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讨要“湖广铁路债券”的来龙去脉

清朝1911年发行的“湖广铁路债券”

王山提供

 

【美国专栏】 :9月1日,正在关注美中贸易战和香港民众“反送中”抗争的美国主要媒体,都特别转载了最新一期《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报道说,特朗普政府正研究向中国政府讨要清朝1911年发行的“湖广铁路债券”。专家估计,美国持有的这些债券,市值已达到一万亿到一万五千亿美元。

这消息热了一天便不再有媒体提起。但这是一条潜在的爆炸性新闻,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成为媒体的头条,并被连续不断的报道。

 

“湖广铁路债券”是清朝政府1911年为筹资修建湖广铁路而向美、英、法、德四国发行,总额650万金英镑,年息5厘,四十年到期,本息偿还的最后期限是1951年。“湖广铁路债券”起初由湖广总督张之洞督办,张之洞1909年去世,由时任邮传部大臣盛宣怀接办。人们看到的“湖广铁路债券”每一张都印有盛宣怀的签字。

在“湖广铁路债券”发行之前,清政府曾向民间集资修建川汉铁路和粤汉铁路。后政府食言,将这两条铁路收归国有。政府吞掉了民间的集资款,而后又向国外发行债券,于是引发声势浩大的“保路运动”。清政府从武昌调派新军去四川镇压,导致武汉军力空虚,留守武昌的新军趁机起义,辛亥革命成功。“湖广铁路债券”间接引发的“保路运动”成了压垮满清皇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政府收购了英、法、德三国的债券,所以美国政府和民间是“湖广铁路债券”的主要持有者。《彭博商业周刊》报导说:成千上万的美国民众家中阁楼或地下室,甚至拍卖网站eBay都能找到这些违约的中国债券。

 

推翻满清政府建立的中华民国政府承认“湖广铁路债券”的继承权,1938年向美国偿还部分利息,后因抗日战争爆发和国共内战,美中两国都不再提这笔债务。

 

而颠覆中华民国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称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却不承认“湖广铁路债券”的“继承权”,而声言拥有这笔债务的“国际豁免权”。

 

1979年,持有“湖广铁路债券”的部分美国民众向阿拉巴马州联邦法院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索要“湖广铁路债券”欠债。法院向中国外交部长黄华发出传票,要求他到庭应讯,但中国外交部不予理会。法院缺席审判,1982年判决美国“湖广铁路债券”持有人胜诉,中国政府须赔偿原告2.2亿美元。中国方面仍然不予理会,1984年,阿拉巴马州联邦法院再判美国方面可强制性拍卖中国在美资产以抵债,这时中国外交部才派人前来美国应对官司提出上诉。

 

1986年,美国总统里根不想因这笔债务为难中国政府,指示美国司法部承认中国政府对这笔债务的“国际豁免权”。中国政府的上诉也获判胜诉。

特朗普在美中贸易战正打得火热和港人“反送中”受美国朝野关注之际,重提美国对“湖广铁路债券”的债权,首先是要警告中国,如果中国政府用抛售持有的美国国债来打击美国,那么就趁早收手,因为“湖广铁路债券”的市值已经超过中国所持美国国债。

 

特朗普此时放出讨要“湖广铁路债券”的风声,也把中国置于解脱不了的困境中:如果中国政府继续不承认对这笔清朝政府债务的“继承权”而只要“豁免权”,那么他也应该在1997年“豁免”对清朝政府遗留下的香港主权的继承;如果他认为“湖广铁路债券”的“继承权”属中华民国而不属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它就必须承认中华民国政府才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

 

美国杜克大学法律系教授和主权债务重整专家古拉提(Mitu Gulati)指出:从法律层面上来看,“湖广铁路债券”债务是完全有效力的。

美中贸易战几个回合至今,习近平已经无牌可打,而特朗普一手好牌才打出几张。“湖广铁路债券”将成为特朗普的又一张好牌,凭习近平的那点智慧和能力,他怎么可能应对得了。

 

法广RFI 旧金山特约记者王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