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谈香港抗争为何撕裂华人世界

巴黎声援香港示威活动被亲北京华人闹场,2019年8月17日。RFI 法广

 

【特别节目】 : 延续了三个月的香港“反送中”抗议运动激发国际舆论尤其是国际华人社群的强烈反应,“反送中”不仅将中国大陆与香港社会的对立情绪推向高潮,而且也正在严重撕裂在海外的华人社会,全球各地都爆发了针锋相对的撑香港与撑北京的示威活动,活动期间甚至发生了肢体冲突。但是,从海外撑北京的示威者的言行而推测,许多示威者事实上对港人示威游行的动机并不了解,而是一味地谴责谩骂香港人是汉奸,要“港独”。如果说港独确实反应了香港极少数人的政治主张的话,它远远不是这场轰轰烈烈的“反送中运动的诉求之一。

那么,如何解释香港与大陆民众对”反送中“运动的立场分歧?为何生活在海外,能够享受到信息自由的华人却不了解香港社会动荡的正真原因?

 

本台就以上议题采访了香港教育大学社会学讲师黎明博士,黎明女士自2008起移居香港,作为香港的新移民,她经历了融入香港社会,重新构建自己价值与信息系统的过程,对中国国内以及移居海外的华人的立场有切身体会,作为社会学学者,她对中国官方舆论在香港问题上如何导向做出了精辟的分析。

 

法广: 黎明博士,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首先请您谈谈您如何理解为什么一些生活在海外撑北京的华人其实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真实情况似乎并不了解?

黎明: 其实海外的华人虽然生活在一个信息流通的社会中,但是,很显然,他们中许多人任然依赖在国内生活时的信息渠道来获取信息,许多留学生到了香港或者海外之后虽然很久,但是看新闻依然依靠微信,微博等之前的信息渠道,所以,新闻都是通过过滤了之后才到他们的脑海中。而不是观看他们所在国家的当地媒体。我觉得这同中国国内长期的爱国主义教育,还有长期对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处境等议题的渲染,使中国人深信西方对中国是怀有敌意的,西方媒体是想方设法歪曲真相,真相是只有在中国国内才能够看到。他们对这一套深信不疑,因此即使到了国外也依然报纸警惕。再一方面,当然,也有语言不通的因素,有些留学生的外语水平还不够,所以很少看英文或者其他语言的媒体。而且,即使能够看,也总是怀有戒心,总怀疑外面的媒体对国内是不友好的。再加上习惯了中国国内总是“热烈鼓掌”式的新闻,对西方尖锐批评式的新闻报道可能会有些不习惯。这些反应其实是十分常见的。所以,虽然他们人在外地,但是在国内形成的价值观,身份认同,思维习惯等等都依然影响着海外的华人。

 

法广: 确实=如此,中国国内的华人被蒙在鼓里,不了解香港危机的真相还情有可原,但是,在海外的华人也同样坐井观天,这实在邻人不可思议。那些参加撑香港警察反港独的华人其实连港人提出的“五大诉求”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都不知道独立并不是五大诉求之一。

 

反送中涉及政治法制而非民族抗争

 

黎明: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他们身上好像被按上了一个按钮,只要按一下按钮,他们就会在那儿喊:港独,卖国,汉奸,中国主权不可分割。其实,香港抗争事件整体的脉络是一个政治事件,是关于双普选,是关于法律,警方的执法问题,是否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等,这些同民族问题,主权问题并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北京的宣传就是有办法把这些问题都扭曲,把它打包成是一个民族问题,主权问题,中国政府的教育就是把你变成一个对民族身份,领土主权特别敏感的人,接下来就把所有的社会,政治问题都打包,变成一个民族问题。所以,在这样的教育模式下,你根本就没有兴趣去了解究竟为什么香港人要抗争。我看了中国国内一些关于香港问题的所谓的深度分析社会政治评论,其实他们的后面也是共青团中央,或者人民日报等等,主要观点就是香港要第二次回归,第一次回国只是主权回归了,但是治理权并没有体现香港的主体,因为西方势力隐藏在后面。说来说去,就算提供了所谓的理论脉络,但是,其主要的脉络还是民族身份。这种观念根深蒂固到这种程度:我生活在内地的家人都不相信我说得话,我多次告诉他们,我住在香港,亲眼看到了许多事件,你们发来的信息都是假的,没有什么外国势力在背后操纵。反过来,香港人确实在寻求国际社会的援助,这也很正常,如果没有国际关注的话,香港这么小,怎么有可能抵抗!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对内声称香港问题是一个民族问题,香港人要搞分裂,对香港又不断要求与西方切断联系,家丑不应该外扬,有矛盾应该在自己家中解决。

 

法广: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大陆的民众因为长期受到洗脑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西方政府也同中国政府一样搞宣传,认为世界上其实并不存在真相。您怎么看?

黎明:我觉得中国人在潜意识里还是十分明白中国政府的舆论掌控的事实,他们也经常会说“又出来带风向了”等等,他们十分清楚政府的做法。但是,只要一涉及民族主义这根神经,他们就会枪口一致对外。感觉这个世界上万事万物运作的方式不外乎是中共这一套,大家都是这么干的,没有什么不同。中共这么干,外国也是这么干,到底应该相信中共还是外国,那当然应该相信中共,因为中共是我们自己的。

 

法广:中国人似乎好像很难走出这一逻辑的束缚,如何才有可能解开这个死结?

 

黎明:这确实很难。我们周围有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人都试图对自己的家人或者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出一些信息试图澄清某些事实,但是,这十分困难。只要发出不同的观点,他们就会把你的立场归入预选设置的类型:你要么就是糊涂受到被人煽动,要么就是也在支持港独,要么就是太激进。我有一个朋友,一直对政治并不感兴趣,但是,因为反送中事件持续很久,所以,自己也稍微了解了一下,在周围的朋友圈中传递一些信息。他说,他基本上不谈自己的观点,只是传递一些真实的信息,澄清家人传递的一些假消息。但是,他被亲戚朋友谴责为过于激进,甚至都开始与家人反目,现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以,这个死结要打开确实十分困难。所以,我觉得,在香港问题上要同国内或者在海外的华人对话,唯一的可能是不要谈到主权,民族问题,必须要走出民族主义这个圈子,必须从事实出发,这可能是唯一可以让他们接受一些不同意见的途径。其实,我本人也是过来人,刚刚到香港的时候,我也经历了一个思维方式转变以及价值观的调整过程,幸运的是当时我周围的人对我十分耐心,使我在转变过程中获得了一个缓冲的阶段,但是,今天对大多数来香港或者到海外的中国人来说,这个缓冲阶段似乎已经不再存在,他们必须很快的在黑白之间做出选择。

法广RFI 杨眉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