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30年:墙倒了 裂痕犹存

2019年11月9日的默克尔与男孩合影 路透社Hannibal Hanschke供图

今天是11月9日星期六,30年前的今天是柏林墙倒塌的日子。1989年的自由之风吹过,与今天欧洲边境管控和移民难民接纳政策引发的争议形成对比,令人深思。本次为您选取法国费加罗报和解放报的相关内容做纵览。
广告

今天费加罗报一改往日风格,在头版以大幅历史照片为底,醒目大字写着“自由的胜利”。图片上是当时西德的十多个年轻人,跨坐在遍布涂鸦的斑驳的柏林墙上,庆祝柏林重新找回丢失的另一个自我。为首的年轻人站在柏林墙上,双手高举,做出V字手势,脸上的笑容和旁边的字句呼应:“30年前,东德人让柏林墙倒下了,欧洲刮起了自由之风,也吹响了共产主义政体的终结”。

在当天的社论里,费加罗报写道:“不知道当时是谁发出了开放的信号:是误解高层政策,在直播的记者会上宣布立即开放边境的君特-沙伯夫斯基吗?还是戈尔巴乔夫和他的改革?还是里根和教宗保罗二世希望看到欧洲和解的奔走呼吁?当时的人们心知肚明,1917年诞生于俄国革命的共产主义制度无论是在经济还是在军事上都已经山穷水尽,走不下去。在‘炸开的帝国’一书当中,历史学家海伦-加利亚-德高斯曾经发出警告:庞然巨物有着一双黏土做的脚。但欧洲已经在这场超现实主义的剧本里活了好几个十年,混凝土和钢丝网把城市一分为二,把一个国家一分为二,也把全世界一分为二。然而一切都在一个萧瑟的秋夜结束了。柏林墙没有了。东部敌手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自由主义把敌人一招致命的胜利的眩晕感。然而30年过去了,盘旋在我们头顶上的已经不是一个威胁,而是一千个威胁,世界变成了多极的,变动的,不确定的。这个世界有着巨人中国,有着朝鲜,有着主张政教合一的伊斯兰主义...人类有多少种想法,这个世界现在就有多少种呈现模式,和危险。西方人清醒了。看到了历史的教训。历史远未结束,历史一直都在这儿,活着的,历史要求每个人都保持勇敢而清醒,因为就像以前那样,今天也有可能变成悲剧”。

在内页,费加罗报用大篇幅回顾了柏林墙倒塌的分秒细节,从不同的见证人和各阶层民众的视角讲述了当时的场景。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东德出身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柏林墙倒塌的时候,她正在蒸桑拿。蒸桑拿是默克尔当时每个星期四晚上都要做的事,当年她35岁,已经和第一任丈夫离婚,在一个两间房的公寓里住着,这个街区现如今成为了颇上档次的小区。当晚,在出门之前,默克尔给远在80公里之外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默克尔的家族成员都记得当时的一个趣事:如果有一天玻璃墙塌了,就一起去西德的一处豪华酒店凯宾斯基吃生蚝。回家之前,默克尔跟着人群就这么走到了西德,在一个她不认识的住家公寓里第一次喝掉了一小瓶西德啤酒。喝完啤酒,她便又走回了家。多年过去,默克尔很遗憾地表示,一直都还没有和母亲去凯宾斯基豪华酒店吃生蚝。

柏林墙的确已经不再封锁人的身体,无形的墙却仍然隔离着不同的人心。在内页里,费加罗报关注了统一之后的东德面对的种种社会问题,和无所适从。生育率下降,对强权国家的怀旧式欲望,民众对极右政党的支持率,人们感到一直处于“二等阶层”的状态,等等。经济方面,30年间,东部居民生活水平从西部居民水平的43%提高到75%,收入水平达到西部居民的85%,失业率从20%下降到6.4%。然而根据同一份调查,东部居民当中57%认为自己身处“第二区域”,认为统一是好事的东部居民比例只有38%,不少东部居民认为,西部同胞是“继承了繁荣的经济”,而东部人则是“创造了繁荣”,但却没得到应该得到的认可。一代人经历了三种货币:东部马克,德国马克,欧元;东部从工业机车头变成了经济边缘地带;大部分东部居民第一次和民主打交道,是在失业局。政治方面,纳粹和共产党的接踵而至导致民主土壤贫瘠,东部地区成为新纳粹和极右翼的肥沃基础,东德在科尔的保证(繁荣兴旺的景象,3-7年间赶上西部同胞生活水准,等等)之下大规模投票给统一派政党,却不知他们选择的是一条捷径,而捷径的代价却也已注明。大规模失业潮冲击之下,柏林墙倒塌10年之后,只有18%的东部居民保住了原先的饭碗。又因为东德人的社会文化地位与工作直接挂钩,当工厂接连被拆除,固有的价值链条被粉碎。曾经的1989年示威前列者们有不少人并不愿意前往参加今年的柏林墙倒塌纪念活动。

再往里,是费加罗报对戈尔巴乔夫和美国前国务卿贝克的长篇专访。戈尔巴乔夫表示,很多人都批评他把东欧“拱手让出去”了。但他却反驳说,“那我是把东欧给了谁了呢?我把波兰给了波兰人,我把匈牙利给了匈牙利人,我把捷克斯洛伐克给了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仅此而已。贝克则说,总有人问他,冷战的结束应该归于哪一位美国总统,他总是回答称,“所有的美国总统,从杜鲁门到布什,每一位,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出身,都坚定寻求一个自由而不撕裂的欧洲”,他同时强调,盟友对美国从当时到现在都始终重要。

同一天的解放报基调更倾向于欧洲当今移民政策紧缩现状,并对此提出质疑。头版标题“柏林30年后,世界自我封禁”,并称欧洲已然成为“堡垒大陆”,内页用黑白灰红配色,大篇幅对申根区“非法移民渗入点”的悲惨现状进行描绘,并指出了法国西北,匈牙利与捷克和奥地利接壤区,土耳其与保加利亚接壤区,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接壤区,西班牙南部,和意大利南部等非法移民死亡重灾区。

费加罗报和解放报的中国相关文章有:“香港学生之死:令人恼火的意外,还是故意杀人?”和“中国准备6G的研发工作”等。其他国家重点报道包括西班牙选举和加泰困局,法国穆斯林感到自己不受欢迎程度加深,法国经济持续创造就业等。

(法广 RFI 呢喃)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