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7.21警黑合作已三月只六人被控市民静坐抗议

7月21日晚部分香港元朗白衣人团伙暴力攻击他人资料图片 DR网络图片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轰动全球的元朗7.21逾百黑社会“奉旨”打人事件,转眼已过了三个月,但香港政府无论是警方还是检控当局却明显对该案提不起劲,迄今只起诉了6人,甚至连香港政府第二把交椅的政务司长张建宗,日前也呼吁市民不要再纠缠这件事,要大家一起看前看。

但市民却拒绝忘记,并在21日晚在元朗举行“毋忘7.21”静坐活动,警方出动防暴队驱散在商场内静坐的数百名市民,事件演变成黑夜小巷追逐战,不少街坊无惧催泪弹及胡椒喷雾与警方对峙,街头上更传来阵阵街坊与警察对骂之声。此外,由于港铁当局配合当局要求,从21日下午2时开始即关闭元朗车站,不少巿民的抗议静坐活动于是在港铁沿线多个车站举行。

7.21事件可说是整个反送中运动的一个转捩点,警察与黑社会合作亦从该次事件从传闻成为人所共知的事实,纽约时报还专门上载一段当晚黑社会白衣人无差别殴打无辜市民的视频,将香港警黑合作“家丑”宣扬至国际层面。

在事件过了三个月的昨天,不少元朗街坊接受NOW电视台访问时,声调还略带惊栗,有人甚至饮泣,他们均不能置信香港的警察可以沦落到如斯田地。居民何小姐接受苹果日报访问时则表示,事隔三个月仍对恐袭事件印象深刻,她当日与白衣人擦身而过,听见他们指骂学生是暴民,随即用暴力袭击市民,令她感到害怕。她批评警方迟到39分钟是不能接受,而且迟迟不拘捕,“元朗白衣人到现在都没有上庭,示威者捉完,就算受伤,(警察)都会跑去医院捉”。

对于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呼吁勿再纠缠其7.21道歉说法,她认为十分无稽,斥张是香港人的耻辱。香港有报道指出,在白衣人逞凶之前,中联办负责新界事务的官员曾在一次演说中,鼓励包括元朗在内的新界爱国人士要做些事情。

元朗的静坐活动开始时在当地一个商场举行,另一批市民则在附近街头堵路等抗议行动,防暴警先后擎枪及无间断施放多枚催泪弹及胡椒球驱散群众,有市民中招,至少10人被捕,局面至凌晨仍未平息。

元朗大马路有逾百黑衣人聚集,有人用雪糕筒设路障堵塞来回线,防暴警到场布防擎枪,其间警方曾同时举起蓝旗及黑旗,呼喝在场人士立即离开,并要求现场市民除下口罩,又企图前后包抄追捕示威者。警方迅速移除路障,与示威者对峙。晚上8时许,有巿民高唱“有班警察毅进仔”,一班防暴警随即追截及制服一名男子,有速龙疑情绪失控强行将记者推上行人路,要由同袍拉走。所谓的“毅进仔”是港人嘲笑前线警员读书不好没有学问见识浅薄的统称。

之后有近20名蓝丝到场与市民互相指骂,又向持相反政见人士及记者方向扔垃圾及泼水,有穿黑衫巿民头部被硬物击中倒地,蓝丝最后由防暴警护送离开。警方不断增援,据苹果日报报道,防暴警曾一边追一边开枪发射数枚催泪弹,示威者随即四散。

其他地区的静坐活动从下午开始,数十名市民于港铁铜锣湾站大堂静坐,抗议警方7.21晚的不作为。有市民手持手提电脑,播放有关元朗恐袭的港台节目《铿锵集》。其间,有市民折纸鹤砌出7.21字样,过程中有港铁职员在旁观察,但未有阻止。K小姐(化名)高举“毋忘7.21恐怖袭击 绝不原谅刽子手”纸牌静坐,她形容当日警方做法“荒谬”,面对市民被袭竟掉头离去。警方近月不停推卸责任,态度不能接受,包括从不承认任何错误,“你(警方)射眼又误射,你什么都误射,所有事情都加个‘误’字是不是就可以解决问题?”

旺角站有逾百人坐在其中一个出口的位置,不时高叫口号及唱出《愿荣光归香港》,其间曾有部份抗争者不满港铁7.21处理手法,一度改而破坏闸机,商店提早落闸关门。

将军澳站晚上7时起,逾百名戴口罩穿黑衣的巿民,开始在接近商场的出口静坐及亮起手机灯,要求外界毋忘7.21元朗恐袭,高峯期多达200人,港铁职员在场未有阻拦,仅守在闸机安排巿民人手入闸。

至于东铁线大围站,晚上8时许约有百多名巿民聚集,其间有建制派支持者在场挑衅引发双方口角,30多名防暴警随即到场要求在场人士离开,大约逗留15分钟登上警车,有警员上车后未有关门,反举起胡椒喷剂指向巿民方向戒备,引起群众不满起哄。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