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香港区选:政治素人如何看自己的新使命

2019年11月25日,在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中获胜的亲民主派候选人在香港理工大学门外,声援仍被警方围困在校内的示威者。 图片来源:路透社/Adnan Abidi

 

【公民论坛】 :2019年11月24日的香港区议会选举颠覆了香港基层事务管理长期被建制派把持的政治版图。如果说年轻人是这次持续数月的反送中抗争运动的主力军的话,年轻一代也通过这次地方选举,为香港基层政治带来一股强劲生机。本次选举新增选民将近40万,其中近一半人年纪在18至35岁之间。而在388位亲民主派阵营当选议员中,也有不少人是首次经历选举洗礼的政治素人。他们来自社会不同领域,有不同的政治、文化、社会背景,有人走过了2014年雨伞运动的历练,有人是银行职员,有人曾是警察队伍中的一员,有人是物业管理者,也有在这次反送中运动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所谓“连登仔”。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为您采访了在东区堡垒选区当选的“福三代”傅佳琳女士和在元朗元龙选区获胜的“伞兵”张秀贤先生。

“福三代”傅佳琳:人血馒头的压力

 

23岁的傅佳琳已经进入职场。盛夏7月,反送中运动风起云涌的某一天,她听到又有年轻人想跳楼明志,上千港人出发,各处寻找此人,想避免新的悲剧。她参与了寻找行动。期间,她被当时的氛围以及一路上遇到的香港人所感动,希望自己也能对香港有所贡献。她辞去了工作,投入社区服务,并最终决定在东区一个名为“堡垒”的选区参选。这里连续四届区议员均为建制派把持,其中有三届选举,民建联区议员都因没有竞争对手而自动连任。这一次,初次参选的傅佳琳成功当选。

傅佳琳家住北角。这里因为有不少福建移民居住而被称作“小福建”。反送中抗议集会期间,曾有被认为是福建同乡会的成员发起反集会,支持香港警方“止暴治乱”。抗争运动期间,此处也曾出现激烈的打斗冲突。作为第三代福建移民,持续数月的抗争运动带来的动荡是否也在她的家中造成某种隔阂呢?

 

傅佳琳:“这样算下来,我是第三代(移民),也就是“福三代”。“福三代”其实很大部分人都是在香港长大,所以已经淡化了很多,一般来说都与“福一代”的政见 不一样了。我们家就是这样,老一辈人比较支持政府的各项工作,但我们就觉得很多事情政府都做得太差了。关于示威活动,他们当然是非常反感,我也能理解,因为这打乱了他们平稳的生活。但我的情况比较好,我和家人可以沟通,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一切都是政府的错......就是我们可以有这样一个和平的讨论,并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我也知道有很多家庭未必可以这样和平讨论。”

 

法广:整体而言,区议会的权限有限,主要是社区服务。您在目前环境下当选,如何看自己未来的使命?您优先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傅佳琳:“我毕竟是在本区长大的,我很理解,我附近这5个区的区议员他们的存在感很低,导致很多人感觉能看到他们本人已经不错了,人们对区议员的工作期待很低。我认为我应当做一个别人看得到的区议员。所以,我的承诺是我要做一个全职区议员,大家可以在街头,或者在办公室看到我。另外,大家很不理解,区议会是一个大的群体,每一个区议会其实也都会有一笔款项,去做一些项目。我自己的看法是,上一届区议会决定的一个一亿元的项目是非常浪费的,就是人们所说的“大白象工程”。我希望能把整个区议会的资讯带给民众,也更希望钱能有更好的用途。虽然我知道我们的权限很少,但毕竟政府还是很依赖区议员的意见,去安排一些款项的去向。也就是说,我希望在钱方面,我们能有更好的掌握。”

法广:就是更好的利用地方资源,为社区服务......

 

傅佳琳:“对。”

 

法广:这次区议会选举在反送中运动6个月抗争的背景下举行。您认为这么多泛民主派人士在区议会选举中当选,对反送中运动的5大诉求可以起到怎样的推动作用?

 

傅佳琳:“在区议会选举之前,大家都很悲观,很多人都不愿意去投票,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体制本身有问题,也不想参与这个政府的体制。但是,最后大家还是因为这几个月来除了游行示威,再也没有其他能够表达意见的方法,所以这次选举就成了变相公投。我很明白大家最后还是 出来投票的心情,很多人是因为要表达自己对对手的不满,把票投给了我们。这次取得的压倒性的胜利,其实是好不容易给香港人一个可以开心一小下子的机会,也是一种鼓励,因为政府和警方本来认为民意在他们那一边。那我们现在是用变相公投的方式告诉他们,民意并不在他们一边。而我们马上也看到了政府的态度有些转变,包括警方在具体作为上也有一些态度上的转变,所以,是s有鼓励的性质。但我们会继续坚持我们的诉求,不会区议会选举之后就忘记了我们一直追求的5大诉求。我很明白,我们这一次的选举是吃了人血馒头,但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们不会忘记。所有这次好不容易当选的人都会努力的。”

 

法广:您为什么觉得您是吃了人血馒头呢?

 

傅佳琳:“毕竟有太多的人从前不关心政治,或者不是很理解,或很欣赏你以前所做的工作,对他们来说,你可能根本就是一个空降的人,但他们还是把票投给你,这就是人血馒头.........背后有很多人的牺牲,你才获得这一票。”

 

“伞兵”张秀贤:地区包围中央,聚集民主力量

 

张秀贤在曾发生7-21白衣人追打示威者的严重暴力事件的元朗击败了元龙 区建制派卸任区议员。首次经历直接选举的他感到了任重道远的压力,次日就已经投入各种准备工作。11月27日才发表胜选感言,感谢选民的支持。

张秀贤:“其实没有什么开心的感觉。我当选之后,人就比较紧张,因为选民或支持者很快就对你的工作寄予很大希望,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时间休息,从星期天(11月24日)开始,马上就开始不同工作的准备,包括地区工作,还有一些政治议题等。”

 

张秀贤曾是2014年雨伞运动中的学生领袖之一,他当时是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此后也因参加雨伞运动而被法院判处200小时的社会服务令。如今投身区议员工作。他反观五年来走过的道路,认为雨伞运动更是一个承前启后的过程:

 

张秀贤:“我觉得雨伞(运动)是一个过程,它的教训对今天仍然有效,很多人都以此参考,比如现在没有大台,或流水式抗争,都是参考过往的经验。这些抗争从1997年前到现在是一种长期的抗争,只是进入了不同的阶段而已,每一次事件都是一种延续,不能分开来看,因为整个脉络是一致的。今天的抗争也还没有完结,既使选举之后,民意还这样坚固,也是与我们学习了过往的教训有关。”

法广:雨伞运动主要诉求是要求真普选。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也包括双普选。区议会议员的职能更是地区事务,是社区服务。作为区议员,您如何为诸如真普选或要求独立调查警察暴力这些大的目标努力?在五大诉求和地区事务之间,如何协调?

 

张秀贤:“对区议员不能有太高期望,因为区议会只是一个基层组织,职能也没有很多实质的工作。但我们现在的形势是“地方包围中央”的模式,所以基本上区议会还是有很多空间,让我们去看可以做什么。眼下看,我们可以透过声明或者动议,去追究不同人的责任,包括地方暴力,或7-21事件(注:2019年7月21日元朗白衣人无差别追打黑衣人事件);我们也可以在地区层面聚集 支持民主的力量。当然实际操作还要稍后再谈,因为毕竟我们刚刚当选,还没有正式上任,所以,很多事现在也说不准。

 

“但元朗区比较集中关注追究7-21事件。我们会在第一次大会上争取成立工作小组,追究责任,还原整个事件真相”。

 

“另外,社区的工作我们也不能荒废。将来我们也会多做一些地区工作,希望不会再重复过往民主派大胜之后又大败的情况。我们希望从地区,用比较扎实、踏实的工作,为我们的选民、为我们的支持者、也为这一次没有投票、或者是投票给我们的对手的选民服务,因为他们也会监察我们。所以,不同的民主派的朋友也会一起努力。我们不能只喊政治口号,但忽略地区工作。2003年的大胜和2007年大败的教训很明显,就是说,我们虽然要坚持我们的理念和价值观,但不能荒废地区工作的实际效用。”

 

法广RFI 瑞迪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