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商报》:中国需要德国和欧盟

中方隆重欢迎默克尔总理到访。路透社

 

【柏林飞鸿 】 : 德国总理默克尔于9月6号和7号访问了中国。德国媒体对默克尔访华之行有不少批评。

《周日世界报》写道,默克尔和德国企业领导人在访华时,对中国数十年来在经济上无所顾忌的行为显得无所谓。美国总统特朗普则自2017年以来就一直在批评中国。中国是德国最重要贸易伙伴。二零一八年,德中双边贸易额达2000亿欧元。但由于本土经济在衰退,也许还会出现经济萧条,在这种情况下,话语最好不要太清晰。如果本国人民还是有所期待,那么,说话时可以加上蜜糖。中国打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独裁,通过技术发展把监控推到了尖端。而默克尔悄悄会晤中国公民维权者,丝毫反射不了中国的现实。出于自身利益,德国应该放弃全球多元主义,和欧盟内的伙伴联合在一起,向世贸组织起诉中国。如果北京无视自贸规则,那么,中国必须脱离世贸组织,这是《周日世界报》的要求。

德国之声德文版写道:默克尔访华,没有转变,只有和中国的贸易。双方签署了十一个合作合同,默克尔就香港问题说了几句警告的话。很显然,德国在和中国一起做体操的时候,总是张着网,而且设立了双层着陆地。默克尔访华的结果既不能让经济界,也不能让人权代表满意。德国的对华政策早已过时了。布兰特在冷战时对东方采取的“通过接近达成转变”的政策取得了成功。后来更自由的“通过贸易达成转变”政策,则成了德国对外政策的谎言。香港就是个明显的例子。它显示了中国对自由、民主基本准则缺乏兴趣。正因如此,默克尔有必要显示勇气,在外交政策上摆好自己的位置,就像她在乌克兰危机时针对普京,以及针对特朗普性歧视表态所做的那样。可惜,柏林没有这样对待北京。德国对中国的犹豫态度使德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受到损害。欧盟伙伴对德国模凌两可的对华态度已经表示批评。但没有欧盟撑腰,在中国与美国之间,德国肯定要被磨损。所以,默克尔也努力促成欧盟和中国达成投资保护协议。可是,只要德国对中国态度不明朗,欧盟就无法达成统一。这也就意味着,欧盟和中国难以达成投资协议。

《南德意志报》关注的是权力向中方推移的现象。该报写道,默克尔很清楚,由于中国的崛起, 世界发生了急剧变化。没有哪个国家能像中国一样,带来这么多的全球变化。没有哪个国家能像中国那样,站到了美国身边。中国已成为世界强国。其社会数字化的发展速度,令人瞠目结舌。这会给中国在数字技术上,带来不可估量的好处。中国领导层对权力的要求令人恐惧。而这同时也是对所有民主国家体制的一个挑战。中国的经济力量如此强大,也许只有美国能够和中国较量,其他国家若想从中解放自己,必须接受很大的损失。默克尔已经访华12次。她对中国的研究和分析超过了对所有其他国家的研究分析。我们可以认为,她访华是带着许多忧虑回来的。美国和中国的争吵,使世界变得脆弱,棘手。欧盟面色无华,德国则气喘吁吁地紧跟步伐。可是,默克尔什么时候才会向公民说明这一点呢?什么时候,她才会呼吁大家,培训自己,坚决地投入数字竞赛的战斗呢?如果欧洲还想拥有话语权的话,欧洲必须勇敢地重新摆放自己的位置。可惜默克尔自从辞退了基民盟党主席一职后,她就不再是以前的斯芬克斯了。这是《南德意志报》的观点。

《商报》则认为,中国目前处于防御地位。美中贸易战使中国比任何其他时候都更需要伙伴。上周日,北京公布了外贸数字。它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差。中国的经济增长达到了27年以来最低值。美中贸易冲突对中国的威胁越来越大。北京很清楚这一点。从默克尔访华受到的接待上,就能看到这一点。随行的德国经济界高层代表得到了和中国高层会晤的机会。无论是习近平还是李克强,都花了很多时间接待默克尔。美中贸易战加大了对中国的压力。习近平虽然赋予了自己广泛的权力,但也不是刀枪不入的。当然,德国经济界毫无疑问需要中国市场。但中国其实更需要德国和欧洲区企业。默克尔就香港问题发出警告,中方虽然有点闷闷不乐,但毕竟没有大发雷霆。这是一个值得一提的事情。中国《环球时报》表示,默克尔谈香港问题是被迫的。这不会给默克尔访华蒙上阴影,更不会影响德中两国交往。这清楚显示,中国需要德国这位伙伴。德国必须利用这一机会,促使北京开放市场。西方领导人中,没有哪个能像默克尔那样,和中国建立如此稳定,友好的关系。出于自身利益,中国有必要对德国和欧盟作出明显让步,以便投资保护协议谈判取得实质上的进展。中国共产党的党小组不能设到外国企业里。如果一个观点和中国政府的观点不相符的话,不允许对企业家或对员工施压。中国政府还应该认真对待德国经济界对中国社会信用体系的忧虑。光说些安慰的话是不够的。中国应该拿出行动来。这是德国《商报》的呼吁。

 

法广RFI 柏林特约记者丹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