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压力和现实制约下的北京抉择

香港抗争对北京无疑是很大的刺痛。时政评论家邓聿文认为,目前的香港局势让北京处于两难处境,无论是向示威者做出大让步还是武力干预,北京要付出的代价都很大。但如果事情进一步发展、暴力抗议扩大化,北京在仔细权衡后,会选择后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由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而引发的抗议风潮迄今已超120天,就参与人数和抗议激烈而言,可称为香港针对中国大陆的"全民起义"。八月之前,抗议的诉求主要是港府撤销修例,抗议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形式出现,舆论多以"反送中"来概括;八月之后,抗议转向要求北京兑现"一国两制"的"双普选"承诺,在香港实行民主,抗议形式则以勇武者的街头激进行为为主,近期更发展到暴力。但在前后两轮抗议中,也零星出现要求香港脱离中国大陆的独立声音和主张,而且得到部分香港市民的理解和认同,正是这一点,使得香港的抗议复杂化。

香港抗争无疑对北京是一次很大的刺痛。后者对香港抗议的处理也分两个阶段,在六月下旬的第二次百万大游行之前,基本处于"内紧外松"的观望状态,对国内封锁信息。但在香港的"和理非"游行示威让位于激进派的街头暴力行为,香港被勇武者们瘫痪后,北京转变对民众封锁信息的办法,开动宣传机器,大幅报道激进派的破坏行为,污名化抗议活动,以让大陆民众对此不满和厌恶;与此同时,官方将香港抗议定性为乱港反中的"颜色革命",并称"幕后黑手"来自英美和台湾。

北京也在比邻香港的深圳部署武警和公安,这让外界深为担忧,一旦香港暴力抗议升级,出现北京不愿见到的情况,大陆会出动武力或动用驻港部队对香港抗议者进行镇压。10月5日港府出台的《禁蒙面规例》预示了这种趋势。

十一后北京是否武力镇压?

外界普遍认为10月1日会是北京处理香港抗议的一个关键时间点。鉴于中国政府当日要在天安广场举行建政70周年的盛大阅兵式,习近平不希望因为在这之前的抗议活动遭镇压而破坏北京刻意营造的大庆气氛,所以他会在此之前尽可能容忍激进派有限的暴力举动,这也是港府在9月初宣布撤回修例的主因。但十一过后,如果激进派还不收手,香港继续被抗议瘫痪,北京很可能不会让香港的无序状态持续下去,动用强力手段弹压抗议运动不可避免。

然而,《禁蒙面规例》的实施并未让暴力抗议降温,激进者为表反抗"恶法"的决心,反而让抗争行动愈演愈烈。港府除了出动警力加强镇压外,并未采取进一步的举措。对此,有观点认为,顾忌中美关系、贸易谈判以及香港独特的国际金融地位,北京不敢对抗议者下狠手,如果北京要武力镇压抗议,早就做了,十一大庆不是让习近平忌惮的因素,中美目前糟糕的关系,美国对香港抗议的支持,把它纳入整个美中关系的大局,才是北京最担忧的。习近平会为了中美关系这盘大棋,最后不得不在香港持续的抗议中退让,双普选是可以实现的。它的建议是,香港抗争要再接再厉,勇武者的暴力抗议遍地开花,真正在香港形成"全民起义"的局面,北京就会"乖乖"投降。

但是,不是人人都认同此看法。不同观点认为,事情果真到这一步,北京毫无疑问会进行镇压,不要觉得北京不敢在香港制造另一场"六四"。十一后北京未对暴力抗议下重手,不等于不会这么做,北京只是还在观察和评估。《禁蒙面法》事实上表明香港已经开启了紧急状态,随着事态恶化,当港府无法控制局面后,北京会用武力介入。这里的深层原因在于,极权政权虽然也在意外界对镇压的反应,但维持政权的生存和极权统治在他们的逻辑中永远是第一位的,当香港无休无止的抗议在北京看来威胁到政权,会毫不犹豫地采取镇压手段,不要对此抱任何幻想。故勇武者们应该见好就收,保持已有的抗争成果,积小胜为大胜。

无法预测北京接下来会如何出手对付香港抗议,这只有时间来证明,同时也部分取决于香港暴力抗议的规模、激烈程度及造成破坏的状况。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无论香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北京都已经在做两手准备,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习近平年初在高级干部会议上警告的"灰犀牛"事件。

北京如动武会得到大陆民意支持

客观地说,尽管香港反对派、舆论指责警方对和平抗议者过度使用警力,但面对勇武者的街头暴力以及阻扰和瘫痪机场、地铁和冲击立法会及中央驻港机构等行为,假如它们发生在西方,抗议运动恐早已遭到政府强力驱散。港府及其背后的北京当局至今未宣布采取如宵禁、局部戒严等措施,虽有各种具体因素的考量,然道德短板让其对是否用强力镇压也瞻前顾后、举棋不定。香港反对派正抓住这点,让抗议运动不断升级和激进化,迫使北京进退失据、左支右绌。

很可能对激进派中的大部分人而言,他们的意图就是将北京逼到悬崖,要北京摊牌:要么答应抗议运动的五项全部诉求,甚至在此之后提出如半独立的更高要价;要么北京开枪造成流血。如是后者,北京不但会再次被贴上暴虐政权的名声,遭到西方国家的制裁,且反对派能以此为号召,俘获香港民心,加速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切割步伐,争取香港独立早日到来。香港民阵和勇武者的不割席,后者的破坏"死物"和"揽炒"及近期严重的暴力行为,都有基于这个目的采取的策略和行动。它确实让北京处于两难处境,选择哪一个代价都太大,但若事情真到如此地步,北京在仔细权衡后,会选择后者。

为什么北京宁愿冒被西方制裁、被香港民意抛弃以及香港失去国际自由港的风险而不答应反动派的五项诉求?一个关键要素,就是北京迄今对香港的态度,得到大陆多数民众的支持。如果因反对派的暴力升级行为导致大陆不得不武力镇压,北京当局判断大陆民众会继续支持它以恢复法律和秩序。虽然香港的民意对北京也很重要,但即使北京开枪导致港民的分离意识空前加强,北京认为香港最终也是无法独立的。因为50年的过渡期限使得北京到时废除"一国两制"实行一国一制并无法律障碍,甚至如果在这一过程中港民的独立运动形成洪流,北京也完全有可能以维护国家统一为由而提前终止"一国两制",只要罗湖关口一拆,大陆民众涌入香港,香港事实上就独立不了。何况,北京也有可能认为,在镇压之后,北京再对香港市民采取怀柔政策,当大多数香港市民意识到无法改变事实,只能认命时,时间会慢慢融合两地的心理距离。

然而,失去大陆民意的支持,北京政权就真的会风雨飘摇了。因为北京政权是建立在对大陆的统治基础上的。有人会反驳,北京政权早就失去大陆人心了,它现在的统治,是民众害怕其暴力而非支持它。不错,有大陆民众希望北京政权明天就垮台,然而,也有很多民众虽然不喜欢或不满北京的统治方式,但认为现阶段它还不能崩溃,否则,中国就会分裂,民众就会在国家分裂中受难,已经获得的稳定和小康生活就会不复存在。不论这种对中国分裂后的想象和恐惧是否真实,但许多民众相信它会成为事实(就这一点来看,目前海外反对派鼓吹肢解中国的主张,只会加重民众对国家分裂的担忧,从而将他们推到北京的怀抱)。持此种看法的民众人数如果不比前者一样多,也不会少。对北京政权来说,这股民意是可以利用作为加强统治的力量。假如这个分析是正确的,香港是大陆民意非常在乎的考验国家一统的标识。

自香港回归中国后,由于两制差异,香港市民所享受的种种自由便利,导致一些大陆民众认为中国并未真正统一香港,在他们看来,香港给予大陆民众的便利,远不如对外国公民。比如大陆居民持旅游签证去香港,一次最多只能呆一个礼拜,而外国人通常几个月。再加上两地因生活习性和文化差异而导致的冲突,常常让大陆民众在香港有二等公民的感觉。因此,他们早就对北京对香港的管治方式不满,这种不满和香港市民因为北京对香港事务的过度干预而产生的不满是一样的,只不过前者的不满是认为北京干预的还太少。

在香港"反送中"之初,北京当局对相关信息进行封锁,一个目的是担忧港民声势浩大的抗议效应波及内地,触发大陆民众早已积累起来的对习近平高压统治的憎恶,效仿香港,在内地大搞游行。而在那些能够获取外部信息的大陆民众看来,"反送中"后面所体现的港民对大陆司法体系腐败的不信任也切合他们的日常经验,所以他们中的许多人对香港的抗议活动持同情、理解和支持态度,甚至希望延伸到内地。还有一些人,虽则不赞同,但采取旁观者的态度看热闹,真正反对"反送中"抗议的大陆民众在香港抗议的第一阶段不多。

然而,当香港的抗议运动打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号,在现场出现挥舞英美国旗,并将中国国旗扯下扔海、涂污国徽的举动后,人群开始改变对香港抗议的看法和态度,尤其是随后抗议运动由"和理非"转向局部暴力,冲击立法会和中联办,让大陆民众也逐步对抗议保持警觉,待到抗议运动完全由激进派的暴力抗议主导,几次瘫痪机场和港铁,并使用激光笔和汽油弹同警方对峙,放火纵烧一些场所,特别是在特首9月初宣布撤回修例,勇武者的暴力抗议反有增无减,包括一些主张港独的人物呼吁和邀请英美介入,制裁港府和北京,尽管反对派声称事情的恶化是由港府和特首的傲慢,不回应抗议运动的诉求,以及香港警察滥用武力所致,可在大陆民众看来,香港反动派的抗议,早已和"反送中"无关,而变成自甘充当美英干涉中国的棋子,妄图将香港分离出去。《禁蒙面法》出台后香港暴力抗议由此前的针对"死物"到市民,暴力程度的空前加剧,进一步强化了大陆民众的上述观感。他们认同北京对香港抗议实质是一场"颜色革命"的定性,支持北京的强硬立场。在此过程中,官方宣传机器极力污名化抗议运动,使他们中的多数人唤醒心中隐藏的中国被西方列强殖民的屈辱历史。而这个屈辱历史,正是由香港被割让给英国开启的。事情至此,对大陆民众乃至海外华人中的很多人而言,他们不再对香港抗议抱有同情和理解,相反,希望港府和北京拿出决断,早日将抗议运动压制下去。这使得北京获得了民意的强大后援。

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大陆对香港抗议运动的民意转变,背后有深刻的民族主义因素,而中国的崛起恰好让民众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情绪有了实质支撑。

中国的一些自由派人士简单地把民族主义说成是北京当局操纵的结果,并进而认为在中国不存在真正的民族主义。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诚然,北京当局操纵民意和历史,长期向他们灌输民族主义,但不操纵不等于就不存在民族主义乃至国家主义。中国的民族主义其实比中共的历史更长。自晚清遭受西方侵略,帝制解体中国被迫成为一个民族国家,民族主义和国族意识就开始形成。国民党当政后,更是有意识在国民中培育民族主义。共产党在这方面继承国民党的衣钵。

尽管在毛泽东时期中共用阶级斗争和共产主义理论作为自己统治的合法性支柱,民族主义也并未退席,只是退居意识形态的第二位。中国改革开放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破产,以为民众谋幸福,为民族谋富强的民族主义再次走向前台,充当中共执政合法性的主要支柱。习近平上台后,干脆将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包装成"中国梦"。虽然习也重新提倡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要中共不忘初心,但不忘初心只是手段,目的还是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所以,不管北京当局如何在具体的事件中精巧操纵民众的民族情感,在需要的时候催生和放纵这种民族情绪,在不需要的时候打压它,但作为意识形态和话语体系,中共绝不可能抛弃民族主义,尤其由经济增长支撑的合法性日益削弱之时。

换言之,民族主义对中共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是必须有的。事实上,北京当局非常清楚,民众和党的干部对共产主义并不关心,更不信奉,而希望中国重振汉唐雄风,成为东亚甚至全球霸主却是多数中国人的梦想。中共的历史叙事把自己塑造成百年屈辱的终结者和民族复兴的带领者,是维护国家主权和实现国家一统的坚强力量,它怎么可能在意识形态上抛弃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只会在国家崛起的过程中,更深地拥抱民族主义。

香港事态正刺痛了大多数中国民众内心脆弱的民族情感,把它上升到国家统一的严重程度,他们并不怎么关心香港市民的民主和自由诉求,认为那是香港内部的事情,只要反对派不冲撞国家统一的红线,香港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也就是说,对多数中国民众而言,他们看待香港抗议运动是有一个边界的,这个边界是香港不能脱离大陆的统治。在边界之内,港民争自由要民主,是香港自己的事情,他们对此理解甚至也支持,但若香港的抗议越出边界,变成乱港反中追求独立,则是不允许、要反对的。

很多人说,港独只是香港少数人的诉求,多数人追求的是自治和自主,将港独放大是大陆官方的歪曲宣传,是对民众的洗脑。不错,是这样,但北京当局能够这样操作,正是看到了民众情绪的这一转变,而将香港的抗争污名化为统独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北京不可能答应抗议者的双普选诉求,它压根不相信香港反对派在满足双普选后接下来不会有进一步的其他要求,就像反对派不相信北京会让香港双普选一样。香港反对派越坚持五项诉求不退让,北京越认为反对派是居心叵测,要在香港搞"颜色革命",从而也就坚决不会同意反对派的要求。这样,冲突只能升级,最后用一场流血来解决。

可以说,《禁蒙面法》实施后,如果香港的暴力抗议扩大化,港府现有的警力无法维持香港基本的社会秩序,北京武力镇压是大概率事件。假如因武力镇压而被西方制裁,北京会把这说成是和14亿中国人民的对抗。和八九六四镇压不同,那时人民是站在学生一边的,中共空前陷入孤立,但如果因香港的暴力反抗引发北京镇压,中国大陆的民众多半选择会站在当局一边,支持中国政府。再加上中国当下的国力和八九不可同日而语,西方的制裁不可能吓唬住北京。

相反,北京当局在香港的暴力抗议下选择退让,答应反对派的双普选以平息事态,暂且不论这是否导向香港独立的开始,对中国大陆希望北京对香港采取强硬态度的民众来说,将会非常失望,认为北京政权一心只考虑自己的统治,不顾民族利益,不是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维护者,他们会撤回对中共的支持(当然这是一个过程)。在中共已失一半人心的情形下,若再失去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另一半的支持,它在大陆的统治也就真正走入黄昏阶段。

因此,孰轻孰重,北京当局是不难计算的。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