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骢向习总发公开信:一个民主的香港对你有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14日巴西出席金砖国家峰会时对香港发出最严厉的警告。 Pavel Golovkin/Pool via REUTERS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曾服务纽约时报、在1979年创办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的秦家骢,在纽约时报撰文向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发公开信,题目就是《习先生,一个民主的香港对你有益》。公开信内容指出,在一国两制模式下,北京既然可以容许台湾继续享有现有的民主,“那么从理论上来说,香港至少应该能够在当地发展民主,只要它不排斥中国的主权或对中央政府构成威胁”。秦说,如果北京能澄清2047年(50年不变的期限)后香港将何去何从,并接受港人“在成为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时,希望当家作主的愿望,那么对你来说,就会是一个双赢局面:不仅在香港,在台湾也是如此”。

不过秦家骢的公开信不啻指出:“而眼下,在这两个值得珍视的地方,你正在失去民心。”

 

目前定居香港的秦家骢在信中指出,习近平应该在2019年临近尾声之际,认真反思一下过去一年“一国两制”原则所遭受的重创,并对一些误解加以澄清,这些误解造成香港持续的动荡,也让统一在台湾越来越不得人心。

 

公开信引述政治分析人士和民调结果指出,香港发生的事情对于台湾的政治形势和下个月的总统大选,产生了直接而明确的影响,不利于对最终统一持更开放态度的候选人。岛内的看法是,香港人正在抵制内地在各个领域加强管控的做法,尤其是民主和法治方面。

文章指出,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最近在外国记者会上演说时说:“我并不认为,也看不到有需要在2047年后放弃‘一国两制’,前提是民主派人士及西方支持者不破坏这一原则。”他还说:“我们应该注意到香港已经被允许把土地年期超越2047年,今年卖的土地的年期将在2069年届满。”

 

秦认为,假使北京能确认“一国两制”的确没有最后期限,也许并不会消除人们的恐惧或让抗议运动平息,但它会是一个开始,是建立信任和迈向谈判的基础。不仅对香港民众如此,对外国投资者亦如此。秦说,这还有助于化解香港人的另一个长期的心结,也就是对民主的渴望。正如基本法所言,最终目标是行政长官由一个有着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基本法还规定,最终达到立法会全体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产生办法要根据“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

 

公开信又建议北京,可将港人视为对民主关上大门的人大8.31决定,是一个“循序渐进”过程的一部分,未来在普选方面可以取得更多进展,那么可以想像,反对意见可能已经平息。如果2047年不是一个确定不变的终点,香港可以在这一天之后继续向民主迈进,情况就更是如此。

秦同时建议在更短时间内采取具体步骤建立信心,其中应采取的步骤包括:

 

一、安排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与新当选的区议员会面;

 

二、对香港政府进行改组,撤换表现不佳、支持率极低的官员;

 

三、委任民主派,也就是反对派成员加入咨询委员会,以反映更广泛的观点。

 

四、重组功能界别,使其更具代表性,比如取消公司/团体票,仅保留个人票。

 

如果不采取这些步骤,也许香港人就只能认定政府在某种程度上,希望见到民众每周涌上街头,希望见到更多激进的年轻示威者继续使用日趋极端和暴力的手段,而且没完没了 为了试图进一步加剧混乱和分裂,也许是在为以后采取更严厉的应对措施找理由。

 

秦向习近平建言,如希望达到统一台湾的雄心壮志,中国政府在“一国两制”问题上的立场一直是,只要统一,无论社会、经济还是政治,都没有必要变。香港和澳门的情况就是这样,台湾大抵也是如此。台湾人民经过几十年不断求索,民主得之不易,说服他们放弃,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

 

文章进一步指出,如果中国政府的立场果真如此,台湾在“一国两制”制度下仍能保持民主,那么香港的民主问题似乎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然,政党不能主张分裂,中国的国家安全应该得到维护。(毕竟,清政府也不允许孙中山在香港从事革命活动,不能容忍以香港为颠覆基地,在这个意义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并非特例)如果台湾能够实行民主,那么从理论上来说,香港至少应该能够在当地发展民主,只要它不排斥中国的主权或对中央政府构成威胁。

更大的民主能给香港带来更为完善、更为稳定的治理。目前持续数月的抗议活动就是一个例子,让大家看到当政府脱离人民,会发生什么。如果民众在政府的选择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那么发生这种大失败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但缺乏行政长官对香港民众的问责机制。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