并强调斯坦福大学录取她,是看重她的态度和学习方式,象真事一样。2006年6月7日人民网刊登没有署名的《李鹏之女李小琳 不靠老爸靠自己》的文章,说李小琳是靠自己的能力打拼上去的,而不是靠老爸李鹏上去的。2006年11月9日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发表《李小琳:我是靠自己努力》的文章,其中一段是李小琳自己讲的:“在中国没有太子,更没有什么党派。或许是中国的历史比较长,以往还是一个封建的社会,因此一些人可能想这样描绘,但我真的不认为中国有什么所谓的太子党。我的成长历程也是一步一步的,从大学毕业后在最基层工作,曾经做过技术员、工程师、科长、副处长、处长、副总、到总裁,与一般中国人一样,一个台阶也没有漏,是我自己努力的成果。”1977年李小琳参加文革之后的第一次高考,考上什么大学,读什么专业,李小琳不愿意说,简历中也没有,因为那时老爸李鹏还只是北京供电局的局长。几年过后,李小琳大学毕业,要考硕士研究生时,李鹏已经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主管文教系统。李小琳“考”上了清华大学。根据高新撰写的《李鹏女儿李小琳如此厌恶自己的“五大娘”学历》一文揭露,“有的必修科目如《微机原理》,由于李小琳女士‘屡次考不及格’,这门课程的任课教授周明德先生又不肯通融。于是,电机系最后干脆就取消了这门必修课,由于有李鹏对爱女的保驾护航,李小琳有惊无险,最后得以胜出。”笔者相信,电机系取消了《微机原理》必修课的考试,真不用李鹏出马,李小琳靠自己的能力就能搞定。周明德教授是条汉子,敢给李小琳不及格,坚决不通融,坚持做老师的基本道德。不知道李小琳其他一些科目的那些教授是否有周明德教授一样的骨气,一样的肝胆,还是早早给李小琳一个好成绩,送一个投名状,说不定日后还有好处。笔者必须指出的是,为李小琳而取消一门必修课的考试,可以看出,清华大学已经堕落到什么地步。中国的根本问题,还是教育问题。如今中国大学的校长,能和当年的蔡元培先生相比吗?。
 
李小琳的能力很大,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温家宝在下台之前批给李小琳几百亩土地,不靠老爸靠自已。买土地要现金,而现金一时周转不过来,问三峡集团的曹广京、陈飞借。后来中央查下来,曹广京、陈飞丢了三峡集团老总的职务,平级调动,但是失去了再高升的机会,李小琳却毫毛未损。
 
五、李小鹏出污泥而不染?
 
李小鹏应该是1978年参加高考的,考取的华北电力学院,所在系科是电力工程系,学的是发电厂与电力系统。1982年8月毕业。1990年8月任中国电力科学院电力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1991年10月任华能公司总经理助理,1993年任副总经理,1995年总经理,1999年董事长。后因李鹏觉得家族缺乏政治保证,让李小鹏弃商从政。2008年5月李小鹏任山西省常委,2008年6月担任山西省副省长,2010年6月出任山西省常委副省长。2012年中共18大上当选候补中央委员,得票为最后一名。2012年12月出任山西省委副书记、代理省长,2013年1月代理省长转正。2016年9月出任交通部部长。在2017年中共19大上当选中央委员。
 
李小鹏可以说是“出污泥而不染,亭亭玉立”。李小鹏在山西省委的同事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贪污腐败分子,整个班子都烂了,唯有李小鹏例外。山西官场地震成为维基百科的一个词条。李鹏家的未来,不在于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讣告怎么写,而在于李小鹏在中共20大上是否能够当选政治局委员。李小鹏1959年生,到2022年中共20大,他应该是63岁。如果在中共20大当不上政治局委员,到到2027年中共21大,李小鹏68岁,按照七上八下的原则(七上八下这个词本来自长江洪水高发期是七下八上,指七月下旬与八月上旬),李小鹏要当不上一把手就必须下来了。李小鹏是否能在中共20大上当上政治局委员,就关系到李鹏家族是否能得到不死的铁卷证书。阻止李小鹏在中共20大上当上政治局委员,应该是中国人努力的目标。
 
六、对不起,我们未能阻止他们
 
秦大士是清代乾隆时的状元,一次他游杭州岳王庙,写下:“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黄万里先生生前的一个愿望就是在白帝城上立四个跪像,三男一女,其中一个就是李鹏。今后游三峡白帝城时,是否有这样的名士,写下这样的额诗句:“人从赵后羞名鹏,我到坟前愧姓李”?
 
笔者建议,同时在四个跪像前面立一个牌子,上面写上:“对不起,我们未能阻止他们。”表达我们对子孙后代的道歉。我们这一代人对祖国山河、对祖国生态环境的破坏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必须由子孙后代来承担。

王维洛,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