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斗地主模式?

北京一家烟店内景 路透社Thomas Peter供图

本周,一条消息在国内社交平台刷屏:曾经的商业地产大佬王健林的公子王思聪面临破产窘境,被北京第二中级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王思聪名下股权被冻结。与此同时,网络上出现关于其父王健林曾遭关押的爆料,随后,又看到王健林承诺捐出90%个人财产的信息,本周稍早时,另一位地产大佬潘石屹清仓甩卖套现其房产以及本周五京东老总刘强东请辞政协委员等一系列消息不断刷屏网络,令网民纷纷惊呼,中国商界富豪们是不是要大难临头了。
广告

有人发帖说:“中国富人的财富,和他们对社会贡献的匹配程度,肯定是全世界富豪里垫底的”。一篇题为《王健林捐献90%的财产?!莫非“斗地主”模式正在开启?》的网文这样写道:肯定有不少人和我一样,没事的时候喜欢在电脑上或者在手机上斗斗地主,但那么多年“斗地主”斗下来,貌似我也没从斗地主的游戏中赚到什么钱,反而因为不停的买Q币,让马化腾从我这儿赚了不少钱。后来我终于认识到:咱普通老百姓要想通过“斗地主”来赢钱,那是不可能滴。因为无论你怎么斗,最终的赢家都是马化腾,在“斗地主”的游戏里面,马化腾才是那个最大的、只赢不输的幕后大地主。但我却听说,马化腾这个大地主最近被人给斗了,不管这传闻是真是假,突然心里面就有了一种莫名的高兴,直到看了微信朋友圈网友们发的动态,才知道心里面这莫名的高兴从何而来。有网友说:谁叫你(马化腾)动不动就删帖封号的,这下好了,轮到你被斗地主了,终于没有人为你说话了吧!

还有网友说:马化腾在游戏方面做的比较成功,吸引了无数青少年整天在游戏中实现人生抱负。现在好了,马化腾终于也可以自己在游戏中实现其人生抱负了。毕竟别人玩游戏还要花钱买Q币,你马化腾玩游戏,应该不用花钱吧,后面几十年好好玩吧,游戏里面啥都有。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叫“马爸爸”的大地主,据说也被人斗了,而且还把他给斗哭了。当初也不知是谁把他给叫成“马爸爸”的,现在好了,爸爸落难了,那些自愿做儿女的,没看见一个出来替爸爸讨公道的。由此可见,国内某些人的人性,在别人风光无限的时候,可以管人家叫爸爸;当爸爸掉入井中的时候,没看见儿女们搭救,反而趁机落井下石的不少。

如果说马化腾和“马爸爸”这两个大地主被斗,还有那么一点点“咎由自取”的味道的话,那么另外一个90多岁的大地主,最近也被有关部门给炮轰了,国内的媒体还说他什么“晚节不保”。只是这个90多岁的大地主政治嗅觉非常敏锐,据说早些年他在机场看见了一个裸体雕像被人给穿上衣服以后,就把他在大陆和渔村的所有资产都转移走了,而且转移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以致那些想斗他地主的人都鞭长莫及,也只能在媒体上给他扣扣帽子了。而这个90多岁的大地主还能通过媒体进行反驳,不像国内某些不识时务的大地主,人活着,不光权没了钱也没了,而且啥都不敢说,更别说反驳了。

这些年来我也和这国绝大多数人一样,一直在努力挣钱,心想:此生即使做不了大地主,哪怕做个小地主也行啊!但是现在我突然有点犹豫了:幸好我的小目标没能实现,要不然我也得提心吊胆过日子了。我仿佛看到“斗地主”模式正在开启:首先是斗大地主,大地主斗完了再斗中地主,中地主斗完了再斗小地主,小地主斗完了斗富农......吓死我了,幸好我还是是贫下中农!

但有一点,不管这地主怎么斗,我是不会参与的。并非因为我同情地主,而是因为我知道:不管他们怎么斗来斗去,地主们的财富,是落不到我们普通百姓头上的。毕竟我在电脑上斗了那么多年的地主,赢Q币最多的时候都有一千多万,到最后还不都是马化腾的,所以想忽悠我可没那么容易!

另一篇题为《乖乖隆迪隆,韭菜炒大葱》的网文这样写道:一大早,一个消息又刷屏了,国民老公王思聪清空了自己的微博。于是,有人爆出料,他老爹出事了。他老爹出没出事我不知道,但是,这事儿特别不寻常,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乖乖隆迪隆,韭菜炒大葱。这句话是扬州话还是南京话我已经不想探讨了。我之所以想起这句话,是因为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韭菜和大葱都被人家一勺烩了的饕餮时代。韭菜的日子不好过咱都清楚,无论是股市、汇市、债市、还是什么P2P、金融创新、大众创业、货币贬值、猪肉涨价.......无论是发生了什么,咱都是被人收割的命;可是,大葱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聪明的大葱早跑了,不聪明的大葱要么准备逃、要么已经进去了.......钱没了不说,搞不好小命儿还得玩儿完。也就是说,韭菜和大葱都是人家盘子里的菜。

那么,高大上的大葱为何混得跟卑微的韭菜一样差?其实就是大家都没有权利的结果。什么权利?自然是你懂的权利。 世界上有两种制度,一类是包容性制度:法治、民主、权力受到约束,市场经济、鼓励创新。在这种制度下,人人都有发财致富的机会;另一类是汲取性制度:国家权力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他们制定法律,一切政治经济决策以他们自己的利益为导向。在这种制度下,掌握了权力就能掌握经济资源。那么,什么是经济资源?大葱和韭菜赖以生存的环境甚至他们自身就是资源。

如果一个制度当中,权力拥有者没有受到制约,那么,他们为了获取大量的资源就会垄断市场。而垄断一定会使市场激励不足,产权保护不力,这种不力暂时可能危险不大,长期下去是早晚会出问题的。当一个制度属于汲取型,而非包容型,尽管有时他们会主动建立包容性经济制度,譬如一定程度的市场化、一定程度的法治,但从根本上这种经济制度安排还是为少数精英服务的。一旦出现资源短缺,或当资源必须重新分配时,垄断就会想方设法地掌握更多的韭菜和大葱。也就是说,在汲取型制度下,尽管平时大葱似乎比韭菜强壮,但是,它的本质还是别人的菜,关键时候上桌那是一种必然。

可能大葱们会觉得很冤枉,其实,一点都不冤。因为他们处于一个几乎没有产权保护机制的状态下。前几天,网上流传着一张照片,那是一个专家在给老板们讲课,其中提到一个所谓的正确的纳税意识,大意是:我的财产就是国家的,国家需要我就奉献;国家暂时不需要,我就先花着。这张照片很令人毛骨悚然,这到底是正确的纳税意识,还是某些韭菜收割者的真实心理呢?其实,这里透露出一个非常明显的信息,那就是,整个社会现在根本没有产权意识。一个社会是否正常取決于产权介定,这里有三个重要的问题:你是否有权转让自己的财产?你是否有权用它?你是否能用资产賺取收入?可惜,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似乎谁都没有产权。有人敢说自己的公司是自己的吗?

实际上,韭菜炒大葱不是一般的娱乐笑话,而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我们拥有成为发达社会的一切基本条件:资源不少,幅员辽阔、市场庞大,人民勤劳......可是,为什么我们却拥有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和最不富有的我们,即便某些人暂时拥有了一些资源,到最后也会失去?其实,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私有产权保护机制。而产权又包括所有权、使用权、收入权、转让权。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第二点,一块土地可以养牛也可以种麦,但不可以二者兼用,谁有权决定呢?科斯定律说,不管土地谁属,只要权利被界定了,土地使用的效果一样。他说的权利是指使用权。可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什么?有人说:这个国家已经在国进民退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从而它也许不可能再走上多元化的道路。说实话,我不敢说这话可能是正确的,但是,我还是希望目前的韭菜炒大葱的荒唐只是暂时的。

(法广 RFI 桑雨)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