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噤声人权组织谋求与中国合作


2019年9月1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来访的哈萨克斯坦总统会晤。路透社

 

(要闻解说 / 法广RFI)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本周抵达中国访问。这是他就任总统以来,首次出访中国。哈萨克斯坦地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必经之地,近年来两国贸易往来也不断提升。中国早已取代俄罗斯,成为哈萨克斯坦的重要贸易伙伴。但是中哈合作的推进,近年来也在哈萨克斯坦国内引起各种抗议集会。而新疆所谓再教育营关押以维吾尔族为主的穆斯林事件更在哈萨克斯坦民间引起反弹,因为不少在新疆生活的哈萨克人也在被关押之列。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一度非常活跃,揭露出不少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内幕。但台湾中亚学会秘书长,目前在香港珠海学院新闻系任教的侍建宇先生认为,新疆再教育营问题不会对中哈关系有重要影响,哈萨克斯坦政府更在意的是两国贸易关系将怎样继续发展。

侍建宇:一般来讲,在新疆生活的哈萨克族人,大概有150万人。新疆总人口大概两千多万,就是说哈萨克族所占比例大概是6%、7%。

 

1990年代,前苏联的中亚国家独立的时候,他们曾经讨论过任何处理在新疆居住的哈萨克族人问题:要不要给他们国籍、要不要给他们定居......,因为他们都有亲人或朋友在那边。现在的总统当时是外交官,参与了这个讨论,他非常了解这个问题。最后中国同意让哈萨克人,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移居哈萨克;即使不移居,他也可以拿到一个类似“绿卡”的长期居留身份,同时继续有中国护照。就是说,他可以长期居住在哈萨克,在那边工作,但保有中国的身份。基本上90年代的谈判的结果,是双方都做了些让步,得到了大家都比较满意的局面。

 

法广:近期新疆不少穆斯林被关入所谓的再教育营的消息,很多情况下,正是通过哈萨克斯坦国内的人权组织披露出来。被关入新疆再教育营的人有不少哈萨克族人。哈萨克人权组织在这个问题上一度非常活跃。这个问题对中哈关系是否有什么影响么?

 

侍建宇:他们(人权组织)过去几年特别活跃,带头的领导者8月中的时候才被法院放出来。那个组织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 直译就是“哈萨克家乡人权组织”。这个组织基本上是强调人权、非暴力。强调“非暴力”的主要原因是不想让中国政府说他们是什么“恐怖组织”,他们不想被贴上这样的标签。他们强调非暴力地争取人权,主要针对那些在中国被关押的人。他们也不只是为哈萨克族人努力,也包括其他人:维吾尔族、汉族、回族、吉尔吉斯人等,凡是被关押的人,他们都去帮助争取权利。他们也同国际特赦组织合作,也与美联社等其他国际通讯社合作,所以,这个组织揭露出很多讯息,他们收集到了很多材料。

 

但是,他们的做法和诉求与哈萨克政府不太一样。关于如何处理新疆“再教育营”中的哈萨克族人的问题,哈萨克政府有另一种想法,就是想通过外交解决,不要讨论人权问题,直接通过双方的政府、通过国与国之间的谈判来解决问题。有一部分哈萨克人也确实得到释放,回到哈萨克。如果是有哈萨克长期居留权,又有中国护照的人,基本上是让他们放弃中国护照,让哈萨克把他们带回国。这大概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敲定。当然现在还有很多人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事实上,这个(人权)组织记录的人数已经上万。

 

法广:哈萨克斯坦更希望通过外交手段,维护在新疆的哈萨克族人权益。整体来看,这种方式有过成功的例子,但是否只是个案?

 

侍建宇:我觉得应该分两个部分来看,一是到底有多成功,二是放出来的那些人是些什么人。这与“再教育营”的等级设置也有关系。据现在我们了解的情况,“再教育营”事实上分成三种不同形式。最简单的形式,基本上就是一些爱国教育、训练,大概半年到一年之间,如果“表现”良好、汉语也说得不错、也接受了一些工作训练 就是中国政府一直在讲的“职业培训”......这种人(从再教育营)出来本身就不是太难,一年之内就可以离开“再教育营”。当然他是不是会再进去,也不一定......(未完,待续)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