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示威者死亡之谜招致地铁站成为示威捣乱目标


图为香港8.31示威抗议爆发激烈警民冲突2019年8月31日
Reuters/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8月31日港铁太子站警方进入车站进行示威者形容是迹近疯狂的“清场”行动,电视新闻所见,地上遗下一滩一滩的血迹,事后港铁公司关闭车站超过一日之久,较其他被清场和施放催泪弹的车站事后清理时间多出很多,而消防处前后公布受伤者的数目,无故少了三人,加上港铁事发超过一个星期仍然拒绝公开车站闭路电视的录影,到底有没有示威者死亡一下子成为整个反政府运动的焦点,节操尽毁的港府虽然极力否认有人死亡,但仍未能扫除社会的谜团,地车站亦因此成为示威者近日来针对的目标,包括毁坏站内设施,甚至破坏入闸机器让乘客“免费”搭车。

特首林郑月娥9日在事先没有通知传媒之下突然视察周日警民冲突现场的中环车站,事后她在面书上表示看到车站受到摧毁“感到好心痛”。林郑这个心痛一如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在视察立法会遭到示威者破坏之后的“感到好心痛”,同样招致网民和大多数市民的揶揄,认为政府高官只会对“死物再死一次”感到心痛,但对被警察暴力所重创的示威者甚至普通市民却视而不见。

 

林郑月娥不但对没有生命的死物感到痛心,她还涉嫌以批评“暴徒”损毁设施影响到“服务了香港40年”的地铁服务,试图分化反政府运动的港人。

到底8.31太子站有没有人被警察打死,香港电台节目《铿锵集》曾试图追踪个中情节,之后在其面书专页指出,当日有三名伤者坐港铁列车到油麻地站后才送院,似乎填补了已消失的三人。不过,苹果日报翻查影片(非太子站的录影),发现消防处救护员进入太子站内点算伤者前,该列车早已驶离太子站,并抵达油麻地站,意味《铿锵集》所指的三人,并非外界所关注“被消失”的三人。

 

根据该报所检阅过的片段显示,8.31当晚接近11时,包括以暴力镇压为主要任务的速龙小队和其他警察进入太子站往中环方向月台及列车,无差别以警棍殴打乘客及施放胡椒喷剂,持续约数分钟,伤者分布列车车厢及月台。到了晚上约11时04分,该列荃湾线“厮杀列车”成功关上车门,驶往油麻地站方向。该报记者晚上11时20分到油麻地站月台采访,见到该列“厮杀列车”及部份伤者。

根据消防处新闻稿,消防处11时05分才接获报案指太子站有伤者,救护车11时17分到达太子站外,救护员11时30分才成功进入太子站,救护指挥官作初步点算估计约有10名伤者,其后为伤者初步治理、分流及集中在一个位置后,指挥官再点算确定7名伤者需要送院。不过,部份市民不相信救护员会数错人数,质疑“被消失”的三人是否已遭灭口。

 

报道指,由于该列“厮杀列车”在救护员首次点算人数前,早已离开太子站并抵达油麻地站;换言之,救护员最初在太子站点算到十名伤者时,不可能包括《铿锵集》提及的三人,意味“被消失”的三名伤者,仍然只能以“消防点算错误”解释。若要厘清当晚太子站有多少名伤者,或要待港铁公布CCTV才知悉真相。

但如上文所述,载着三名伤者的“厮杀列车”在救护员首次点算人数前,早已离开太子站并抵达油麻地站;换言之,救护员最初在太子站点算到十名伤者时,不可能包括《铿锵集》提及的三人,意味“被消失”的三名伤者,仍然只能以“消防点算错误”解释。若要厘清当晚太子站有多少名伤者,或要待港铁公布闭路电视CCTV才知悉真相。

 

《铿锵集》贴文又提到,“我们联络上8.31当晚一名留在该列列车的救护员,知悉原来他一直在车厢内为三名伤者急救,直至救护车把伤者送往广华医院”。有人因而质疑消防处一早知情并刻意隐瞒太子站事件的受伤人数。消防处在fb回应称,该贴文提及的救护员并非消防处的救护人员,该处指,一直是按现场人员的观察与纪录,如实向传媒提供有关事故的资料,而《铿锵集》fb后来亦澄清,该名是义务急救员。

香港政府拥有超过七成股权的港铁,在这次反政府运动中,多次因为与警察配合,而遭到示威者抨击,包括随时将部分出入口关闭涉嫌设局困住示威者,从而协助警方在地铁站和进入车厢内肆意暴力殴打示威者和甚至乘客,并且又在没有任何理由下关闭整个车站,似乎刻意对一般民众造成不便,而将责任推卸与示威者。

 

7.21元朗黑社会与警察涉嫌勾结事件,列车车长在明知车站内已经有白衣黑社会分子群殴乘客,还坚持要所有在车厢内的乘客下车,被示威者批评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