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检控官用官方信笺点名痛斥律政司践踏司法


香港资深大律师郑若骅资料图片/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港府律政司旗下一群监控官员使用官方信笺向全港市民发公开信,痛斥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其身不正,处理公众活动案件时“主要考虑政治因素”,“视检控守则如粪土”。公开信同时又斥责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浑忘专业知识未能把好检控关口任由郑若骅践踏司法。这是继不久前律政司旗下20个律师批评律政司无视指责的独立性而向政治取态倾斜,律政司内部更严重的一次内部分裂。

在7.28中、上环的冲突后,当局只花了两天时间就完成取证工作而向被捕的49人控告其中44人严重的暴动罪名。对当局如此无视司法应当程序,一批代表律政司部分检控人员利用律政司的信笺,向全港市民发公开信,痛斥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其身不正,处理公众活动案件时“主要考虑政治因素”,在没有充份证据下坚持检控,是“视检控守则如粪土”,又斥郑只向特首林郑月娥叩头,是愧当律政司司长。

 

据网媒立场新闻引述消息人士表示,至少有五位检控官,包括高级检控官同意发出该公开信。消息来源指,基本上郑若骅一言堂、一面倒撑警,而因应近期反送中运动,郑若骅及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现在每周都有与警方开会。

 

该公开信的信头为律政司刑事检控科,并强调陈述“只代表部分检控人员”,没有署名,但以律政司信笺发出。公开信指出检控最重要的两项原则,是检控前必须考虑是否有合理机会达致定罪,及检控是否合乎公众利益。公开信斥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及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似乎忘记以上原则”。

 

公开信批评郑若骅“其身不正,又不是刑事法专才”,在处理牵涉大型公众活动案件时,“主要考虑政治因素”,质疑她在没有充份证据,没有合理机会达致定罪,或不乎合公众利益之下坚持检控,是“视检控守则如粪土”。公开信又斥梁卓然曾被法庭裁定为不诚实证人,又指他被郑若骅践踏,不能做好把关工作。

 

这些检控人员斥,郑若骅及梁卓然在大是大非议题上,只会背诵范本对答以搪塞传媒质询,对内亦没有安抚和稳定人心,“他们从来没有真诚面向法律界和广大香港市民。郑只懂向特首叩头,梁郑他们都愧当刑事检控专员和律政司司长这职衔”。

 

公开信指721警黑勾结事件令所有人震惊和愤慨,香港法治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他们支持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事件。他们认为需要一个有良心、有原则的人担当律政司和刑事检控专员。

 

早前部分刑事检控科律师向市民发公开信,指 7月21日元朗袭击让他们看到社会秩序崩溃,“部份执法者与暴徒狼狈为奸,我们无论如何中立都已经不能再保持沉默”,要求政府明确撤回修例,广泛谘询法律界和市民,并谴责任何一方使用暴力,又指理解广大市民对政府充耳不闻感到愤怒,“我们都是香港人,我们都有参与游行,我们同样感到愤怒!”

 

法律界团体法政汇思召集人李安然今早(1日)接受香港电台节目《千禧年代》电话访问时表示,上述公开信指控非常严重而如情况属实,“ 律政司长已严重地破坏法治”。他解释,如律政司检控主要考虑政治因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原则将会崩毁。

 

在该节目的听众打电话环节中,多名听众质疑当局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决定控告44名示威者暴动罪,是把司法当做儿戏。

 

另一名听众同样质疑政府对法治破坏更加大。听众何先生形容,目前示威浪潮是民变,不是为了利益财物去破坏,如社会不满成为主流,由少数人刑事检控多数人,“政府是破坏法治,不是保护法治”。他质疑警方对示威者高调执法,但对警员自身违法行为,却没有高调执法。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